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4

  格絲提、垂垂、亞荷辛妲、戴衛等人來到擊劍場地的時候,艾爾帝凡高中的選手才剛自休息室離開,準備暖身。西鐸克旁邊圍繞著許多女孩,裡面有一票都穿著德儂中學的制服,並且由前一天被西鐸克帶著的那位──垂垂的印象中,好像叫做關德琳的女孩領著,雖然都是德儂中學的學生,竟一點也沒有幫自己學校的隊伍加油的意思。
  看到格絲提,本來正和柏藍說話的西鐸克便幾步走近,親暱地湊到格絲提耳邊:「妳看那裡。」
  格絲提順著西鐸克示意的方向看,發現曾在德儂與艾爾帝凡籃球友誼賽結束之後,大膽找上西鐸克的「不知道幾個前」女朋友,浮勒麗,也在人群當中。
  「……她怎麼也在?」才說著,格絲提打了個噴嚏,引起本來已經準備暖身的以斯拉的注意。
  「格絲提,妳的外套呢?」以斯拉狐疑地問,格絲提身上只有襯衫,西裝外套不曉得丟到哪裡去了。
  「妳剛剛在餐廳還穿著啊。」垂垂傻眼,想到早上格絲提有些著涼的症狀,皺起眉頭。
  德瑞里西華從旁邊撈起一件西裝外套,丟給格絲提,那是德瑞里西華自己的。格絲提接過以後隨手套到肩上,沒穿著,過大的外套讓她整個人顯得鬆垮垮。
  「酒肉朋友,那女孩來找你麻煩?」
  「沒有,她一直站在旁邊,也沒找我說話。我只是要妳注意一下,浮勒麗很恰的。」
  「好啦好啦,去暖身吧,擊劍隊的英雄隊長。」格絲提笑嘻嘻地說,一點也不擔心,西鐸克給她一個擁抱才回到熱身場地。
  格絲提走到艾爾帝凡擊劍隊的休息場,那邊疊落著一些堪稱壯觀的「禮物堆」。
  雖然都是些小東西,堆疊起來的視覺效果還是滿驚人的。那些小禮物大致上分成三堆,且三堆禮物的「受禮者」,能很輕易地從禮物的性質看出來。
  第一疊多半是瓶罐類的礦泉水、運動飲料,有些祈福用的小吊飾或民族風項鍊,一些手工餅乾,一些卡片,還有讓垂垂啼笑皆非的──

  巧克力牛奶山。

  「這一疊一定是柏藍學長的,哈哈!早知道昨天的通關密語就說『我喜歡鈕釦巧克力』,這樣今天就有巧克力可以吃!」
  那位造成禮物堆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巧克力牛奶的罪魁禍首正厚顏無恥地大笑,卻見從暖身場地的方向粗魯砸來一個被臨時拔下的護手。
  「格絲提,妳可以再沒良心一點!」
  「喔痛!怎麼會,柏藍學長,多喝牛奶才長得高喔──

  第二疊禮物顯得熱情很多,有噴滿香水的鋼筆情書,有印著口紅印的蘋果,有用粉紅色細漆筆在瓶身上寫了一堆俏皮話的高山礦泉水,有玩偶、有對鍊,甚至還有一條桃色的性感內褲……不過其中佔大多數的還是各種奇怪口味的洋芋片。
  「這疊嘛,酒肉朋友的。怎麼還是沒人送巧克力?」
  格絲提邊說邊走到第三疊旁邊,然後坐下動手分類。
  第三疊禮物的數量明顯比另外兩疊少,雖然如此,禮物的精緻度不減反增。禮物種類有食物、飲料、飾品,無一不取自有名的品牌,光一瓶礦泉水,因為是極講究的品牌,價格幾乎等於一瓶低價位香檳。
  「……這堆是德瑞學弟的嗎?」
  「對呀,敢送他禮物的人不多,都是少見的好東西呢。」格絲提分類著,從數個礦泉水品牌中獨獨挑了兩瓶,其他推到旁邊,點心也是,只選了一個牌子出來,然後是幾個包裝精緻的禮盒,從AmosHermes,格絲提打開一看,一個是袖釦、另外兩個是髮帶,格絲提想了想,把其中一條髮帶放到被挑選出來的部分,袖釦和另一條髮帶則放回原位。
  「妳在做什麼?」垂垂好奇地問。
  「幫德瑞分類,把他可能要的放一邊,其他的再看怎麼處理。」格絲提邊說,邊拿起一盒巧克力:「譬如這個,德瑞吃松露巧克力,但不吃這家,裡面含臻果的也不吃,白巧克力只吃Teagan Heracleidae的牌子,生巧克力的話,絕對不吃香檳或杏仁口味,另外他不喜歡Mustache的原味生巧克力,覺得奶味太重。說到高山礦泉水,德瑞雖然Tolstov的氣泡礦泉水,但你看標籤,這瓶是從北俄亞羅白北部的加耶夫進口,德瑞不要。另外這一瓶的牌子德瑞雖然也接受,但沒氣泡,他不喜歡。」
  垂垂愣了愣:「德瑞學弟比我想像的……還要難搞。」
  「那當然,他囉嗦的很。」

  擊劍比賽的場地位於德儂中學多功能室內運動場挑高的三樓,樓層分配數個賽場,方便數組選手同時較量,縮短比賽時程。比賽場地全長皆為標準的18,其中比賽區域為14,劍道寬2。劍道中間有一條中心線,兩邊各有一條準備線,劍道兩端的底線外各有一個彩色區,提醒選手即將出界。
  擊劍比賽以率先取得十五分的一方獲勝,或者在規定時間內,也就是三回合、每回合三分鐘的時限內獲得最高得分者獲勝。參加擊劍比賽的選手皆穿著全套護具,比賽採用電子計分裝置,根據項目不同,有不同計分方式。
  花劍又被稱為輕劍,是三個項目中最早開始比賽的一個,劍身用彈性鋼材製作,全長約一公尺,劍身可彎曲,劍身與劍柄間有圓形護手盤,艾爾帝凡高中選手所使用的花劍,護手盤上刺有學校校徽,顯得很精緻。
  花劍的攻擊方式以刺擊為主,不得劈打,只有劍尖刺中對手軀幹才有效,劍身橫擊無效,若攻擊軀幹以外的區域同樣不列入記分。初賽一開始,西鐸克和柏藍似乎很理所當然地晉級名次,一路打進前四強,艾爾帝凡校隊囂張地佔去男子花劍隊四強之兩席,唯一沒有入選的學校是羅凡杜。
  至於銳劍組,則由德瑞里西華一路順遂地過關斬將,幾乎沒有對手,除了競爭前八強的時候遇到一位聖哈威的選手,差點和德瑞里西華打成和手。銳劍相較於花劍來得重些,護手更大,劍刃更硬,德瑞里西華是很有大將之風的擊劍選手,他冷靜,自制,持平而穩重,漂亮的身形游刃有餘地穿梭在比賽場地,如天使般勻稱的體格,華麗而俐落的攻擊方式,殺去不少新聞組的底片。
  男子軍刀組又由西鐸克和柏藍上場,由於他們已經在花劍組別引起注意,兩人同時再參加軍刀比賽,自然聚集了更多關注。軍刀是從古時候騎兵使用的彎曲佩刀發展而來,由於刀法和西洋劍相似,也被列為西洋劍法的一種。軍刀在刀身與刀柄之間佩有月牙形護手盤,和銳劍、花劍最大的不同,就是軍刀除戳擊之外,還能劈砍。他們能分別在花劍項目晉級到前四強肯定有其深厚的實力道理,比賽換成軍刀,兩人的表現依舊耀眼。但是當賽程來到前四強資格賽,這兩人成了對手,換言之無論西鐸克或柏藍,只有一人能順利晉級到前四強的準決賽。
  明明其他組別的對決也很精彩,卻唯獨這兩人的比賽場地旁邊聚集了許多觀眾。除卻因為他們客觀來說的確都是很優秀的選手之外,垂垂想,另一方面他們的確比其他學生還要來得有舞台魅力。
  這兩人的對決來到第二回合,安索斯頓隻身前來多功能運動場觀賽,他走到這邊,先和戴衛學長打了招呼,兩人低低地交談幾句,然後朝亞荷辛妲示意,才走向垂垂和格絲提。
  「安索學長,你來啦。」格絲提悠悠哉哉:「我們等擊劍比賽結束,要訪問西鐸克。」
  安索斯頓穿著全套西裝制服,手中卻多拎著一件制服外套,版子較窄小,是女孩子的款式,也就是格絲提掉在店裡的那件。
  「比賽進行到哪了?」
  「喏,你看。」
  格絲提指著場邊,安索斯頓訝異地問:「西鐸克和柏藍?」
  「他們在爭前四。」
  「那兩人比嗎?沒什麼意思,平常擊劍社的練習他們便互為對手,如果賽程安排沒這麼湊巧,兩人肯定都能進前四爭取艾爾帝凡的團體成績。」
  「嗯,對呀,花劍項目就是這樣。」
  正這麼說著,格絲提打了個噴嚏,安索斯頓皺眉看著她:「妳感冒?」
  「不准詛咒我也不准叫我吃藥,除非你也吃。」格絲提癟著嘴,雖然垂垂不懂為什麼她用安索也吃藥威脅安索斯頓,垂垂想,格絲提可能真的著涼了。
  「我去替妳買一杯熱茶,衣服穿好。」安索斯頓催促格絲提把外套穿上,才轉身朝樓梯走,卻有幾個別校的女孩子湊過來和他說話。
  「嗨,怎麼了?各位。」安索斯頓並不認識那三位女孩,但還是給了她們一抹親切的笑容。由於注意到他的應答,一些本來觀賽的人都半好奇、半嚮往地朝安索斯頓的方向看。
  「不好意思,你應該是艾爾帝凡高中總召集人,席隆特吧?」為首的女孩長得很甜,用很有禮貌,熱切但不過分纏膩的態度說:「我們在運動會網站上看到你的相片,但本人比照片還帥。」
  安索斯頓莞爾一笑:「謝謝稱讚。」
  「如果不會造成困擾,可以答應我們一件事嗎?」那女孩見安索斯頓態度不錯,大膽起來,提出要求:「可不可以和我們分別合照一張?」
  安索斯頓訝異地看著對方,女孩手中亮著一台相機。
  「是沒什麼關係……」
  一得到應允,三個女孩臉上都露出雀躍的表情,負責開口交涉的立刻把相機交給同伴,安索斯頓右手紳士地扶著對方的腰,合照之後,又和另外兩位各合照一張。
  許多人被這一幕吸去注意力,訝異地旁觀著,看得出來有些人想效仿,卻不好意思開口,垂垂聽到四周悶悶地傳出一些羨慕的細語。
  眼看安索斯頓就要走了,有個女孩從人群中被同伴推出去,手中也拿著相機,忽然就撞到安索斯頓面前。
  「哈,我就知道。」格絲提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幸災樂禍,垂垂無奈地白了她一眼。
  被推出來的學生撞上安索斯頓,這讓安索斯頓蹌踉一步,卻又反應很快地拉住她,避免對方跌到地上。女同學穿著聖哈威的制服,被安索斯頓抱到,雙頰倏然紅透,等她站好,立刻支支吾吾地說也想和安索斯頓合照。安索斯頓看著她,沒有表示,女孩緊張得以為自己惹安索斯頓不高興。
  「我都忘了運動會很多人會帶相機。」安索斯頓彷彿恍然大悟地這麼說著,然後才露出笑容:「妳想以哪裡為背景?」
  於是在已經有先例、第二次又成功的狀況下,旁邊好幾個帶相機的人都趕緊提出要求。
  「我也要,席隆特同學,可以嗎?」
  「我我我我也想要合照,我有相機!」
  「手機可以嗎!請也跟我合照一張!」
  安索斯頓愣了愣,轉頭看向那些提出要求的人──清一色都是女孩子:「我還要去樓下買東西,如果全部人合照的話,一分鐘。」
  此話一出,許多人都站到安索斯頓旁邊,明裡暗裡搶著他身邊的位子,掌鏡的是個被臨時抓住的男同學。那些和安索斯頓合照的女同學沒有一個穿著艾爾帝凡的制服,通通都是別校學生。垂垂看見對面觀賽人群中有幾個自己學校的女同學,用頗有意見的眼光掃視那些外校女孩。
  「……那些人怎麼了?」垂垂好奇地問。
  「啊,每次辦跨校活動總有那種人,小心一點。」格絲提提醒他:「有些人不喜歡看我們學校的學生被其他學校的人纏上,上學期的聖誕舞會,安索學長被別的學校的人邀舞,數量有點多,惹得我們學校一些二年級的學姐發飆,還要安索學長出面。」
  「真微妙的心情啊。」垂垂不太懂,聳了聳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