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2

  「運動社團有分校隊和純粹社團成員兩部分嘛,就像艾斯密加入游泳社團,但不是校隊,所以雖然平常沒有參加校隊集訓,有這種大型比賽還是可以代表學校參賽,以斯拉也差不多。你若有興趣,一樣可以去其他社團掛名,反正艾爾帝凡又沒規定學生只能參加多少社團。」
  「……也是。」
  就在這時,馬場休息區傳來騷動,身旁的學生都不約而同倒抽了口氣,讓格絲提和垂垂好奇地抬頭一望。一抬頭,竟驚覺剛才那匹狀況不好、多次拒跳的馬,忽然被什麼事情驚嚇,嘶嘶鳴叫了起來,完全不理會牠的主人的指揮,兩條前腿一抬就掙脫控制。這一嘶鳴讓許多人注意到休息區的不對勁,牽著馬的騎手紛紛閃避,受驚的馬卻依然橫衝直撞,垂垂聽到格絲提發出一聲咒罵,那匹馬正朝站在蓄水池附近的以斯拉衝去。
  以斯拉聽到騷動,回過頭,馬匹竟已衝到她前方不遠,相對於其他目擊者的驚惶失措,以斯拉本人顯得鎮定,但無論她當時想要做出任何迴避反應,她根本不可能快過那匹馬。千鈞一髮,一抹影子忽爾抓住馬的韁繩,躍上馬背,同時另一抹如風般的棕栗色身影,晃過以斯拉身邊,將她攔腰抱起。
  是米勒斯膜,騎著他的坐騎趕到以斯拉旁邊,在最關鍵的一刻將她抱上馬,垂垂又定睛一瞧,受驚的馬已經被控制住,那跳上馬匹、將馬給制伏的,是才剛換回校服的雷文霍克。
  群眾的情緒從驚駭莫名轉而一片喧嘩,垂垂看到很多帶相機的學生都趕緊把相機拿出來,對著以斯拉等三人猛拍。
  「嚇死我了!」格絲提低低地說了句,撩起裙子,一躍跳過觀眾席前方圍欄,著急地趕向休息區。垂垂跟在她後面,制服外套的襬尾漂亮地甩在背後,然後皮鞋落地,三步併兩步奔向最靠近以斯拉等人的柵欄。
  遠遠的,垂垂看到安索斯頓和柏藍也各自從不同的方向趕來,甚至連比提雅、以及她的保鑣都出現了,顯然目睹到剛才那驚悚一幕的人實在不少。安索斯頓和柏藍一接近馬場,立刻翻身跳過柵欄進入休息區,比提雅卻被她的保鑣微微拉住,安卓拉‧維羅晉歐凝視著場內,表情有些顧忌。
  「以斯拉,妳沒事吧?」格絲提懊惱地問,眉頭微蹙,看起來頗不開心。以斯拉還坐在馬上,這時才由米勒斯膜將她抱到地上,她有些腿軟,柏藍扶著她。
  「說沒嚇到是騙人的……」以斯拉苦笑。雖然垂垂相信她真的受了驚嚇,也因為太會隱藏情緒的緣故,如果不是他們這一群,大概會以為以斯拉其實不怎麼怕。
  「確定沒受傷?完全沒有被那匹臭馬掃到?」格絲提越過柵欄,跳到以斯拉旁邊,小心翼翼地確認著。通常這問句的被詢問者都是格絲提,今天由她問出口,聽起來總有些奇怪。
  「沒事,妳別皺眉。」以斯拉按著格絲提的眉心,搖搖頭。米勒斯膜下了馬,一手牽著韁繩,一手拉著以斯拉,以斯拉這才轉身,鬆口氣抱住米勒斯膜。米勒斯膜拍拍她的背,把她按在自己胸前。
  雷文霍克來到附近,跳下釀成這次騷動的馬,摸了摸馬的鬃毛以示安撫。那匹馬全然不曉得自己剛才差點闖了大禍,眨著一對黑溜溜的眼睛,舔了舔雷文霍克。而馬匹的主人,十二班的學妹尷尬地趕到一旁,立刻對以斯拉道歉。
  「……不是妳的錯,妳也是受害者。」以斯拉淡淡地說,右手依然被米勒斯膜牽著,看樣子還是有些緊張。但她也不愧以冷靜出名,想了想,意有所指地問:「諾雅米,妳的馬以前從來不會這樣吧。」
  「不會,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從早上就很奇怪。」那女孩幾乎快哭出來:「以斯拉,真的很對不起……」
  「沒關係,我是說真的。」
  「是早上才開始的嗎?」比提雅挑起一眉,朝身邊的保鑣瞥了瞥。
  「嗯,昨天明明還好好的,但不知道為什麼……」
  「別自責了,至少沒人出事,對吧,也還好剛才妳不在馬背上。」格絲提也出言安慰:「走吧,我陪妳把這失常的小傢伙牽回馬廄,好嗎?」
  諾雅米看著格絲提,對她所釋出的友善感激地點點頭,格絲提便陪她牽著那匹馬,朝馬廄走去。她們兩人離開之後,安索斯頓望著以斯拉。
  「以斯拉,妳剛剛在暗示什麼?」
  「諾雅米是馬術社成績很好的校隊,她的成績向來和勒斯、雷文不相上下。」以斯拉平靜地表示:「她家有自己的馬場,騎手經驗至少五年,據我所知,那匹馬是兩年前諾雅米的生日禮物,都一起相處兩年,沒道理挑今天早上出狀況吧?」
  「……但為什麼是她?」雷文霍克低低地問。
  「你和勒斯的馬,都是一大早跟著騎手一起送來德儂中學,這之後你們兩人都待在馬廄裡與馬匹形影不離,只有諾雅米是昨天晚上就把馬匹送到。」以斯拉看向馬廄的方向:「我好歹也是馬術社的文書,這事情怎麼想都有鬼。」
  正這麼說著,從另一個方向有幾個人影靠近,引起不少學生側目。垂垂轉頭,認出走最前面的是以斯拉的二哥,陸斯恩,旁邊還有些穿著德儂中學制服,但他不認識的男學生。
  「以斯拉?」陸斯恩叫了聲,也跳過柵欄,進到馬場休息區。照理說這些人都不能進來,但大概是剛剛引起的騷動太大了,維持秩序的管理者不好驅散他們。
  「哥哥。」
  「我聽同學說馬場出事,妳差點被馬撞。」人高馬大的陸斯恩手插著腰,低頭看著自己的妹妹,又看向旁邊的米勒斯膜:「到底怎麼了?」
  「沒有,已經沒事了,哥哥。」以斯拉出聲道:「我們學校的一匹馬忽然受驚,但我沒受傷,勒斯及時把我拉走。」
  「真的沒事?跟我到保健室走一趟吧。」陸斯恩皺了皺眉,轉頭向跟著他來的那幾個人中的一位說話:「傲末,我帶我妹去保健室,等等幫我跟老師說一聲。」
  「嗯。」點頭答應的是一名黑髮碧眼的男同學,他的墨黑色頭髮不長不短,是髮尾蜷曲的時候剛好碰到肩膀的長度,這男人長得很好看,高聳的鼻樑與淡朱色的嘴唇,以及清楚有力的眼神,碧水色的瞳孔顏色透亮,帶給垂垂過分銳利的印象。這似乎是個少言的人,對於陸斯恩的回應只有短短一聲。
  
「唷,這位就是陸斯恩的妹妹嗎?久聞大名啊。」另一名男人接著笑嘻嘻地開口,聲音很友善,就像個鄰家大男孩,但垂垂才剛轉頭看他,立刻錯愕地退開幾步。這男人同樣黑髮,髮長很短,幾乎像是理平頭,但他頭型漂亮,別人總會稍嫌剛硬的髮型,讓他剪來卻帶著清爽的味道。他的臉型清楚乾淨,皮膚上沒有任何瑕疵,和前一個人相同,屬於在一群人中很突出的好相貌。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男學生手中抱著一隻看起來像是花豹般的動物,這怎麼看也肯定不是小貓。
  「……請問你們是?」以斯拉瞧了瞧他、打量著其他人、再看向自己的哥哥。
  「以斯拉,他們是我朋友,這是亞密、那是海洛維德、還有傲末狄斯跟若望。嘿,這是我妹,以斯拉。」陸斯恩隨興地介紹著,指著他們幾人,每一個都穿著德儂中學公爵藍的制服,肩章可以看出是三年級的學生,但班級略有不同。
  「我們幾個在團練室混,忽然有人說馬場出了狀況,他們就跟我一起趕過來了。」陸斯恩頓了頓:「走吧,去保健室一趟。」
  以斯拉簡單地對哥哥的朋友點了點頭,然後拉著哥哥的衣服:「不用去保健室,我沒怎樣。」
  「妳下午還有擊劍比賽,檢查一下比較好。」陸斯恩卻不同意,朝米勒斯膜看,米勒斯膜梳了梳以斯拉的長髮。
  「去一下吧,我們一起過去。」
  「但……」
  「我跟你們過去吧。」這時,被陸斯恩介紹名為海洛維德的男人也開口說話。在包括陸斯恩的這五人中,海洛維德的長相不算很帥,但有一種憂鬱的英倫氣質,聲音也好聽,十分沉穩。從他的肢體和說話時的語調,約莫能感覺他應該是人群中份量滿高的存在:「那邊的醫師是我們家的,既然是陸斯恩的妹妹,讓我也幫點忙。」
  以斯拉錯愕,她根本沒有被馬撞到,現在卻搞得聲勢浩大。
  「我……」
  「走吧,別讓妳哥哥擔心。保健中心樓上是歷代美術班展覽廳,去完保健中心,我可以帶妳到樓上參觀。」海洛維德打斷以斯拉的話,提出如此邀請。以斯拉愣了愣,想了一下,忽然有些領悟。
  「您說,您叫海洛維德……」
  「海洛維德‧斯澈菲。」海洛維德露出一抹笑容。
  「果然,連續三年高等學生美展油畫組和素描組的首獎得主?」以斯拉眼底閃過一份驚喜雖然她的態度還是很冷靜。
  「沒錯,是我。聽說妳本來打算報考我們學校的美術班,有機會成為我的學妹。」
  「嗯,但後來想想,我還是比較想上普通班。」以斯拉微微一笑:「我聽哥哥說,德儂中學的美術班展覽廳,外校生不能進去不是嗎?」
  「若我帶著就沒關係。雖然我三年級就轉到普通班,展覽廳的管理員向來待我不錯。」
  以斯拉回頭看著米勒斯膜,眼神裡大有「陪陪我」的意思,米勒斯膜低低地露出笑容:「妳高興就好。」
  「那走吧,傲末,幫我們跟老師說一下。」
  「嗯,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