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48

  「六點?」垂垂一驚,雖然今天的競賽項目在艾爾帝凡高中舉辦,最早的十米步槍射擊八點才舉行,況且艾爾帝凡的籌辦部早把細節打點清楚,舉辦活動,事前忙得昏天暗地理所當然,但只要前置作業妥當,真正執行之時並不辛苦,甚至可說是最輕鬆的一段。安索斯頓要求依利德六點就到學校,怎麼想都有點反應過度。
  「他根本是故意的,這件事已經讓很多人私底下說話,你去套套安索學長的口風,叫他別這樣。」格絲提皺著眉頭:「柏藍學長勸過他,結果那傢伙理都不理。」
  「西鐸克呢?」
  「兩個人鬧得有點僵,西鐸克不太高興。」格絲提聳聳肩:「勒斯學長也無能為力,所以才來找你。」
  「……說真的,他們三個都不行,我也沒轍吧。」
  「去試試看,會踩地雷就算了,犯不著四個人都去惹他,但如果他聽你的,叫他別再鬧脾氣。」
  因為也清楚依利德學妹在男同學、以及學長之間的好人緣,垂垂能夠想像安索斯頓可能惹上什麼麻煩。
  「我懂了。安索現在在哪?」
  「學生會議大樓,和四校的總召說話。依利德則在體育館樓上的射擊室處理選手賽前試射的事情。」
  垂垂拿著裝攝影器材的袋子,和格絲提一起往學生會議大樓走。會議大樓的地板鋪著地毯,走路的時候幾乎沒有聲音,他們才剛進到樓裡,就看到電梯門附近是四校總召。
  「垂垂、格絲提?」安索斯頓帶著親切的笑意與他們打招呼,四校總召的交談告一段落,他手上拿著一份賽程名單,轉身闔上鋼筆,把鋼筆塞到制服西裝外套的胸襟口袋裡。
  「安索學長,早安。」格絲提笑嘻嘻的,也和旁邊比較熟的德儂中學總召,尼可拉斯‧奧狄斯打招呼:「奧狄斯學長好。」
  「妳好,襲拉斯特。」
  「格絲提今天下午將要代表我們學校參加女籃比賽,所以今天格絲提也算選手。」安索斯頓輕聲告訴尼可拉斯,尼可拉斯適時地給予有禮的回應。
  「是嗎?這麼說來襲拉斯特也是運動好手?」
  「說不上多好,但我有奪冠的自信。」
  「哈,請務必加油。」
  安索斯頓和尼可拉斯告別之後,逕自出了學生會議大樓,格絲提與垂垂便自然地跟上他的腳步。
  「怎麼,找我有事?」
  「你根本就猜到什麼事情,安索學長。」
  「依利德嗎。連你們也要管?」
  「……我們不是來踩雷的,但是學長,你應該有發現只是和依利德吵架,就讓你一口氣得罪很多人。」
  「那又如何,我和依利德之間的事,與其他人無關。」
  「不要再吵了好不好,這種感覺好糟。」
  「這句話去和依利德說。」
  「學長……」
  垂垂本來沒插話,此時也開口:「你們現在正在舉辦活動,這時候吵架有害無利吧。」
  「……你們來找我之前,有去找依利德?」
  「呃?」
  「或者找完我後,打算去找依利德談談?」
  「這──」格絲提和垂垂都錯愕,不懂為什麼安索斯頓如此詢問。
  「應該沒有吧。你們只想找我談,因為你們認為這是我一個人的錯。」安索斯頓忽然停下腳步,帶著很溫柔的笑容看著兩人,那笑容卻讓垂垂不寒而慄。
  「反正都是我一個人的錯,依利德永遠不會被指責,她永遠都是受到保護的那一個。對不對?」
  「但──但這的確是學長你先──
  垂垂拉住格絲提,示意她不要繼續說下去。
  「好吧,我們懂了。的確是我們思慮不周。」垂垂聳聳肩:「我們差不多得去準備射擊比賽的事情,柏藍和米赫爾學弟都會參賽,他們兩個都在採訪名單裡。」
  「嗯,拜託了。」
  安索斯頓轉身走人,他不願意和兩人翻臉,但態度也差不多。
  「格絲提,就像妳說的,犯不著這種時候還去踩他地雷。」垂垂拉走格絲提,和她往體育館去:「兩個人為這件事情得罪他,跟十個人為這件事情得罪他的意思是一樣的,越多人跟他堅持,他只會覺得自己越孤立無援。」
  「但這明明就是安索學……」
  「有時候,先低頭的不一定是理虧那方,因為和好這種事情,不應該用對錯來決定。」
  「說是這麼說,但依利德這麼可愛,誰會想要她受委屈。」格絲提喃喃地嘟著嘴,完全偏袒依利德。
  垂垂苦笑:「我覺得安索說的也有道理,他們兩個吵架,別人根本沒有插嘴餘地。」
  「什麼嘛,原來垂垂你幫著安索學長?」
  垂垂沒回答,兩人穿過運動場、沿著風雨走廊走到體育館,這附近的人群已經開始聚集,因為今天的比賽舉辦在艾爾帝凡,自己學校的啦啦隊自然比較多。
  垂垂碰到一些熟人,間或和他、或者格絲提打招呼。他們上到體育館四樓,二十分鐘後就是第一梯次的射擊比賽,選手已經在場上試射準備。
  因為艾爾帝凡的射擊場地配備標準,場地寬闊,加上考慮到賽程時間的安排,步槍與手槍射擊都是從八點開始。步槍第一輪是十米步槍資格賽,手槍是五十米自由手槍資格賽。因為艾斯密‧米赫爾是學校射擊社派出的自由手槍選手,垂垂和格絲提自然往手槍項目舉行的射擊區走。
  才剛往那邊去,便看到不少學生都坐在觀眾席上等待。四校觀摩的時候因為要求必須穿著制服,學生來自哪所學校一目了然。令垂垂意外的是,場邊坐著的學生幾乎平均地來自四所學校,並沒有哪一所高中的人特別多。
  「哈囉,艾斯密。」格絲提叫住剛從休息室走出來的艾斯密‧米赫爾。他穿著一件棉質純黑的上衣,燈心絨迷彩運動褲,腳上是專用射擊鞋,這種鞋穩定性強,鞋底堅硬,能夠提升選手射擊時候的命中率。看見格絲提,他心情不錯,笑嘻嘻的搔了搔格絲提的頭髮。
  「你們怎麼連資格賽都跑來湊熱鬧?」
  「哈,說得好像自己鐵定能晉級決賽似的。」
  射擊比賽所有項目都分成資格賽和決賽,只有資格賽中取得成績最優的前六名能夠進入決賽,至於總成績則是把資格賽和決賽加總之後,排名而定。
  聽到格絲提這麼說,艾斯密開玩笑的嗤了一聲。他完全相信自己的成績絕對在前六名,事實上,無論垂垂或格絲提也都不懷疑就是了。
  「艾斯密,我查過賽程空檔,等五十米手槍射擊結束之後,安排訪問你可以嗎?」
  「我都行。訪問者確定了嗎?」
  「早上戴衛學長打電話告訴我,你的訪問者是聖哈威中學的一年級生,叫做凱莎‧佛亞帝。」
  「聖哈威?」
  「你的訪問者報名箱子裡大部分都是德儂和聖哈威的學生,而且都是女孩子。」格絲提有點取笑他,但接著也安慰地說:「不過,反正我會在。」
  艾斯密想了想:「要在哪邊訪問?」
  「就休息室吧,我們會帶人去找你。」
  「嗯,好。」
  「那麼,祝你比賽順利。」格絲提唇邊揚起一抹笑,雙手勾著艾斯密的脖子在他頰上輕輕一吻,垂垂聽到觀眾席隱隱地有些騷動。
  「一個吻可以擋十個女孩,很值錢的。」格絲提給完祝福,和艾斯密道別才轉身往觀眾席走,一邊拿出手機撥打號碼。
  「妳打給誰?」
  「戴衛學長和亞荷,他們約七點半在體育館一樓見。」
  格絲提和垂垂選了比較前面的位子,完全不理會一些來自別校同學對於格絲提的好奇注視。電話接通,格絲提告訴對方她和垂垂已經在樓上等待,過了片刻垂垂便見到戴衛學長帶著亞荷辛妲上樓。
  「亞荷,過來這邊坐吧!」格絲提親切地指著她旁邊的位子,亞荷辛妲自然靠了過去。
  「還有十分鐘比賽開始,現在是自由練習時間。」格絲提指著賽場,一個學校每個項目能派四名選手參加,總共十六名選手以小口徑手槍對著電子靶進行試射。儘管這麼多學生,艾斯密‧米赫爾的確很耀眼,一下子就被找到。
  戴衛學長也帶著一個裝有攝影器材的箱子,另外還有輕便的名牌小背包。他從背包中拿出筆記本,翻開一頁。
  「格絲提學妹,自由手槍結束之後就是訪問學弟的時間,對嗎對嗎?」
  「嗯啊,戴衛學長你和亞荷要一起來?」
  「當然當然,亞荷辛妲這次負責平面稿件,我也會幫忙。」
  「嗯,是的。」亞荷辛妲回答。
  「那就資格賽後打電話給聖哈威中學的學妹囉?」
  「都好,學長有對方的電話吧?」
  「當然當然。」
  八點一到,五十公尺自由手槍的射擊比賽準時開始。所有選手站在距離電子靶五十米的地方,進行一輪十發、共六輪的射擊。比賽時間共兩小時,資格賽的時候,選手每一發子彈的成績是以十環、九環、八環這樣的方式計算,比賽開始之後,兩小時的時間其實還滿枯燥的。
  「等這個比賽結束,我們去訪問艾斯密。之後艾斯密參加十二點的二十五米手槍速射,趁空檔訪問柏藍學長,訪問結束關心勒斯學長的步槍3X40資格賽成績,接著就是柏藍學長五十米步槍資格賽,同時艾斯密的二十五米手槍成績出爐。一點半五十米手槍決賽,兩點半是二十五米手槍速射決賽,三點步槍3X40,三點半柏藍學長最後一項,五十米步槍決賽。四點前要去籃球場,兩場男籃初賽一起舉行,五點就再見,我要去比我的女籃。」格絲提沒有看記事本、也沒有看行事曆,清清楚楚把今日行程告訴垂垂:「你覺得呢?今天好忙,這是我能想出足以做最多事情的安排。」
  「……我都沒差,只要告訴我什麼時候該做什麼就好。」
  「哈,這倒沒問題。戴衛學長和亞荷也會跟我們行動?」
  「我可能趁空檔帶亞荷辛妲參觀艾爾帝凡,愛里斯和戴蒙也說要加入,沒錯吧?」戴衛學長笑嘻嘻的説,看起來就像貓一般:「但是但是,亞荷辛妲說要看艾爾帝凡的女籃比賽,她說答應學妹妳了。」
  「太好了──亞荷,一定要來看我的英姿,今天下午五點初賽,八點決賽喔。」
  「啊,是的,昨天都說好了。」亞荷辛妲莞爾一笑,非常的溫柔。

  五十米自由手槍的比賽時間總計兩個小時,十點的時候資格賽告一段落,成績計算結果,艾爾帝凡的艾斯密‧米赫爾選手果然拿了第一,分數569,追於其後的第二名成績是540
  「……不會吧,犯規犯規。」戴衛‧雪浮吃驚地看著排行榜,艾斯密贏第二名的選手太多分,情勢太明顯。
  「嘿,他本來就是怪物,他的誤差值小得根本在合理範圍外。」格絲提涼涼地說:「而且艾斯密現在才十六歲喔,十年後一定更恐怖。」
  「他這種成績,可以參加國際比賽了,是不是。」垂垂疑惑地問。雖然上次社團聯展看過艾斯密表演射擊,藉由正規比賽公定方式給艾斯密的射擊技巧一個客觀評價,竟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比賽結束,選手與觀眾開始撤離,垂垂看見西鐸克和比提雅晃進場內。
  「哈囉,垂垂、格絲提、戴衛學長,好久不見啊。」西鐸克一進來就嘻皮笑臉,摟著旁邊的比提雅開開心心的說。
  「酒肉朋友,你來這裡幹嘛?」
  「我和比提雅來看艾斯密的資格賽成績。嘿,這位是哪裡的美女,小睡豬妳太不夠朋友,怎麼不介紹一下!」西鐸克示意格絲提旁邊的亞荷辛妲,一臉十分感興趣的模樣。
  「她叫亞荷辛妲‧彼歐瓦,也認識艾斯密喔。」格絲提指著西鐸克:「亞荷,他叫西鐸克‧伏爾納,我的學長,垂垂的同學。」
  「你好,伏爾納。是羅西尼私立醫院的伏爾納嗎?」亞荷辛妲友善地笑了笑,握住西鐸克伸出來的手。
  「對呀,那是我們家的。大美女來自德儂中學?」西鐸克並不像一般社交禮儀握了女性的手之後就放開,他很誠摯地望入對方雙眼,提出問題。
  「我今年一年級,美術班。」
  得到回答,西鐸克還是沒放開對方。他瞇起那對水藍色的美麗瞳孔,好像回憶什麼,然後恍然大悟。
  「想起來了,我曾經在德儂中學和艾爾帝凡的籃球友誼賽看過妳,就在跟著德儂中學籃球隊一起來的美女之中。」西鐸克這時才緩緩放開亞荷辛妲的手,還有點意猶未竟似的:「儘管德儂中學美女雲集,像妳這種高水準的美人還是很少見。」
  亞荷辛妲嚇了一跳,有點害羞地不曉得該說什麼,一方面也訝異西鐸克居然認得自己。
  「喂,酒肉朋友,別隨便欺負亞荷啊。」格絲提抗議,拍拍亞荷辛妲的肩:「妳別理他,西鐸克就是這樣。」
  「哈,我就是怎樣?」西鐸克看了看格絲提、又看了看亞荷辛妲:「我今天沒有比賽,一整天都很有空,如果需要幫忙可以打電話過來。亞荷辛妲,若有問題就找格絲提拿我的號碼,無論什麼樣的困難我都會替妳解決的。」
  「你這傢伙,少油嘴滑舌了。」比提雅輕輕地打了一下西鐸克,然後拉著他襯衫的領子:「走吧,去查成績,然後去找以斯拉和米勒斯膜學長。」
  「好好好──走吧走吧。」西鐸克就這樣被比提雅拉走,卻不忘朝格絲提拋個飛吻,格絲提也回了飛吻給他。
  「真奇怪的人。」亞荷辛妲眨眨眼:「可是並不討人厭。」
  「什麼,亞荷妳該不會迷上那傢伙?」聽到這話,格絲提吃驚地說:「如果是別人我不會管,但亞荷妳還是不要太接近西鐸克比較好。」
  亞荷辛妲皺起眉頭,覺得格絲提說西鐸克的壞話很奇怪:「那位學長,不是格絲提妳的學長嗎?」
  「是啊是啊,但伏爾納是有名的花心大蘿蔔,不適合亞荷妳這種單純的女孩。」一旁的戴衛學長哈哈大笑:「像格絲提這種愛搗蛋愛玩鬧又很膚淺的就很適合。」
  「喂喂喂戴衛學長,我要告你毀謗,什麼愛搗蛋愛玩鬧又很膚淺?」
  「我們也該走囉對吧對吧,去找米赫爾學弟玩訪問遊戲。」戴衛學長岔開話題,拿出手機開始撥打號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