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49

  「這個地方就是艾爾帝凡射擊隊選手的休息室,當然啦,艾斯密‧米赫爾也在裡頭。我們現在就往裡面走,嘿,前廳剛好沒人?」格絲提笑盈盈地看了看前廳又把臉朝向鏡頭,露出一抹很吸引人的笑容:「我看到艾斯密了,他在玩手機,說不定是在發簡訊給誰。」
  格絲提走向艾斯密,拍了拍他,艾斯密微蹙眉頭,也訝異於攝影機已經啟動。
  「……你們開始錄了?」
  「當然,從開門前就啟動錄影,你現在說的毎一句話也都會被紀錄。」格絲提笑盈盈的:「哈囉,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艾斯密‧米赫爾。艾斯密,跟大家打個招呼?」
  「嗯,嗨。」艾斯密淡淡回了句,但也算很給面子,他嘴邊揚著一抹好看的笑容:「這段影片到底哪些人會看到?」
  「我們會傳到四校聯合運動會的官方網站上,去首頁就有連結。」
  「哈,真的假的。」
  「所以,艾斯密,在我們進來之前你在做什麼?」格絲提朝桌上看,垂垂也很配合得讓鏡頭導引拍攝長桌上的景象。雖然有些其他選手的東西散落桌面,垂垂把焦點放在那杯礦泉水與一盒半開的手工餅乾。
  「這是什麼?巧克力曲奇?」
  垂垂照到盒內餅乾只剩一半左右。
  「那是有人送柏藍學長的餅乾。」
  「這麼好,這一半是誰吃的?」
  「其他隊員。怎麼?」
  「不是你?」
  「不是。比賽前我通常不吃東西。」
  「說得也是。」格絲提笑了笑:「我們這段訪問拍攝之前,艾斯密剛比完五十米手槍自由射擊資格賽,拿到第一的席次,分數是569。」
  艾斯密苦笑:「別說這些。你們不是提過,有個聖哈威中學的人訪問我?」
  「現在就要請對方進來。艾斯密準備好了?」
  艾斯密一頭霧水:「準備什麼?」
  「至少假裝緊張或期待一下吧。」
  格絲提朝門口看去,門邊的戴衛學長幫忙拉開大門,垂垂轉頭,照到一名穿著聖哈威中學制服的年輕女孩。
  她有著深棕色、蓬亂的長髮,前髮只留幾綹在頰邊,其他皆向後梳用髮箍固定起來,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髮箍上是一朵霧面金屬的青色花朵,在濃密的棕髮上非常醒目亮眼。淡茶色的眼瞳,細長且修出稜角的眉,帶出這個女孩靈活俐落的個性。
  
「這位是來自聖哈威中學的凱莎‧佛亞帝,凱莎,我是格絲提、這邊是艾斯密。
  「你們好。」那名為凱莎的女孩盈盈一笑,走進房間,態度很大方。
  「凱莎,我能叫妳凱莎嗎?」格絲提問。
  「嗯,當然可以。」凱莎一進房間,好奇地打量前廳設備,然後滿足的説:「我真的進來了。」
  「哈,當然。」格絲提心情很好:「在把焦點放到艾斯密身上之前,請妳先向觀眾們自我介紹一下。」
  垂垂把鏡頭帶到凱莎臉上,凱莎有點害羞,但還是很穩重。
  「大家好,我是凱莎‧佛亞帝,聖哈威中學一年級的學生。」
  「一年級嗎,所以和艾斯密同年?」
  「嗯,是的。」
  「那麼,請問凱莎,為什麼妳會參加訪問者的抽籤活動?」
  「啊,因為我的好朋友有些和米赫爾同個國中,她們都報名參加,我也一起報名了。」
  「是這樣呀,對於幸運被抽中,妳有什麼感想?」
  「因為其他朋友都落空了,我得代替她們,訪問米赫爾幾個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凱莎偏頭一笑,很淘氣的樣子:「對了,潔瑪和羅南要我代他們向米赫爾問好。他們本來說如果真的被抽中,要拿國中時候的照片來嘲笑米赫爾。」
  「潔瑪和羅南?」艾斯密聽到這兩個名字,很訝異:「他們和妳同班?」
  「對呀,大家感情都很好。他們還說復活節的時候,你們很多國中同班的同學一起去北邊打靶。」
  「幾天前的事情而已。」艾斯密苦笑,指著他對面的位子:「請坐吧,凱莎。」
  凱莎坐到艾斯密對面,有點緊張,垂垂注意到她緊張的時候就會用笑來掩飾,從談吐感覺應該是滿受同學歡迎的女孩吧。
  「那麼麥克風就交給凱莎囉,主持人退一邊去。」格絲提將麥克風交到凱莎手中,站到旁邊,讓出空間好讓垂垂把重點放在受訪者與訪問者。事實上凱莎手裡的麥克風並沒有收音功能,只是能夠引導談話焦點的工具罷了。
  凱莎拿過麥克風,嚥了嚥口水:「我就不客氣了,如果問到讓米赫爾覺得不舒服的問題,儘管說,我會避開。」
  「嗯,沒關係。」
  「那麼,先從最基本的問題開始。很多人都想知道,關於米赫爾同學的生日、血型。」
  「我是八月十一日出生的。血型是AB型。」
  「另外,大家都覺得你好高,請問米赫爾你究竟幾公分?」
  「上次健康檢查,我的結果是185公分。」艾斯密笑了笑:「連這個都有人好奇?」
  「因為大家都說你國中的時候,好像還沒這麼高。」凱莎害臊地表示,話鋒一轉:「接下我要問的問題有點不好意思,請問米赫爾現在有女朋友嗎?」
  「哈。」艾斯密沒回答,唇邊的莞爾倒很令人遐想。
  「或者換個方式,米赫爾現在有喜歡的人?」
  「如果我說有呢?」
  「那麼我想進一步請問,你們已經交往了,或者米赫爾是單戀對方?」
  「那如果我說沒有呢?」艾斯密四兩撥千金地避開問題。
  凱莎愣了愣:「既然如此──我想請問,米赫爾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
  「類型嗎……」艾斯密沉思片刻:「我也不曉得,這種事情很難說。」
  「舉個例子吧,喜歡深髮色的女孩?金髮?喜歡活潑或者安靜的?」
  「我不曉得,我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對於沒能從艾斯密口中得到答案,凱莎並不放棄:「那換個方式問好了,過去米赫爾曾經交過幾任女朋友?」
  「大約三、四個。」
  「最後一任結束在什麼時候,或者現在還在進行?」
  艾斯密莞爾一笑:「如果妳是問最後一個分手的,是高一上學期的事情。」
  艾斯密的回答方式一直規避於「現在」的感情狀況,當然,凱莎也感覺出來,所以沒有拘泥在這點上。
  「米赫爾曾經有過一見鍾情嗎?」
  「嗯,沒有。」
  「那麼,你相信一見鍾情?」
  對於這個問題,艾斯密也思索良久:「……我不相信。或許世界上的確有,但我不認為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沒辦法想像自己愛上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
  「換句話說,米赫爾只會愛上自己熟識的人?」
  「如果不了解對方,或許談不上更深一步的感情。」艾斯密聳聳肩:「我沒有否定一見鍾情的意思,若有一天發生在我身上,我就會懂。」
  「好吧。不問感情的問題了。」凱莎緩緩地轉了話題:「我的那些同學都拜託我務必問問米赫爾,關於升學的事。」
  「嗯?」
  「他們都很好奇,米赫爾同學的小學和國中都就讀軍事教育學校,為什麼到了高中忽然進入一般高中?」
  艾斯密表情訝異,大概不認為這會是一個讓人好奇的問題:「為什麼?其實並沒有太特別的原因……」
  「而且,若要轉到普通中學,還有許多選擇,米赫爾卻選了普通中學當中比較特殊的一所,聽我的同學們說,他們知道消息以後都滿訝異的。」凱莎說得委婉,但她是在暗指艾爾帝凡是專門提供給貴族子弟就讀的菁英學校。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其實真的沒有太特別的原因。一般國中生要繼續升學,只要畢業考保持一定水準,平常在校表現不要太差,都可以申請進入市區高中。但是我們軍事中學體系的學生,必須和其他想進入較好的私立學校的學生一樣,參加中等聯合測驗。」艾斯密頓了頓:「測驗結果出來,我的PR值是99,若想在軍事中學裡繼續升學,只要93。而進入艾爾帝凡,97就可以。我想,既然我的成績已經超過,為什麼不能來唸唸看?」
  他的話語裡完全沒有自負之意,卻掩不住個性裡的雄心壯志,這令得身為訪問者的凱莎一愣,滿是佩服。
  「原來如此,百聞不如一見,我終於能夠理解為什麼米赫爾在我的同學當中這麼受歡迎。米赫爾國中時候想必也人緣很好?」
  「不,妳過獎了。」
  凱莎再度轉換話題:「根據我今天早上惡補查到的資料,米赫爾這次四校運動會,總共報名游泳、射擊、足球三項?」
  「嗯,是的。」
  「游泳方面是二百米蝶式,以及一百米四人接力賽。按照賽會網站上刊登的消息,米赫爾的成績是所有二百米蝶式選手當中最好的。」
  「哈。」
  「剛才的五十米手槍自由射擊資格賽,米赫爾的成績又是第一。」凱莎頓了頓:「感覺上,米赫爾同學很擅長體育?能請問你最喜歡的運動嗎?」
  「最喜歡的運動,應該就是游泳和射擊。」
  「因此這次也報名了兩個項目?」
  「嗯。我本來就是射擊社的成員。我不是游泳校隊的,但名字也在游泳社的社員名單當中。」
  「原來如此。能請問米赫爾,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游泳?」
  「游泳嗎?很小的時候就經常跟著家人到游泳池去,不記得具體是什麼時候,但至少在小學以前。」
  「這麼小就開始?」
  「嗯,小學上了軍事學校以後,游泳是必修,自然而然也就駕輕就熟。」
  「米赫爾會哪些姿勢的游泳呢?」
  「自由式、仰式、蝶式、蛙式。」
  「簡單來說就是都會?最拿手和最不拿手的分別是什麼?」
  「最拿手……應該是自由式吧,因為小時候大家都從自由式開始學起。蛙式很舒服,如果不是為了運動,而和朋友去游泳池玩,我也喜歡仰式。這樣說起來,最晚學的蝶式應該最不拿手。」
  「這樣子呀……那為什麼米赫爾當初報名游泳比賽的時候,會選擇蝶式項目?」
  「呃,因為蝶式二百米還有空缺,校隊的隊長希望我能代表出賽。」
  「但即使最不拿手,米赫爾還是拿下第一的名次,真厲害。」
  「不,請不要這麼說。」艾斯密溫柔地笑著。
  「關於射擊,我也能問些問題嗎?請問米赫爾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學習射擊?」
  「正式說起來是國小五年級,高年級的必修。但那時的指導並不嚴厲,是以興趣和輔助為取向。上了國中則修習步槍和手槍的射擊課程,當時專攻步槍五十米三姿射擊。」
  「那麼,這次參加的手槍項目呢?」
  「毋寧說是加入艾爾帝凡射擊社以後,才稍有專精的部分。」
  「按照推論,艾爾帝凡高中的射擊社,能夠提供的指導應該很專業?」
  「嗯,教練人很好,學長姐也都很厲害。」
  「我一直很好奇,練槍會不會很辛苦?像是為了射擊的準確度,必須保持平衡感和穩定度,平常大家要如何練習?」
  「要在規定時間內擊發超過四十枚子彈,確實需要高度穩定度和耐力。最關鍵的是手臂的穩定度。我記得最開始的時候,教練要我們舉啞鈴練習,先舉個三十秒、放下三十秒、然後舉起來三十秒。反覆練習,就能達到一定水準。」
  「原來如此。射擊比賽的時候,選手的視力應該也很重要?請問米赫爾有近視嗎?」
  「不,我沒有。」
  「我正在猜米赫爾是否有戴隱形眼鏡。」凱莎又輕輕地笑著:「接下來我想問些和比賽較無關係的問題,請問米赫爾平常在校的下課時間,都做些什麼?」
  「下課時間?」艾斯密挑起一眉:「我想想……多半留在坐位上看書,有的時候若有人找我,就和同學一起出去。」
  「出去,具體來說是去哪裡?」
  「去運動場上打球,也有可能是社團的事,或者我的朋友們也經常拜託我幫忙。」
  「這樣聽起來,好像很忙的樣子。」
  「哈哈,或許吧。」
  「米赫爾有哪些最好的朋友呢?」
  「最好?這問題有點籠統。」
  「課堂上應該常有分組作業吧,米赫爾是否會固定和某些人同組?」
  「這樣說起來,我常和班上另外三位同學同組。」
  「是哪三位呢?」
  「名字就不要公布了吧。」艾斯密苦笑。
  「那麼,米赫爾同學平常中午都吃什麼當午餐?」
  「不太一定。我們有幾個人中午會一起行動,多半看大家想吃什麼。」
  「米赫爾有特別喜歡的食物?」
  「我喜歡含起司和肉類的食物,像是PizzaMoussakaEnchilada。」
  「全部都是適合手拿的食物呢。」
  「哈,的確。」
  「你有特別喜歡的飲料?」
  「還好,沒有非喝什麼不可。」
  「譬如說,咖啡?」
  「都還好,但喝咖啡的話不加糖和奶精。」
  「米赫爾不喜歡甜的食物?」 
  艾斯密搖搖頭:「不,不喜歡。」
  「如果非得要吃甜的東西不可?」
  「那麼我會選擇其中最不甜的。」艾斯密莞爾:「雖然不是死都不吃,能免則免。」
  「好可惜,我個人最喜歡起司蛋糕配伯爵紅茶了。」
  「起司蛋糕是我少數能接受的甜點。」
  凱莎大笑:「另外,米赫爾比較拿手的科目是什麼?」
  「……應該是國文、數學這兩科。」
  「這也是你最喜歡的科目嗎?」
  「不,我喜歡物理,尤其古典力學的部分。」
  「最不拿手的科目呢?」
  「是歷史。我經常搞不清楚一些事件的年代,或者幾任名字相同的國王前後究竟做過哪些事情。」
  「像是最煩人的無數卡爾和亞歷山大?」
  「沒錯。」艾斯密露出一抹微笑:「通常遇到這種狀況,我就會胡亂作答。」
  「但這樣會被閱卷老師打出很低的分數吧……」
  「那是有技巧的,要寫得閱卷老師認為你懂。」艾斯密這回笑得有些神秘:「就像說謊,百分之七十的真話,搭配百分之三十天馬行空的謊言。」
  「聽起來好卑鄙。」凱莎嚇了一跳。
  「不,這是一種戰略。」
  凱莎噗哧一聲:「剛剛米赫爾說到對國文拿手,你們學校的共同國文課也有安排古典戲劇嗎?」
  「不,我們的戲劇課程排在塞萬唯爾古文和塞萬唯爾文學裡,是專科科目。」艾斯密說:「安排在一般課程當中,根據課程選修劇本,老師帶著學生讀本。」
  「那麼會有戲劇呈現?」
  「上學期的時候固定安排期末呈現,但下學期沒有。」
  「咦,為什麼?」
  「因為艾爾帝凡下學期有所謂的期末競賽,戲劇競賽也是其中一項。」
  「原來如此,融合在一起了。」
  「嗯,是的。」
  「那麼,可以請問米赫爾,上學期的戲劇呈現,米赫爾所扮演的角色是?」
  「當時我們班分成兩組,我被分配到《第十二夜》的組別,我的角色是伊利里亞的奧西諾公爵。」
  「《第十二夜》?那位起初瘋狂愛上奧莉薇亞女伯爵的男人嗎?」
  「是的,但當僕人薇奧拉從男裝恢復女兒身,便愛上了她並與之結婚。」
  「我很喜歡這個劇本,很瘋狂但很快樂。」凱莎開心地說。
  「沒錯,中間惡整馬伏里奧管家的地方也很有趣,這是一本光讀著也覺得精采的劇本。」艾斯密笑了笑:「很多劇本讀的時候枯燥無味,這本卻不會。」
  「米赫爾,該不會還記得第十二夜的台詞?」
  「當然了,從第一幕到最後一幕。」
  「啊,真了不起。」
  艾斯密緩緩地吟起台詞:「If music be the food of love, play on; Give me excess of it, that, surfeiting, The appetite may sicken, and so die.」他頓了頓:「這是開頭第一段,公爵傾訴著對於奧莉薇亞的愛意。」
  「我記得。這段台詞很美,公爵的愛很瘋狂,但卻讓人覺得可親可愛。」凱莎好奇地問:「這是你最喜歡的一段台詞?」
  艾斯密搖搖頭:「同一場寫得最美的卻在這裡:
    O spirit of love! how quick and fresh art thou,
    That, notwithstanding thy capacity
    Receiveth as the sea, nought enters there,
    Of what validity and pitch soe'er,
    But falls into abatement and low price,
    Even in a minute: so full of shapes is fancy
    That it alone is high fantastical
  雖然第十二夜還有很多精緻的部分,我最喜歡這段。」

  
艾斯密唸詞的時候並沒有特殊的音高起伏,但他聲音好聽,飽滿而且帶有厚度,唸起古文發音優雅流暢,竟像低聲唱歌般喃喃囈語。
  這段台詞如果翻成比較現代的詩句,大意是這樣:
    愛情的精靈呀!你是多麼敏感而活潑;
    雖然你有海一樣的容量,可是無論如何
    高貴超越的事物,
    一進了你的範圍,
    便會在頃刻間失去它的價值。愛情是這樣充滿了意象,
    在一切事物中是最富於幻想的。
  的確譜得優美巧妙,令人訝異的是,艾斯密光低低喃唸台詞,就能喚起聽者融入該角色的意象,如同天生的演員能用聲音表演一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