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1

  「勒斯學長呢,他第幾個出賽?」
  「還有十多個才輪到。」以斯拉翻開四校為這次運動會製作的手冊:「勒斯之前還有另一位我們學校的選手,一年十二班的人。」
  「我沒什麼興趣。」格絲提詢問垂垂:「我們去障礙賽那裡看比提雅,等快輪到勒斯學長再回來吧。」
  「好啊。」垂垂說。他有點想知道比提雅騎馬會是什麼樣子,尤其聽完格絲提說起上回比提雅用馬蹄掃出自己名字的事。

  轉而來到障礙賽會場,這裡氣氛也很熱絡,他們正好趕上比提雅的比賽。
  比提雅‧沙利爾的影子飛快地在場上活躍,和她坐下馬匹天衣無縫地搭配,比提雅的笑容好美,她的自信令得她大放風采。甫挑眉,比提雅駕著坐騎跑向柵欄,輕鬆越過,一口氣衝向高度往上調整的四道柵欄,熟練且不拖泥帶水,每一次馬匹離地,比提雅的暗紅色絨布西裝都會微微翻飛,在半空中劃出張揚高調的弧線。她再一次驅使坐下夥伴俐落越過最後的溝渠,馬匹蹄下不見絲毫水花,乾淨完美地奔向終點。
  果然厲害,垂垂佩服,無論騎手或馬匹都令人放不開眼。而身為選手的比提雅顯然對於自己的好表現相當滿意,來到休息場邊摘下圓頂盔,下巴抬得好高,充滿桀傲不馴的魅力。
  觀眾群中,格絲提注意到她認識的人,是依利德,還有另外一名男人,垂垂曾在Crazy Day過,比提雅的保鑣。她拉著垂垂朝兩人跑去,順便掏了個東西給依利德。
  「嘿,依利德、維羅晉歐,你們好呀。
  依利德嚇了一跳,接過格絲提遞給她的兩枚藥丸,垂垂狐疑地望一眼,但沒發問,依利德把那東西收入口袋。
  「原來是格絲提和垂垂,嚇到我了。安卓拉,還記得格絲提嗎?至於這位則是鳽垂垂,二年級的學長。」
  「當然記得,襲拉斯特小姐。」安卓拉‧維羅晉歐客氣地說,露出一抹笑容,看向垂垂:「你好,幸會。」
  「幸會。」垂垂簡單回禮。這是個能輕易吸引旁人目光的存在,除了出色外貌之外,他的氣質沉著得引人注目,光是沒有什麼意思的莞爾,就能把旁邊一票人都比下去。
  「維羅晉歐特地來看比提雅比賽?」格絲提好奇的問:「你什麼時候來的,有看到依利德的盛裝舞步?」
  「嗯,看見了,今天送小姐來德儂中學的路上,小姐就吩咐一定要見識見識。」安卓拉溫柔地表示:「實在很厲害,如果不是這次機會,我不曉得海禮爾特小姐深藏不露。」
  「啊,請不要這麼說。」依利德邊答禮,邊示意場邊屬於艾爾帝凡的暖場沙地:「你們可以過去那邊找比提雅,雖然非選手身分不能進去馬場,在場邊摸摸馬匹、和選手交談是被允許的。」
  「依利德,妳不過去?」
  「席隆特打過電話。」依利德臉上依然保持笑容,但一說起安索斯頓的名字,友善程度不若剛才:「我得回艾爾帝凡,晚點見吧。」
  這場架格絲提明顯支持依利德,自然替依利德抱不平:「別理學長那混蛋,放他鴿子又不會死。」
  「如此一來,不就落人口實?」依利德婉拒:「我先回去了。維羅晉歐、格絲提、垂垂學長,晚點見吧。」
  「嗯,拜拜。」垂垂揮揮手。
  「好吧,再見囉。」格絲提抱了抱她。
  「請小心。」安卓拉頷首示意,目送依利德離開。
  「走吧,去和比提雅打招呼,她會很開心的。」
  如格絲提所言,比提雅的確心情極好,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因為看到格絲提和垂垂,更大部分則是由於她拿了目前第一的成績、以及安卓拉親臨現場。
  現場其他騎手為了避免人群驚擾馬匹,不約而同把愛馬牽離柵欄,比提雅卻根本不在乎,牽著她那匹棗紅色的名馬來到場邊,一邊呼喚他們幾人的名字。
  「我剛才很厲害吧?」比提雅憐惜感激地撫摸坐騎的毛髮,那頭駿馬也低下頭,舔拭主人的掌心。
  「比提雅,妳的馬叫什麼名字?」
  「牠叫Flügel,翅膀的意思。
  「Flügel?好好聽。」格絲提朝Flügel伸手,撫摸牠的吻部,這匹馬相當乖巧,不僅讓格絲提碰了,還溫馴地主動靠近她。
  「越野賽那邊情況如何,我一直沒空過去。」
  「雷文表現當然又超乎水準,目前是第一的成績,再過一陣子就會換米勒斯膜學長上場,應該很有看頭。」
  「真好,我得待在這裡不能過去觀摩。」比提雅轉頭詢問安卓拉:「大學今天沒課?安卓拉。」
  「有,不過沒關係。」安卓拉的語氣毫不在意:「沒什麼重要的課。」
  「那你能一直留在德儂中學?」
  安卓拉偏頭一笑,將比提雅略顯凌亂的暗紅色長髮帶往耳後:「當然可以,小姐的吩咐。」
  「噯,別喊什麼小姐,在學校裡叫我的名字。」比提雅皺起眉頭:「免得其他人聽見,說東說西。」
  「……這樣嗎。」安卓拉眼底閃過一絲意外,但沒多說什麼。此時有些人吵吵鬧鬧走過這邊,引起垂垂注意,他看向發出噪音的來源,是一群羅凡杜高中的學生,其中包含一名艾爾帝凡的人,領頭的艾爾帝凡學生昨天也在聚賭現場,一看見垂垂,好像想起昨晚的不好回憶,本來說話很大聲,忽然就安靜了。
  安卓拉也注意到他們,有些訝異:「那位不是昆寧家族的人嗎。」
  比提雅順著他的視線望去,不意外:「嗯。」
  「我不曉得小姐妳和昆寧家族的人同校。」安卓拉頗介意。但他這話剛剛出口,比提雅瞪他,這令安卓拉露出一絲苦笑:「不好意思,一時沒改口:比提雅。」
  比提雅忽然又恢復好心情:「別理他們。那傢伙和他爸爸不一樣,是只會吠不會咬人的狗。」
  格絲提看看時間:「比提雅,我們差不多要回越野賽場邊,等等就輪到學長比賽了。」
  「你們去吧。安卓拉,你呢?」
  「我陪妳。」安卓拉伸手拍拍Flügel,很寵溺地撫摸著牠:「Flügel心情好。」
  「因為牠認得你。對了,安卓拉,這周末陪我送Flügel回馬場,順便去騎一趟。」比提雅提議。
  「嗯,是的。」
  「我和垂垂先走囉,比提雅。」格絲提打個招呼。
  「等下見。」垂垂也說。
  「叫他們死都要拿好成績,敢拖垮團體分數試試看。」
  「好好好。」格絲提隨便應付幾句,和垂垂走回越野賽的賽場。兩人回去找以斯拉的時候,賽程來到米勒斯膜前兩位選手。當時陸斯恩先離開了。
  「以斯拉,妳哥哥呢?」
  「他回去上課,這節是班導的課。」以斯拉坐在觀眾席上,喝著手邊一杯奶昔。
  「咦,妳怎麼有東西喝!」格絲提立刻就驚呼。
  「哥哥買的,德儂中學校園商店有賣奶昔。」
  「真好,我們學校都沒有!」
  「喏。」以斯拉把手上那杯遞給格絲提:「快過來坐下,別站著說話。」
  「現在場上那位,是我們學校的選手?」垂垂詢問,對方身上的馬術外套繡有艾爾帝凡校徽。
  「一年十二班,平常表現很穩,今天馬的狀況卻不太好。」以斯拉微微皺著眉頭。
  「妳怎麼知道?」
  「剛才聽到勒斯和她的對話。」
  正這麼說著,那名女選手駕著馬匹衝出預備區,但遇到第一道柵欄,馬匹已經拒跳。
  「啊,真不妙。」
  接下來幾次那匹馬也很不合作,這狀況讓對方相當懊惱,乾脆宣布棄權。她牽著馬走回休息區,和預備狀態的米勒斯膜交談幾句,另一位馬術社的學長以及指導教練也上前關心地拍拍她的肩膀,女孩聳聳肩,並沒有將坐騎牽回馬廄,而是陪著坐騎在休息區繞了幾圈。
  過了一陣子,總算輪到米勒斯膜上場,他的騎術一如他的為人,看似樸實無華,實則充滿文化涵養,帶著令人尊敬的深度,謙虛,低調,不張揚,不含任何華麗技巧,但卻準確無誤而迅速地,引領他的馬匹越過所有障礙,直至順利到達終點為止。他的罰分是十一,剛好比目前艾爾帝凡成績最好的雷文霍克低了一分。
  「哇,學長破了雷文的記錄!」格絲提訝異地說,與此同時,身邊也有很多學生或驚喜、或敬佩地指著計分台上的罰分。雷文霍克的罰十二、以及米勒斯膜的罰十一,也是目前四校選手中最好的兩個成績,至於第三名和第四名則分別都是德儂中學的選手。
  「我去找勒斯,你們要的話也過來吧。」以斯拉起身,繞狹窄的觀眾席走道,往馬匹休息區走。
  格絲提和垂垂都沒有跟進,兩人相視而笑,他們才不想去當電燈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