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51

  「艾斯密,只吃半個貝果你就夠?」西鐸克很疑惑:「幫我省錢也不用這樣吧。」
  「不,十二點還有比賽,我想比完之後再吃東西。」
  「原來如此,那就不管你了。我也要千層麵還有帶皮半月起司薯條馬鈴薯沙拉跟單人份牧羊人派。飲料要香草奶昔混巧克力冰沙再淋上草莓果醬,完畢。」西鐸克快速說完,訓練有素的服務生也快速記下。
  「……酒肉朋友,你點的東西熱量都好高。」
  「沒關係啦,我不在乎。」西鐸克笑嘻嘻的關心起亞荷辛妲:「亞荷美人,妳要點些什麼?」
  「啊,我只要雞胸肉貝果三明治和紅茶就可以了。」
  「好簡單。垂垂?」
  「我也要千層麵,冰摩卡。」垂垂把菜單還給服務生。
  「天使女朋友和安索呢?」
  安索斯頓將菜單一一看過:「我要青醬義大利麵。熱咖啡。」
  「天使美女?」
  「嗯……蛋沙拉,飲料我想要西柚汁。」
  「熱的還是去冰?」
  「去冰好了。」
  「我也要雞胸肉貝果,室溫礦泉水。」柏藍最後告訴服務生。
  所有人點餐完畢,服務生離開他們所屬的桌次,格絲提將上半身傾向桌子,開開心心地告訴其他人:「我們剛才已經做完針對艾斯密的訪問,現在連上運動會的網站,可以看見艾斯密的影片囉。」
  「這麼快?」身為主角的艾斯密嚇一跳。
  「戴衛學長把影片拿去技術組,大概只需要十分鐘作業時間。」格絲提說得理所當然:「有影片加持,應該會幫你增加不少啦啦隊吧。」
  「你們採訪問了什麼?」下午接著會被訪問的人──柏藍‧提斯狄關心詢問。
  「每個組別不太一樣,看採訪者怎麼問。」格絲提想了想:「像剛剛就問到身高、血型、喜歡的科目、喜歡的運動;還包括下課喜歡做什麼、中午喜歡吃什麼。無可避免會有關於感情的問題,但都控制在不算探人隱私的範圍。以艾斯密為例子,他被問到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交過幾任女朋友。」
  比提雅挑起眉毛,明顯有興趣:「艾斯密,你的回答是什麼?」
  「等等等等等,受訪者要遵守保密條款,想知道自己上網看!」格絲提急忙阻止,趁機打廣告。
  「慢著,原來訪問會問這麼細?」聽著他們的談話,柏藍忽然覺得不對,轉頭看向艾斯密:「喂,如果被問到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問題,怎麼辦?」
  艾斯密愣了愣:「……不要回答?」
  「可是在鏡頭前呆住不是很蠢嗎?」
  「呃,大概吧。」艾斯密給了一個令人失望的答案,柏藍有些著急。
  「剛才難道都沒有你不想回答的問題?」
  「的確有一、兩題。」
  「那麼,你怎麼反應?」
  「艾斯密滿厲害的,用反問法主導問題跟訪問者鬼打牆。」格絲提說這些話的同時,幾人的餐點陸續上桌,格絲提抓過她的北極暴風吸了一大口:「檸檬和薄荷的味道好香!」
  「鬼打牆?你怎麼做?」柏藍繼續追問。
  「我……」
  「柏藍學長你好緊張。」格絲提覺得奇怪:「你害怕被問到什麼嗎,我們之後可以按照受訪者的要求剪片,學長也可以先告訴我,不希望被問到哪方面的問題。」
  「那,我絕對不要被問到和前女友有關的事。」
  「好啊,我替你叮囑對方。不過問『現在有沒有女朋友』這種應該沒關係吧?」
  「可以把感情方面的問題都踢掉?」
  「這……也不是說不行,但就會顯得很沒誠意。」格絲提有些為難:「畢竟這種東西就像fanvideo,你總要給其他學校的人留點幻想空間。」
  「那,無論如何不准問到前女友。」
  「好好好──
  艾斯密頗感疑惑地望著他的直屬學長:「說真的,這件事情有這麼敏感?」
  「蠢死了──如果在影片裡消費浮洛爾,她這輩子都不會再跟我講話。」
  「柏藍你又和七班的美人復合?」西鐸克嚇了一跳。
  「我沒這麼說,但至少她願意和我講話。」
  「嘖,早知道當初應該加把勁接收下來。七班最正的美女耶!」
  「西鐸克你敢!」
  「吼吼──柏藍學長你好暴力。」格絲提一手支頤,飲啜著北極風暴,替西鐸克喊痛。
  「再吵連妳一起打。」
  「接受訪問也沒這麼恐怖吧,我看學長你代表學校參加辯論比賽都很泰然自若。」比提雅挑起一眉。
  「這和那完全不一樣!」
  「我知道哪裡不一樣喔──」格絲提舉手:「訪問會害柏藍學長被七班的學姐討厭,演講比賽則會讓學姐更崇拜柏藍學長──
  「格絲提妳跟西鐸克一樣欠揍!」
  「啊啊好痛痛痛……」
  安索斯頓和依利德一直都很安靜,兩人沒什麼說話。依利德吃了一口她的蛋沙拉:「還有呢?訪問盡問些有關感情的問題?」
  「剛才還提到滿有趣的事。」格絲提忽然想起:「關於上學期末的戲劇呈現。」
  「戲劇呈現?好懷念。」比提雅看向艾斯密、格絲提:「我對你們五班的《第十二夜》印象很深,那應該是所有戲劇呈現裡最好的組別。」
  「那當然,我們當時抱回一堆獎項耶。」格絲提說得理所當然。
  垂垂好奇地問:「這個活動到底是什麼?」
  「哈,都忘了垂垂沒參加過。」西鐸克解釋:「那是所有一年級上學期的盛事,每班按照自願分一到兩組,製作一齣自訂劇目,劇本不可以重複。學期中會有國文老師和藝術大學戲劇系的教授評分,根據排演和準備狀況排定名次,前八的劇組學期末全校呈現,時間是聖誕假期。」
  「第十二夜,指的是聖誕節之後第十二天,這天傳統上有點像Crazy Day,是個狂歡玩樂的節日。」格絲提繼續往下說:「我們當時想,既然期末呈現辦在第十二夜前後,那就來演《第十二夜》吧。我、以斯拉和艾斯密都抱回最佳演員的獎項,最佳導演抱憾,但是像配樂、服裝、技術也是我們的組別奪冠。」
  「當時密根利斯學弟負責的項目是?」
  「製作人,裡裡外外忙得要死。」
  「……原來如此。」
  「雖然不想稱讚妳,但是格絲提,當時妳確實把薇奧拉演得唯妙唯肖。」柏藍中肯地表示;而被說好話的格絲提受寵若驚。
  「什麼,真的假的?」
  「嗯。劇本寫得天馬行空,薇奧拉打扮成男人居然沒被認出,還讓女伯爵瘋狂愛上她,但是一恢復女兒身,又讓原本追求女伯爵的奧西諾公爵移情別戀,女伯爵最後則和薇奧拉的雙生哥哥結婚。雖然整齣戲的風格本來就有點非寫實,有趣的是,格絲提妳詮釋的薇奧拉讓這些看似荒誕不經的地方都合情合理。」柏藍頓了頓:「穿上男裝之後,的確說服觀眾一名女人可能愛上妳,換回女裝的那一幕,我不曉得究竟是妳、或者艾斯密的功勞,大概兩者都有。沒人懷疑奧西諾公爵忽然改向薇奧拉求婚的心境轉變,太有說服力了。」
  「你的意思是我很有潛力?」格絲提笑呵呵。
  「少往臉上貼金。」
  「柏藍學長你稱讚人都不稱讚整套的耶,另外半套交出來。」
  「妳的話,不必了。」柏藍又說:「艾斯密,你飾演的奧西諾公爵,最後一場也走得格外順暢,我坐在觀眾席,完全被你震驚的表情和局促的眼神說服,曾經想說其實你當初真的被學妹煞到了吧。」
  「哈,原來下半套在這裡。」
  「妳少來,格絲提。」
  「髒話成癖的柏藍學長居然稱讚我,這麼難得當然要得意一下。」
  「馬的,我哪有髒話成癖!」
  「……還說沒有。」
  艾斯密見安索斯頓都沒搭話,主動提起話題:「學長,籌備處一切順利吧。今天的比賽都在艾爾帝凡舉行,早上大概沒出什麼亂子?」
  「對呀,依利德,有其他需要幫忙的地方?」比提雅也問。
  依利德搖搖頭:「不,這種問題不該問我,今天早上我並沒有忙到什麼。」
  「……什麼意思?」大家都聽出她話中有話。
  「早上挺輕鬆的,能幹的總召把事情都搶去做,我甚至覺得無聊呢。」依利德笑嘻嘻地,垂垂卻發起寒顫。
  「今天事情不多,我一個人就夠了。」安索斯頓立刻冷淡答覆。
  「那麼,為什麼又需要我早上六點就到學校?聽起來有點矛盾吧。」 
  「身為副總召,本來就應隨侍在側,出了狀況才能第一時間處理。」
  「但我們偉大的總召無所不能,怎麼會需要多擺一個花瓶?」依利德露出一抹微笑,看向比提雅:「沒說錯吧,比提雅,下午妳會在教室上課、還是看比賽?」
  「……我會上課到三點,等四點的男籃初賽。」比提雅侷促地表示,她有點被嚇到。
  「那麼,我也回教室上課好了。」
  「妳是副總召,無論如何都應該留在籌備部!」
  「今天下午的課程是本國地理和音樂,都是我感興趣的部分。」
  「但身為副總召卻跑回去上課,未免也太說不過去!」
  「那麼,能幹的總召大人,把應該交給副總召忙的事情吐出來吧。」
  依利德無所畏懼地望入安索斯頓已經發火的雙眼之中,唇邊一哂,模樣甚是親切。
  艾斯密後悔,他為什麼要挑起兩人吵架的機會。
  西鐸克和柏藍對看一眼,前者笑嘻嘻的把錢包丟給比提雅,然後靠向依利德:「天使女朋友,我們去隔壁的唱片行逛逛如何,午餐時間結束前買幾片CD吧。」
  「走吧。」依利德毫不眷戀地就站起來,讓西鐸克牽著離開下午茶店。
  「酒肉朋友,如果我拿到女籃冠軍,記得送我CD的約定喔!」格絲提遠遠喊話。
  吵架的兩人只剩安索斯頓還留著,他不甚耐煩地拿起熱咖啡湊到唇前,雖然優雅,動作卻盈滿怒氣。
  「……安索,依利德該不會連那件事情都不知道?」比提雅皺起眉頭,語氣頗質疑。
  「什麼事?」
  「你拜託我的那件。」
  「不知道。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但她是副總召,你怎麼可以連出了這種狀況都不告訴她!」
  「……怎麼了嗎?」垂垂覺得氣氛不對,從比提雅的說法看來,應該是頗有規模的狀況才對。
  「不,也沒什麼,但我的確需要你幫忙,垂垂。」
  「什麼意思?」垂垂頓了頓:「很嚴重?」
  「有人利用這次運動會非法開賭,難道還不嚴重!」比提雅低低地說,不想讓其他桌次聽見,但對於同桌之人絲毫沒有隱瞞之意。
  「呃,這的確非同小可。」柏藍愣住:「什麼時候知道的?」
  比提雅沒好氣:「今天早上,學長說聽到傳言。」
  「消息可信度高嗎?」艾斯密也關心地問。
  「我在五班的朋友被拉進去,他跟我通風報信。」安索斯頓緩緩地解釋:「開賭是肯定的,但現在對於到底有誰涉入,規模多大都不清楚,是否蔓延到別的學校也是個問題。」
  「……安索學長,如果這件事浮上檯面,會怎麼樣?」格絲提明顯也感覺到嚴重性。
  「明年這個活動就會停辦,相關主辦人員的功績也會大大縮水。」
  垂垂心想,這聽起來不是很嚴重嗎?很多三年級的學長姐還想趁此機會推甄上好大學。
  「但也別擔心,我已經減小損害。只要拿到確切證據,就可以在事情爆發之前通通壓制下來。」安索斯頓的口吻意外稀鬆平常,好似他完全掌握著狀況;「德瑞今早替我徹查資金流向,雪諾學弟也混進地下賭莊,不用擔心。」
  「什麼嘛,德瑞還說幫爺爺處理事情去銀行,他騙我!」
  「我請德瑞盡量低調。」
  「可是,我覺得安索學長你不告訴……」
  「倒是要麻煩垂垂,今天籃球比賽結束之後,能否再留下來片刻?」
  「嗯,我是無所謂。」
  「但學長──
  「好,謝謝。」安索斯頓沒理會還想說些什麼的格絲提,直接用無法令人接話的口氣向垂垂道謝。垂垂看見格絲提很不甘心地嘟起嘴,他想,大概是在心裡幫依利德抱不平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