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0

  已經有許多學生聚集於馬術場地兩邊的觀眾席,盛裝舞步的表演沙場長60,寬20,四周圍有擋板,他們找個位子坐下,附近好像沒看到幾個認識的人。
  「其他人呢,都沒來看比賽?」
  「剛好沒碰到吧,這裡這麼大。」格絲提聳聳肩:「至於比提雅,理所當然不在這裡,她等一下要比場地障礙賽喔。」
  八點的時候,盛裝舞步表演登場。所謂的盛裝舞步是馬術比賽的一種──儘管這次四校運動會只列為觀摩。這項競賽也被稱為馬術芭蕾,考驗的是騎手與馬匹之間協調、溝通能力,也是足以證明騎手與馬匹合作、愛馬、尊重馬的比賽。最開始,垂垂看到依利德‧海禮爾特穿著全套的正式比賽服裝現身賽場。她騎著一匹毛色烏黑、高大美麗的駿馬,戴白色手套的雙手持著韁繩,禮帽底下是她揚著甜甜笑容的小臉。她只是一個微笑,都能讓人感覺心安舒適,燕尾服騎手外套輕垂馬背,隨著她趨使馬匹向前的動作而有小幅度翻飛,就像甜美的公主淘氣出巡。
  音樂開始,垂垂聽出曲子是梅克拉佐‧崙地的鋼琴小品,一首婉約但不失活潑的曲子。原本稍嫌鼓譟的場邊此時也安靜下來,所有目光注視著場上唯一主角。依利德優雅地驅使她的坐騎,就像體操表演,她的指揮輕柔、精緻,如雪花沁涼美好,胯下坐騎神乎其技地照著她的節奏起舞,垂垂從沒見識與騎手如此合而為一的盛裝舞步。
  前進、後退,舞蹈般移動的步伐,就連轉身時馬尾的擺盪都巧緻嚴謹,動作充滿戰馬的力道,但也毫不突兀包含騎手特有,花瓣般的溫柔。那是一場馬匹與騎手完美對話的表演,依利德可以用她的笑容馴服馬匹的強悍,並且平衡一收一放的兩種矛盾。短短十二分鐘,依利德和坐騎呈現超乎水準的表現,觀眾們目瞪口呆,就連場邊觀望的下一場比賽的選手,也吃驚佩服地欣賞著。
  「……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德儂中學馬術社會找學妹做馬術比賽開場的盛裝舞步觀摩表演。」表演結束之後,垂垂感嘆地說:「我也算從小在馬背上長大,但絕對達不到那種水準。」
  「偷偷告訴你,垂垂。」格絲提表示:「還有兩個人騎術和依利德不相上下,他們分別是比提雅和雷文霍克。」
  「那兩位?」垂垂訝異地問,沒記錯的話,比提雅報名待會兒的場地障礙賽,雷文霍克則是越野賽。
  「雖然三個人和馬匹相處的模式不太一樣,技術方面卻不相上下。」格絲提告訴他:「雷文霍克也是給人安靜的感覺,但如果依利德像無聲之中與馬匹溝通,雷文霍克則連溝通都不需要。他的坐騎非常清楚主人在想什麼,他不需要給命令,只要一個動作。依利德和馬相處彷彿在說悄悄話,雷文霍克卻能從頭到尾保持沉默,保持他的神秘。」她頓了頓:「至於比提雅嘛……有次我們去德瑞的馬場玩,比提雅興致一來,隨便抓來一匹馬,也沒給指令,氣勢萬千地躍過所有障礙,等我們反應過來,才發現她竟讓那匹馬用馬蹄在沙地上掃出幾個大字:她的名字。」
  「……那匹馬好可憐。」
  「才怪,所有被比提雅馴服的動物,都愛她愛得要死。」
  馬術障礙賽和越野賽的場地分開兩處,障礙賽九點舉辦,越野賽則是八點半。所有馬術項目,下午一點之前就會宣告結束。
  垂垂和格絲提決定先去看越野賽開場,然後參觀障礙賽,反正越野賽的場地拉得很長,他們不可能參觀全程。
  就在前往越野賽場地的路上,格絲提被一名穿德儂中學制服的男人攔下,對方旁邊還跟著一名女孩,那女生有點害羞。
  「不好意思,請問妳是格絲提‧襲拉斯特?」
  「嗯,怎麼了嗎?」
  「我叫亞歷,這位是我妹妹愛瑪。她一直說想認識妳,但不敢上前打招呼。」
  格絲提一聽,訝異地看著兩人:「為什麼,我又不會咬人。」
  「哈,我妹很害羞,所以做哥哥的只好粗魯一點,不好意思冒昧將妳攔下。」
  「不會啦,請別在意。」格絲提看著那名女孩:「妳也是一年級?」
  「愛瑪,妳連回話的勇氣都沒有就太誇張了。」身為哥哥的亞歷催促著:「我都幫妳把襲拉斯特攔下來,仁至義盡。」
  「啊,是的,我是。」那女孩臉紅了,低下頭不敢看格絲提。
  「這麼說,妳和亞荷同班囉。」格絲提笑嘻嘻:「亞荷辛妲‧彼歐瓦。對吧。」
  「是的,亞荷是、是我同學。」
  「我和她也是朋友,下次找她的時候,也找妳出來吧。」格絲提好奇地問:「但是,為什麼妳會知道我?」
  那女孩更害羞,結結巴巴:「因為我昨天……」她邊說邊看向自己的哥哥,送出求救的眼神。
  「哎啊,我妹妹昨天去你們學校當啦啦隊,看了女籃比賽,回來後一整個晚上不斷談論襲拉斯特的好表現。」
  「原來是女籃。」格絲提發出恍然大悟的聲音:「好可愛,愛瑪妳這樣就被我收買?」
  「呃,這──」愛瑪這回臉紅到耳根,因為格絲提忽然把臉湊到她面前,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這──這個送您!」愛瑪手忙腳亂把一包東西塞到格絲提懷中,拉住自己的哥哥,躲到哥哥身後。
  「喂喂──」她哥哥傻眼,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如此怕生。
  「好可愛喔,怎麼會這麼可愛!」格絲提卻發出玩弄小動物般的驚歎,湊上去想要捉弄對方。
  「咳,格絲提。」垂垂拉住她。
  「好啦好啦,不逗妳了。」格絲提微微一笑,朝對方伸出一手:「我們做朋友吧,愛瑪同學?」
  名為愛瑪的女孩羞赧地回握格絲提,然後格絲提放開,晃了晃女孩送她的禮物,垂垂定睛一瞧,是手工巧克力。
  「謝謝妳送我這個,我很喜歡。」她從口袋裡拿出另外一枚愛心形狀的香檳色巧克力,送到嘴邊一吻,攤掌至女孩面前:「我身上沒有東西可以回禮,收下這個如何?」
  大概沒想到格絲提會回送一枚吻過的巧克力,愛瑪瞪大眼睛,羞得說不出話。
  一旁身為哥哥的亞歷,愣了愣,爆出一句:「這個帥。」
  「……呃?」
  「難怪我妹被妳迷得團團轉。」他吃驚地說:「妳現在有男朋友嗎?」
  「哥、哥哥!」
  格絲提噗哧一笑:「你妹都還沒收下我的回禮呢。」
  聽到這話,愛瑪手忙腳亂接下那枚心型巧克力,然後拉拉亞歷的制服外套,像是要他別纏著格絲提,趕快離開。
  「妳今天一整天都會待在我們學校?襲拉斯特。」亞歷熱切地問。
  「嘿,我答應和你妹妹交朋友,可沒答應你。」格絲提莞爾:「快去陪你妹,她好害羞,已經走遠了。」
  「如果我也送妳一包親手做的巧克力,妳願意和我交朋友?」
  「不要不要,手工東西我只接受女孩子的心意。」格絲提趕著他:「快點啦,你妹妹都要哭了。」
  「我不會放棄的,今天中午有空我可以帶妳和妳朋友在學校附近吃飯──
  「哥哥!」
  「哎哎,好啦。」亞歷這才朝格絲提、垂垂揮個手:「我們會再見面的。」
  「哈。」

  等那對兄妹走遠,垂垂好奇地詢問起。
  「……妳怎麼有那枚心型巧克力?」
  「這個喔,今天早上艾斯密和以斯拉來家裡接我,車上艾斯密翻書包的時候意外翻到,大概昨天沒清乾淨。」格絲提聳聳肩:「真好,向來都是艾斯密收巧克力,我終於也收到女孩子送的巧克力了。」
  「怎麼可能,以前沒有女生送?」
  「不曉得耶,她們比較喜歡送手工餅乾或手工娃娃,但其實我最愛的是巧克力。」格絲提拆開包裝,那亞麻材質的袋子裡裝了十幾個牛奶巧克力,裡頭還包著核桃:「好吃,你要不要?」
  「不用了。」
  他們走到越野比賽場地,越野賽早就開始了。這項比賽是長距離的障礙賽跑,總共分成四個賽段。越野賽的參賽者包含雷文霍克和米勒斯膜,想當然爾,以斯拉就在觀眾席中。除了以斯拉外,她的二哥,陸斯恩也站在旁邊。
  陸斯恩今天穿著德儂中學的制服,那是一套以公爵藍與深灰為主色的西裝,極講究剪裁合身,並繫著黑色的領帶。
  「嘿,以斯拉、陸斯恩!」格絲提湊過去,把手上的巧克力當寶物般炫耀著:「你們看,有人送我的。」
  「誰?」以斯拉皺起眉頭:「男生怎麼會送手工巧克力?」
  「不是啦,是德儂中學一年級的女孩,和亞荷同班。」格絲提解釋,並大致上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過一遍。
  「原來如此。我還想柏藍學長就算要完成諾言,今天也沒空去買Teagan Heracleidae的鈕釦巧克力。
  「關於這點,我們說好明天送我就可以了。」
  「他們分別叫做亞歷、愛瑪?」陸斯恩思索著:「妳遇到的,應該是亞歷‧霍格魯斯和他妹妹。」
  「霍格魯斯?這名字有點熟。」
  「他們家是食品業龍頭老大,最有名是飲料,妳留意的話,幾乎所有受歡迎的飲品,都是他們家投資的子公司所製造。」
  「哇,不愧是德儂中學的學生。」格絲提朝陸斯恩笑了笑:「對了,昨天一直沒機會說,恭喜你們德儂中學籃球奪冠。」
  「不,險勝而已。」陸斯恩搖搖頭:「你們口中那位柏藍學長很厲害,其他籃球校隊也是。」
  「……還有,你別氣伏各學長,他沒有惡意。」格絲提好言勸著,但此話一出,陸斯恩明顯不悅。垂垂知道格絲提是說李奧納多‧伏各「用花言巧語拐騙學妹」的玩笑話,但老實說,這種說法的確有點過份。
  「別討論這件事,反正我和他不對盤。」陸斯恩一句話帶過:「其他艾爾帝凡籃球校隊的人都沒關係,我就只看他一個人不爽。」
  「好了,停止這個話題。」以斯拉制止他們:「過去的事情就算了,專心替勒斯和雷文加油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