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6

  垂垂看得出來西鐸克的劍術是帶有天分的渾然天成,他幻想如果能讓西鐸克拿到一把真正開過鋒的西洋劍──應該是很令人期待的一件事情。比賽結束,西鐸克摘下護面,稍長而被髮帶束著的馬尾順著護面的抽拿,自然而然垂在他背上,從垂垂的角度,剛好對著他的背斜面,勉強看見他雙眼帶著神采飛揚的笑意,很溫柔,眼旁的小痣顯得很可愛。
  他走向柏藍,後者也剛摘去護面,撥了撥微濕的髮稍,然後對西鐸克露出一抹笑容。兩人彼此交換一句話,柏藍大笑,西鐸克轉頭朝場邊的女孩子拋了個飛吻,才笑嘻嘻的和柏藍一起走回艾爾帝凡的休息區。

  銳劍比賽開始之前有一段休息時間,剛比完賽的西鐸克已經活力十足的跑去和年輕女孩聊天,其中又以那位叫關德琳的女孩,一副儼然以西鐸克的新女友自居的樣子。相較於此,柏藍很避嫌的留在艾爾帝凡校隊休息區,沒和什麼人講話,等候擊劍比賽下一個賽程。
  偷睡了午覺的格絲提被已經要準備暖身的德瑞里西華挖起來,因為才剛睡醒,腦袋不清不楚的,格絲提坐在暖身區旁的地上看著德瑞里西華和以斯拉,手中是那杯安索斯頓稍早替她買的茶。垂垂坐稍後面,和米勒斯膜、安索斯頓並排。
  「……西鐸克到哪裡都吵吵鬧鬧啊。」看向後頭那一群吵雜的聊天聲音,垂垂發出一聲嘆息。
  「他若忽然太安靜,你才該多提防。」安索斯頓慵懶地伸了個懶腰,露出一抹笑容。這不經意的動作讓不少偷偷注意這邊的女孩欣喜地竊竊私語,安索斯頓卻對此番現象視而不見。
  米勒斯膜靠著椅背,頎長的雙腿交疊著,一手支著頭:「安索,你今天似乎很悠閒?還能抽空參觀擊劍賽程。」
  「嗯,該忙的昨天都差不多告一個段落,艾爾帝凡負責的部分只剩下善後和閉幕酒會等等瑣事,而這些部分也已經有完善的前置作業。」
  「辛苦了。」米勒斯膜拍了拍安索斯頓的肩:「依利德學妹呢,她留在學校?」
  「回去上課了,但晚一點四校正副總召集人要開會。」
  安索斯頓的口氣很平穩,這讓垂垂不由得試探問問:「你和依利德學妹……」
  「嗯?」
  「已經……和解了?」
  卻見安索斯頓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看來,事情根本沒有任何進展。
  垂垂有點尷尬,這時米勒斯膜開口問了更敏感的問題。
  「所以,你當時究竟為了什麼大發脾氣?」
  安索斯頓少見地冷淡瞥了米勒斯膜一眼,本來沒什麼情緒的聲音,多了許多防備的味道:「什麼為什麼,問這個做什麼?」
  「格絲提學妹說,你因為依利德學妹和末斯老師的事情吵起來。」
  「誰說和那傢伙有關?」安索斯頓的音量忽然提高。
  「不然,到底怎麼了?你不至於因為依利德學妹替馬術社作盛裝舞步的觀摩表演,這種事情生她的氣。」
  「我不懂,依利德有必要挑這種時候跟我作對嗎?亞莉潔幾天前才在提分手,貝拉可以那麼平靜的只把我當朋友,而依利德又要整天小瑞小瑞的叫,那他媽的小瑞算哪根蔥,依利德明明跟我們最要好不是嗎?」攻擊性很強的發言,但安索斯頓的音量只限於讓米勒斯膜、垂垂聽見,甚至是坐稍前的格絲提都不會察覺他們正聊著什麼。
  「……你吃醋?」米勒斯膜淡淡地問。
  「對,我吃。我一直以為被稱作艾爾帝凡黨的我們幾個,應該最要好才對,為什麼她要把那男人的暱稱掛在嘴邊。」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安索。」米勒斯膜修正了他的用詞:「我的意思是,你喜歡她?真正的吃醋,不是朋友的。」
  安索斯頓沉默,垂垂看了他的側臉一眼,他幾乎面無表情。
  好半晌,垂垂才再度聽見安索斯頓的聲音:「老實說我想過這個問題,但我想不出答案。喜歡她、不喜歡她,又有什麼關係,我就是不爽看她跟不是我們這群的人走太近。」
  「你這種想法一點道理也沒有。」
  「沒道理就不行嗎?艾斯密可以做的事,憑什麼我不能?」
  安索斯頓沒說很明白,但垂垂聽得懂,安索斯頓是指艾斯密有時候過分干涉格絲提的生活、甚至有點以格絲提身邊的人自居的那種態度。
  「別的我不敢講,但,安索。」垂垂有一點點動怒:「不是每個女人都吃這套,否則依利德學妹前天為了什麼大動肝火?就算是格絲提,也不一定照單全收。」
  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想睡的格絲提狐疑地轉頭看著他們三個。米勒斯膜苦笑、安索斯頓臭臉、而垂垂則擺擺手,告訴格絲提沒有什麼事情。
  這時,三名來自聖哈威中學的女孩子走近格絲提,不太好意思地看著她。格絲提轉頭,又是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
  「怎麼了?」
  「……請問妳是格絲提‧襲拉斯特嗎?」
  「嗯。」格絲提打了個呵欠:「找我什麼事?趕快說吧,我好想睡。」
  「是這樣的,聽說妳是艾斯密‧米赫爾的……女朋友。」開口說話的女孩有一點點遲疑,又接著說:「我們想向妳打聽,今天米赫爾沒有來德儂中學嗎?或者他晚一點會出現?」
  格絲提愣了愣:「我怎麼知道,他今天又沒有比賽,他人在哪,直接問本人比較快不是嗎。」
  「但、但我們……」
  「而且,向我打聽另一個人的事情,怎麼想都不太有禮貌吧。」
  那三名聖哈威中學的女學生沒料到格絲提的回答居然是這樣,只好尷尬地離開。
  銳劍的比賽,德瑞里西華是艾爾帝凡唯一晉級前四的選手,另外兩位來自德儂、一位來自羅凡杜。第一場,德瑞里西華與一名德儂中學的選手交手,以15:3的大差距拿下勝利,第二場則與羅凡杜中學的選手較量,這一回雖然德瑞里西華還是漂亮地率先拿到15分,卻讓對手拿走7分。
  得到勝利後,德瑞里西華優雅地分別與對手、裁判、觀眾敬禮,才退出場地並摘下護面,露出一頭被髮帶輕輕繫著的金黃色長髮。他是個無論身材、樣貌或劍技都近乎完美的存在,完全不愧對他的貴族家世,甚至比大多數繼承貴族頭銜的學生,還要有大將之風。
  德瑞里西華下場之後,垂垂看到愛里斯學姐與戴蒙學長來接德瑞里西華,聽說這對姐弟負責採訪他。
  以斯拉的比賽也毫不令人意外地拿到冠軍,她退到場邊,二哥陸斯恩走了進來,他的現身惹來不少德儂中學的學生的關注,無論男女。看得出來他人緣不錯,不管在同性或異性之間都頗吃得開。陸斯恩和其中一部分認識的人打招呼後,看到入口附近即時宣告的賽程成績,叫住他妹妹。
  「哥哥?」
  「以斯拉,妳把我們學校的選手幹掉了?」陸斯恩詫異地說,語氣是開心的。
  「哥哥,你不挺自己妹妹?」
  「哈,我怎麼敢!這話傳回去不被大哥打死才怪。」陸斯恩從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交給自己的妹妹:「這給妳,海洛維德說送妳。
  「……你那位同學?」
  那是個精緻的手機吊飾,由酒紅色小羊真皮與水晶製成,中央鑲著紫羅蘭形狀的圖形。
  「這是什麼?」
  「我們學校美術班下個月舉辦第121屆畢業生個人美展,這是入場門票,他看妳應該有興趣,託我拿給妳。」
  也聽到這話的米勒斯膜眼睛微微瞇起,但本來悠哉放鬆的表情沒變。
  以斯拉把玩著手機吊飾:「……這門票能提供幾個入場名額?」
  「一個。受邀貴賓有限,滿難得的。」
  以斯拉抬頭,衝著陸斯恩笑了笑:「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哥哥。只有一個的話就算了,勒斯不能陪我去,我就不想去。」
  聽到這話,陸斯恩倒一點也不意外:「我就知道,回頭替妳拒絕吧。」說完,他轉頭和格絲提打招呼,搔了搔她的頭。
  「嗨,格絲提妳果然也在。」
  「吼,陸斯恩,弄亂我頭髮你妹會唸我啦!」
  陸斯恩笑了笑,又把格絲提的亂髮撥整好:「運動會結束之後找一天來我們家吃飯吧?格絲提,妳很久沒來玩了。」
  「哈,好,有空我會去。」格絲提邊打了個呵欠邊回答,但感覺她有點言不由衷。
  終於去更衣室換回制服的西鐸克和柏藍紛紛從門裡出來,柏藍已經穿著妥當,邊走邊打領帶,西鐸克則剛剛套上背心,手中分別拿著西裝外套和領帶,中途停步和安索斯頓交談,安索斯頓順手替他把領帶打好,他這才緩慢地踱到格絲提、垂垂旁邊。
  「小睡豬,不是要錄我的訪問?我都好囉。」西鐸克右手伸出,親暱地圈著格絲提。
  「嗯,走吧垂垂,跟酒肉朋友一起去男宿二交誼廳。」格絲提拉了拉他們兩個,又看向安索斯頓:「學長,一起來?」
  「好,反正我稍晚和尼可拉斯約在那附近商討事情。」

  他們幾個步行前往男子宿舍,西鐸克搭著格絲提的肩:「喂,等等的訪問,妳全程都會在?」
  「對呀,有沒有什麼類型的問題不想回答?」
  「還好啦,百無禁忌,我現在比較擔心點閱率……」
  「點閱率?你說影片點閱率嗎?」
  「艾斯密的影片現在還是四校運動會所有影片的人氣榜首,     柏藍那暴力狂飆了幾句被消音的髒話居然也是第四名,如果我的影片沒擠進前三,不就太丟臉了?」西鐸克一臉認真地煩惱著,這讓垂垂頓時無言。
  「……但分析米赫爾學弟的影片會成為人氣榜首的原因,不外乎幾個因素吧。」
  「什麼?我要聽!」
  「他的影片昨天下午就已經放到網站上,被點閱的機會當然比昨晚、或今天才放上的其他影片高,累積的點閱數就高;再來,米赫爾學弟的支持者應該會一直按重播鍵吧,點閱數會被刷新;除此之外,訪問米赫爾學弟的那位女同學功不可沒,她問題問得滿有內涵,不像訪問柏藍的是個瘋子,也不像龐帝學長的採訪者盡問些無腦的蠢問題。米赫爾學弟的訪問帶就算是男同學也會有興趣,點閱率自然高。」
  「唔,垂垂說得有道理。」格絲提點點頭。
  「就第一點來說我沒有爭取餘地,第二點應該不輸艾斯密吧。所以,要從第三點下手才有勝算。」結果西鐸克更認真地煩惱:「話說回來,艾斯密那傢伙也曾經……」他想了想,停頓片刻才繼續說:「上學期的時候,不是曾被同性的纏上?」
  「啊,你說那位學長嗎。」格絲提忽然笑出聲:「艾斯密那陣子為此大為火光,誰叫他徹頭徹尾是個異性戀。」
  「就是這個。雖然他是異性戀,有些同性也會被他吸引,影片點閱率自然就……」
  安索斯頓忽然敲了西鐸克的腦袋:「你在打什麼主意?」
  「我只是想,有什麼方式可以讓男人也願意點閱我的影片?」
  「那你就正經些,別亂回答問題,也別對採訪的女同學亂放電。」安索斯頓白他一眼:「你讓同性最討厭的地方,就是老搶他們女朋友。」
  「哈,但如果採訪者是美女,我有什麼辦法?」西鐸克語氣淡涼,說得彷彿身不由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