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3

  「這兩位是柏藍‧提斯狄和鳽垂垂,我的同學,二年級,至於這兩位則是雷文霍克‧赫曼和比提雅‧沙利爾。還有比提雅的家人。」安索斯頓依次介紹同校的幾人,其中安卓拉被他以巧妙的身分介紹過去。
  「這是什麼?」比提雅好奇地問,湊近亞密懷中的花豹一步。儘管她這大膽的舉動讓安卓拉有點意見。
  「我的寵物,巧克力。」
  「巧克力?這真的是豹?」比提雅拉低視線,一對酒紅色的瞳孔望著花豹漆黑色的雙眸,小花豹兩隻眼睛骨碌碌地望著她,表情頗無辜。
  「是花豹,很溫馴,想抱抱看嗎?」亞密輕柔地把那隻花豹拿離懷中,湊近比提雅,這毫無預警的動作讓安卓拉‧維羅晉歐忽然拉高警戒,本來和比提雅隔著一步之距,立刻在她身前用身體小幅度地擋著兩人。
  「……安卓拉,沒關係。」
  亞密讓比提雅接過。小花豹一開始有些驚恐,但被比提雅抱住之後,卻馴和的偎在她胸前,抬頭看著她。
  「好可愛,我也想養一隻!」
  安卓拉苦笑:「若想養這種大型貓科動物,至少需要寬敞的後院。」
  比提雅沒好氣地瞪他一眼:「叫爸爸空一塊地出來又不難。這隻花豹好漂亮,你有特地挑過?」
  「不,我在馬戲團裡看到,就買下來了。這麼小的動物留在馬戲團裡受罪,讓人怪不舒服的。」
  「牠真的好可愛。」比提雅搔了搔小花豹胸前的毛,花豹舒服地磨蹭著她。
  那五人中,始終沒開口說話的若望看了看表,提醒他的同伴:「上課了,傲末,你不是還要幫陸斯恩和海洛請假。」
  若望的髮色是接近白色的漂亮淡金色,也是五人中唯一淺髮色的一位。他的頭髮由髮膠微微抓豎著,鼻子的形狀很漂亮,不講話的時候,嘴唇抿成一條線。
  「嗯,走吧。亞密?」
  「知道了。」亞密從比提雅手中接回小花豹:「我們得回社團,下次見吧。」
  那三人就這樣並肩離開,其中只有亞密給了招呼,另外兩位都淡淡地看了看他們、便轉身離去。垂垂注意到他們三人走在一起,受到許多德儂中學的學生關注。
  雖然,關注垂垂身邊這群人的目光也不比他們三個少就是了。
  「他們幾個就是以斯拉的二哥在學校裡最好的幾位朋友吧。」安索斯頓對其他人解釋:「德儂中學三年級最受注目的五個人,包括陸斯恩‧科爾賀。科爾賀和斯澈菲兩個家族都在德儂中學的董事會佔有一席股份,僅次榭洛和奧狄斯。」
  「我也想養一頭豹,安索,你知道要怎麼弄?」比提雅思索著。
  「得從國外進口,不過,既然要養豹,不如養美洲獅。」
  「美洲獅?」
  「也是豹的一種,體態是我覺得貓科動物裡最好看的。」
  「喔?」比提雅挑起一眉,向身邊的安卓拉說:「我們回家查查看。」
  安卓拉苦笑:「妳高興就好。」
  安索斯頓看向馬廄的方向:「那我先去找格絲提,她大概還在馬廄附近套馬術社的人的話。垂垂,你能先跟戴衛學長、亞荷辛妲‧彼歐瓦會合?我叫格絲提直接去找你們。下午的擊劍比賽和訪問還要麻煩你們。」
  「嗯,我知道了。」
  「我跟你過去。」雷文霍克輕輕的說。
  安索斯頓點點頭:「有你在,馬術社的人也會比較安心。我們先走了,一會見。」
  待安索斯頓和雷文霍克離開,比提雅抬頭看著柏藍:「柏藍學長,下午的擊劍比賽,你的手不會影響吧。」
  柏藍有些訝異於比提雅會問起,他轉了轉右手腕:「右手扭到,但我是左撇子,作為防禦的右邊不至於妨礙行動。」
  「那就好。」比提雅露出一抹笑容:「下午加油,別輸給其他學校。」
  「哈,要從我手上得分,祝我的對手好運。」
  「我要先回學校了,明天見吧。」比提雅說完,和垂垂、柏藍打了招呼,便夥同安卓拉朝校門口離開。她附在安卓拉耳邊說了些什麼,安卓拉露出一絲苦笑。
  「你去找戴衛學長他們吧,我要先去為擊劍比賽的事情準備。」
  「嗯,加油吧。」

  垂垂拿出手機撥號給戴衛學長。西鐸克的訪問者已經被抽出來,是一位德儂中學的學生。戴衛說亞荷辛妲人在德儂中學的賽壬噴泉附近,戴衛正要趕去與她會合,請垂垂也往那邊去就對了。
  賽壬噴泉位於德儂中學賽馬場還要往東邊的一塊區域,越過一片茵茵碧草,建造於女生宿舍之前。垂垂走到附近的時候,看到亞荷辛妲就站在噴泉前方,有一名不認識的,穿德儂中學制服的男學生正和她說話。
  垂垂本來以為沒有大礙,走近幾步才發現雙方的對話讓垂垂有些尷尬。
  「……所以,是那位艾爾帝凡高中的選手嗎?同時參加游泳和射擊項目的那位。」
  「不,這和那並沒有關係。」
  「怎麼會沒有關係?」那位男同學露出苦笑:「如果不是他,或許妳不會拒絕我,因為亞荷妳總是很溫柔。」
  「我……」
  「如果不是有心上人,妳就會答應我吧,不過這樣也好,總比妳昧著心意點頭應允我來得好些。」
  「達森,但……」亞荷辛妲停了停,沒把話接下去。
  那名喚達森的男同學又是一抹苦笑:「算了,是我太冒昧,我的錯。」
  「不,不會……」
  「只不過,大家不都說那位艾爾帝凡高中的選手和他同學走很近?就是和妳同一個新聞組工作的那位。她的被詢問率也很高呢。」
  「嗯,我知道。格絲提是個體貼的女孩,怎麼說呢,輸給她很正常。」亞荷辛妲露出一抹微笑:「而且,很奇怪,我反而想和她做朋友,所以請不要為我擔心。」
  「……我了解了。」達森鬆了口氣:「依然是朋友?」
  「嗯,依然是朋友。」
  垂垂一直等那位名叫達森的學生走遠之後,才假裝剛剛趕至,來到亞荷辛妲旁邊。
  「鳽垂垂學長,你來啦,格絲提和戴衛學長呢?」亞荷辛妲並沒有發現垂垂目睹了剛才那一幕,溫柔地詢問著,正這麼說,他們兩個看見戴衛自遠方向他們招手。
  「格絲提還要一下子,她在馬術社那邊處理事情。」垂垂含糊地解釋,和亞荷辛妲一起走向戴衛。
  「哈囉哈囉,你們午餐想吃什麼?」戴衛學長笑瞇瞇地詢問,指著東邊,德儂中學的生活機能區:「亞荷,那邊有好餐廳嗎?」
  相較於艾爾帝凡半開放式的管理,德儂中學是對於學生日常作習管理嚴苛的一所中學,從全體住宿制就可瞧出一二。艾爾帝凡高中的學生中午是被允許到校外用餐的,這也間接導致校內飲食商店不很發達。而基本上除非假日、很難申請離開學校的德儂中學,仿如城中城的校區有一塊便是以提供生活機能有關的區域,開設商店與各種餐廳。
  「如果不介意的話,有一家咖啡館還不錯。」亞荷辛妲推薦:「主要提供輕食類餐點,咖啡也好喝。」
  「好呀,去試試?垂垂?」
  垂垂自然沒有意見,他撥號給格絲提,跟她說了會合地點。
  那一天一起吃午餐的,還包括後來加入的愛里斯和戴蒙,兩人手中都拿著棒棒糖。
  「格絲提、垂垂,你們快看這個這個──」愛里斯才剛坐下,立刻吵吵鬧鬧地說,並從懷中掏出一張影印出來的相片。
  「……什麼?」格絲提大吃一驚,從愛里斯手中搶去那張相片,相片的背景是馬場休息區,裡頭的人物兩男一女──以斯拉、米勒斯膜、雷文霍克。正是以斯拉被米勒斯膜抱到自己的馬背上、而雷文霍克剛馴服受驚的馬的那幕。
  「我的天哪,愛里斯學姐,這張照片哪裡來的?」
  「現在是運動會官方網站的頭版照片,對吧對吧?」愛里斯含著她兔子形狀的棒棒糖,拍了拍弟弟的肩。
  「對呀對呀,聽說以斯拉學妹沒有受傷?」
  「沒有,如果有的話我們還會坐在這裡嗎?」格絲提眨眨眼:「話說回來,安索學長已經跑去找尼可拉斯‧奧狄斯了。」
  「果然有問題嗎?」戴衛湊過頭來:「我聽迦達默爾說,以斯拉學妹懷疑那匹馬怎麼會突然受驚。」
  「嗯啊,所以安索學長去處理了。不過我看事情不會鬧大,應該會私下解決。」
  「不曉得是哪個學校這麼無聊,對吧對吧?」愛里斯含著那兔子形狀的棒棒糖:「還好馬術比賽團體成績,現在最好的是艾爾帝凡喔。」
  「那當然嘛,這次有勒斯學長又有雷文,還有比提雅耶。」格絲提莞爾一笑,伸手招來侍者點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