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54

  「喂,別鬧柏藍了,西鐸克。」
  「洋芋片──」西鐸克立刻跑向米勒斯膜這邊,接下意外的點心。
  垂垂傻眼:「西鐸克,你這模樣看起來很像某種動物。」
  「嚼嚼嚼,陰險的狐狸或城府很深的黑豹?」
  「不,某種層次很低的白老鼠。」

  柏藍的資格賽成績是591分,名列第二,但他與第一名也只差了一分,因此很有在決賽扳回一城的自信。
  至於另外一頭,兩點四十的時候就已經曉得二十五米手槍速射的成績,艾斯密以極高的779.3穩拿第一。格絲提和他過了很久才過來這裡找其他人,聽說艾斯密被一名觀賽的國家級教練找上,本校教練與艾斯密為了鄭重謝辭對方,花了點時間。
  三點,五十米步槍三姿射擊決賽開始,然後是三點半的步槍臥姿決賽。身為地主隊的艾爾帝凡勢如破竹,又都摘下第一,成績分別為1270.6698,這一回,柏藍贏第二名的選手極多。
  除此之外,參加其他射擊項目的選手也都傳來好成績,就連女子射擊方面也可圈可點,感覺起來艾爾帝凡的團體賽,應該會穩拿四校中的第一。

  柏藍比完射擊比賽,便趕去操場參加四點的男籃初賽。初賽共有兩場,艾爾帝凡對羅凡杜、德儂對聖哈威。以斯拉說要去找哥哥,其他人想幫校隊加油,理所當然也都跟過去。
  他們到運動場上的時候,八個籃球場開放了中間四個給運動員熱身,離得較遠的部分則在清場準備比賽。德儂中學和艾爾帝凡高中熱身用的場地正好就在隔壁,柏藍趕緊加入他的隊友,有人和他打招呼,詢問剛才的比賽狀況,身為隊長的里奧納多‧浮各丟了瓶水給他。
  「快加入熱身,等等重挫羅凡杜高中的銳氣。」
  「哈,當然。」
  以斯拉和格絲提則往德儂中學的場邊走。陸斯恩‧科爾賀當時正運著球,朝艾爾帝凡熱身的場子退,作為練習對手的隊員又攻過來,陸斯恩再退,無意間撞到拿水的里奧納多,他回頭看了一眼,又運球走開。里奧納多也看看他,沒什麼表情。然後陸斯恩注意到妹妹和格絲提,停止練習走到旁邊。
  米勒斯膜和西鐸克去幫大家買點東西,等等邊看比賽邊吃,所以也離開了。站遠一些等候格絲提和以斯拉的只剩艾斯密、垂垂。
  「……鳽學長。」艾斯密淡淡地叫喚,垂垂有點訝異。
  「怎麼了嗎?」
  「格絲提說,安索學長找你幫忙關於聚賭的事。」
  「嗯,沒錯。」
  「如果到時候情況非常嚴重,安索學長發火──請通知我。」
  「……這樣嗎?」
  「事關安索學長的升學,加上他這幾天在氣頭上。」艾斯密頓了頓:「這個學校無論如何不能招惹的人有三個,安索學長是其中之一。這樣說你明白嗎?」
  「我懂,他會做出很驚人的事情。」
  「安索學長故意不讓西鐸克學長、柏藍學長、米勒斯膜學長介入,是有原因。他可能會用很過分的手段讓事情落幕,不可能完美,但卻會毫無痕跡。」
  「……原來如此。」垂垂嚥了嚥口水:「所以也不讓依利德學妹介入?」
  「道理都一樣。」
  垂垂的眼睛一直盯著場邊的格絲提。格絲提、以斯拉和陸斯恩聊著天,里奧納多剛好走過來,笑嘻嘻的向旁邊德儂的隊長說句話。不曉得他說了什麼,陸斯恩聽到忽然火氣上來,正想發作卻又被隊長制止。
  格絲提和以斯拉都有點尷尬,陸斯恩被拉到旁邊,里奧納多也嚇到,但沒道歉,回自己的隊伍裡去。
  以斯拉看米勒斯膜和西鐸克正從校園商店的方向抱著一堆外帶食物回來,就離開籃球場幫他們拿東西。格絲提猶豫片刻,跑去找坐到對面休息的陸斯恩講話。
  「剛剛發生什麼事?」艾斯密等以斯拉他們走回這邊,接過幾罐可樂詢問:「浮各學長說錯什麼話?」
  「……也沒有,只是個玩笑。」以斯拉嘆口氣:「他看我哥哥在和格絲提聊天,半開玩笑的跟德儂中學的隊長說,『你們副隊長怎麼老是花言巧語拐騙我學妹』,哥哥就火了。」
  「怎麼,格絲提又在亂世嗎?」西鐸克卻很幸災樂禍。
  「這的確聽起來像玩笑話,但不夠熟也不會這麼開。」米勒斯膜有點傻眼:「學長是故意的。」
  「誰知道。哥哥昨天說我們學校的隊長很沒禮貌,好像抽完賽程就和學長不對盤。」
  「又是格絲提害的?」
  「不,和她無關。」垂垂不太開心地開口:「只是剛好格絲提在場。浮各學長沒注意到格絲提和科爾賀說話,把她拉走,科爾賀才和學長起衝突。」
  幾分鐘後,格絲提走回來,從艾斯密手中拿去薯條和可樂:「我們走吧,比賽快開始了,先去觀眾席搶位子。」
  「我想看德儂中學對聖哈威。」以斯拉說。
  「什麼,妳不幫自己的學校加油!」格絲提不可置信。
  「哥哥比較重要。」以斯拉甜甜地說:「勒斯,你看哪一場?」
  米勒斯膜苦笑:「我有選擇餘地嗎?如果說想看柏藍,妳還是會要我陪。」
  以斯拉沒回答,只是輕輕笑著,米勒斯膜拿走兩罐飲料和一盒爆米花,便和以斯拉走向德儂對聖哈威的比賽場地。
  「……標準的見色忘友!」西鐸克誇張地說:「柏藍真可憐,我們得替他加倍加油!」
  「我倒是不意外。」艾斯密指著另一頭觀眾席:「快走吧,再等一下人會很多。」
  因為男籃比賽是下午四點,已經過了放學時間,觀賽人潮自然就多。西鐸克找到放學後也來觀賽的比提雅,和她分同一杯可樂。幾分鐘後,裁判主持秩序,艾爾帝凡和羅凡杜的跳球員站到中間,兩邊都由隊長擔當。
  籃球高拋而起,比賽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