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52

  這對學長學妹如此私下達成共識,垂垂和亞荷辛妲有點傻眼。
  「不過話說回來,柏藍學長,我這麼做有沒有任何好處?」
  「……好處?」
  「譬如學長送我一打Cassandra & Macaria65%黑巧克力,或者十袋Teagan Heracleidae鈕釦巧克力,賄賂身為主持人的我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格絲提妳只是個學妹,別太囂張了!」
  「嘿,學長,這種時候得罪我有點糟糕喔。」
  「妳剛剛明明就說幫我!」柏藍傻眼。
  「當然囉,像是不要問到七班的學姊之類,自然會盡心做到,不過如果柏藍學長要求的是全套保護……譬如任何柏藍學長會愣住的問題都不准問,或者對方一毛手毛腳我就要阻止。像柏藍學長這麼難搞的人,等等或許會有一堆問題都讓你坐立難安,想提前結束訪問吧?」
  「喂!妳少最後一秒了才臨陣威脅──
  「這才不是威脅──真難聽,請說交易、交易!」
  「……再說啦!」
  「再說就是等等商量?」格絲提涼涼地問。
  「喂喂!」
  「這樣好了,如果真的想要提前結束訪問,就得送我十袋Teagan Heracleidae鈕釦巧克力。不過也或許等一下的訪問者是個和訪問艾斯密一樣、正常又聰明的同學,所以,除非柏藍學長想要行使特權,不然不用賄賂我也沒關係。
  「……格絲提,妳究竟在暗示什麼?」柏藍察覺不妙:「妳是不是『剛好』,知道那個潘什麼的……那傢伙是怎樣的人?」
  「潘勒拉‧普瑟洛普,真沒禮貌,女孩子的名字要唸對才行。」格絲提笑盈盈的:「我怎麼可能『剛好』知道呢?我又沒有讀過羅凡杜高中,你說對吧,學長?」
  「可是妳──
  「沒關係啦,等學長忽然想通、決定賄賂再跟我說。我們設個關鍵字,如果學長說出『我喜歡喝巧克力牛奶』,就代表學長同意這筆交易喔。」
  「妳究竟打著什麼主意!」
  沒人能從正打著詭計的格絲提嘴裡套話,格絲提只管要柏藍回到剛才訪問艾斯密的休息室前廳等待,她、垂垂、亞荷辛妲則和帶著對方前來的戴衛學長會合。

  潘勒拉‧普瑟洛普,那是個乍看之下有點平凡的女孩,長長的頭髮,妹妹頭劉海,臉上留著一點不算明顯的雀斑,不是艾爾帝凡經常能看見的大家閨秀氣質型美女,但也不醜,穿著羅凡杜高中吊帶格子裙制服、短襬的米色外套,打著大大的蝴蝶領結。
  說不上來為什麼,垂垂從第一眼看到對方,就覺得哪裡怪怪的。
  是因為那個人講話方式和一般人不同?
  「咩咩──好興奮好興奮!沒想到還真的抽到我了呢好幸運怎麼會這麼幸運,咩咩──我今天這樣穿會不會看起來很奇怪呀還是我回學校換件衣服好了?」
  從一開始就完全不怕生,但也說不上落落大方。而且會自顧自的一直講話,也不理會旁人是否給予回應。
  「如果回學校換衣服就來不及囉,我們換下一個人。」格絲提直接這樣回答。
  「咪咩!那就這樣上場吧沒關係我不會介意!請問提斯狄大人現在在哪裡啊喔好害羞我好想快點看見他唷──
  「來來來,跟我來。垂垂攝影機準備。」
  總覺得,等待柏藍的會是一場考驗。

  就在訪問過艾斯密的休息室前廳,進行了第二場關於柏藍的訪問。
  他們進去的時候柏藍坐立不安的坐在沙發上,旁邊椅子擺了三束祝賀用的花束,是吃飯前垂垂沒有看到的。一看見他們進來,柏藍繃緊神經,面無表情的嚥了嚥口水。
  「哈囉,各位觀眾,現在開始是艾爾帝凡運動員,柏藍‧提斯狄的訪問時間,柏藍學長,請和大家打聲招呼吧?」格絲提輕快地開始她的主持工作。
  「……嗨。」柏藍頗尷尬地回應,眼睛一直偷偷打量做為訪問者的女孩。
  「至於這位,就是幸運抽中的柏藍學長的訪問者,來自羅凡杜高中的潘勒拉‧普瑟洛普。潘勒拉,請和大家自我介紹?」
  「咩咩──喔好緊張羞死了攝影機已經啟動了嗎我的天哪我都手腳發汗了!大家好我是潘勒拉我是羅凡杜高中的學生喔今年一年級咩咩好害羞!」
  「……潘勒拉,妳說話可能要慢一點,否則大家聽不清楚。」格絲提溫柔提醒,雖然感覺得出她口吻帶著一點點被嚇到的遲疑。
  「啊咩咩我都沒有注意到耶!好像是吼真的真的謝謝妳美麗的主持人哎吼吼我只是太緊張了啦!」
  「嗯,好,放輕鬆一點。請坐到柏藍學長對角線的沙發上吧,這樣才能拍到兩人的正面又能讓你們面對面唷。」
  格絲提大概心想柏藍不會像艾斯密那樣邀請人家入坐,所以自動把這個步驟給完成了。
  果然,柏藍用著幾乎想冒汗的表情看著興高采烈坐到他對角沙發上的潘勒拉,然後看向格絲提的眼神充滿求救訊號。
  「那麼就請潘勒拉開始今天的訪問活動吧。太過隱私的問題請避免,除此之外都沒有關係。」
  「咩咩──好感動!」潘勒拉接過格絲提遞給她的麥克風,雙手一直戳拿著麥克風柄:「好緊張好緊張喔──請問提斯狄──我能喊您提斯狄大人嗎咩咩──
  「呃,什麼?」
  「提斯狄大人──這樣聽起以來比較親切嘛!我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注意提斯狄大人了咩咩,喔吼吼說出來的時候好害羞喔咩咩咩咩──
  「媽的,妳到底在說什麼!」
  「咩咩!提斯狄大人說髒話耶!咩咪但是為什麼聽起來卻很性感一點也不討厭?不愧是偉大的提斯狄大人──咩咩──
  「幹!妳不要再咩下去!」
  「咪咩──提斯狄大人又說髒話了,但好好聽真是太驚人了!」
  「妳這白──」柏藍‧提斯狄忽然粗魯站起,避開朝他撲來的潘勒拉,那潘勒拉不曉得哪裡吃錯藥,拿起手帕就想往柏藍臉上擦。
  「幹!妳搞屁啊!」
  「提斯狄大人流汗了請讓小的幫您清理乾淨──
  「媽呀,回去坐好!妳這瘋子不要亂動!」
  「咩咩──提斯狄大人的聲音好好聽好性感──
  「媽的!我喜歡喝巧克力牛奶!
  柏藍忽然大吼出聲,格絲提雙眼一亮,衝上去一腳踹中潘勒拉。
  不,技術上來說,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格絲提踹了那女孩,只覺得格絲提飛快地閃進畫面,扶住跌倒的潘勒拉。
  「什麼──提斯狄大人喜歡巧克力牛奶咪咩!太好了那從今天起我每天都要喝很多很多巧克力牛奶當早餐呀咪咩──
  「哎啊,同學妳怎麼跌倒了,小心一點休息室的前廳東西很多,還有一些訓練用的器材。」格絲提親切可人的扶住對方,手刀一過去,那女孩瞬間昏厥。
  「啊,怎麼又昏倒了?是不是早餐沒吃血糖過低?真不好意思,各位觀眾,我想今天的訪問就到此為止,我們下次見囉。」
  戴衛學長和亞荷辛妲站在後台傻眼地看著這一切如何發生、如何結束。
  垂垂停下錄影。
  「……提斯狄學弟,你的籤運真是太糟了。」戴衛學長若有所思地說:「對吧對吧,一般人不會這麼瘋瘋癲癲的吧?」
  「不是聽說訪問雅各學長的也很fangirl?」格絲提笑嘻嘻地問。
  「但也沒到這種程度,是吧是吧。」
  「這種愚蠢的智障閃邊去!」
  「哎哎,柏藍學長要留點口德,不過最重要的是鈕釦巧克力唷。」
  「格絲提我賭妳早就知道對方是怎樣的人!」
  「怎麼可能呢──我只不過剛好聽表哥說起他們學校有個名為潘勒拉‧普瑟洛普,很有名的瘋子呀。」
  「妳看吧!我就知道!」
  「如果柏藍學長現在反悔,我能夠讓普瑟洛普起死回生喔。」
  「不用了!」
  「那就請務必記得鈕釦巧克力,我好愛你喔柏藍學長。」
  「我才不需要妳的愛!」
  格絲提滿足地笑著,這才彎腰撿起地上那支麥克風,忽然臉色有些改變。
  「……戴衛學長,能不能申請一支新的?」
  「嘿,怎麼了嗎?」
  「都是手汗,好噁心,不管啦給我換一支新的,我不管。」
  因為格絲提幾乎不給妥協餘地的這樣說,所有人都無言地看向那支麥克風。
  好噁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