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卌三章‧盛光 Grab the Light

  血基督下車,叫了聲伏燹的名字,將手上一把長劍擲向她的方向。   被血基督這麼一喚,伏燹和曉星都默契十足地同時停下動作,伏燹伸手接住,那把劍,好奇地轉了轉她的新禮物。   「歡迎回來啊!這是垂垂給我的新劍?」   血基督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就先進屋,聖子慢條斯理地走過去,脫下身上的千鳥紋風衣:「叫做『Agnolotti』。」   「Agnolotti?方形麵餃?」   伏燹基督將長劍舉到眼前,注意到劍鞘上面的花紋,恍然大悟:「什麼嘛,那傢伙居然在劍身上刻滿方形麵餃的圖案!」   伏燹手上的長劍在冬日陽光下反射著內斂的淡金色,劍鞘佈滿連續立體的菱形圖紋,每一筆劃的線條都是高難度手工雕刻,紋路之間並有繁複的螺旋形圖樣連接。相較於劍鞘,長劍的劍柄則多帶點茶棕色,看起來多了份沉靜的平穩氣息,少掉華麗圖案,取而代之是最適合掌握的粗細設計與表皮防滑處理。伏燹將長劍抽出劍鞘,檢視劍鋒與劍身,感覺握力和重量。亮閃閃的新劍微微透露著銳利的危險性,完美而貴氣,咄咄逼人。握力正合伏燹的習慣,重量也和伏燹上一把長劍差不了多少,很容易使用。   「這把劍有什麼機關?像是黃龍或舞鳳那樣。」   「沒有,垂垂說這把相當樸素。」   「是啊是啊,真是樸素,它是我看過最樸素的裝飾劍喔。」   伏燹基督打趣說道。聖子沒有特別表示,只是回以笑容:「對試情況如何?」   曉星這才開口:「伏燹的反應拍和攻擊速度確實有變慢。」   「只有一點點,沒關係啦。」伏燹基督毫不在意:「反正不礙事,過幾天一定會恢復正常。」   「換句話說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沒完全調整到最佳狀態?」   「對啊對啊,所以還是別派我執行任務吧!」   「這點妳不用擔心,曉星和血會陪妳去。」   「可是我認為,乖乖在家睡覺很適合療傷耶。」   「真是恰巧,我也同意這個觀點。」   「真的嗎──」有人笑開懷了。   「但計畫照舊,兩件事情並沒有衝突。」   「耶!」   他們三人散步走向各各他的瑰門,十字替他們開門,將三人迎了進去。血基督正在廚房裡拿東西喝,虎餵著獅子吃東西,墮天還沒放學,沒看到影、隨行和綻華,可能不在家。依瑞絲杜斯一個人在地毯上爬來爬去,旁邊是看顧著她的女僕露德亞。小貓阿九起先繞在依瑞絲杜斯旁邊,過了片刻伸了個懶腰,朝西樓的方向跑掉了。      「聖子,歡迎回來;曉星和伏燹,有件事情和你們三人有關。」   十字基督才關上門就忙著告訴三人,將手上一張列印紙張交給聖子。   「修斯萊傑的信。」   「電子郵件?」   「對,我印下來了。」   聖子接過來閱讀,字數不多,瞄一眼就能快速看完。   「第一大隊的警察?」   伏燹基督湊過頭去,看到信上寫的幾個關鍵字。   「布雷格的總部長期都有第一大隊的警察看守,莫名奇妙。」聖子皺起眉頭。   「第一大隊警察……也就是包括上次打我的那幾個人。」伏燹基督偏頭一笑:「不錯不錯,我突然有非常高的意願執行任務。」   相較於伏燹的興奮,聖子和曉星顯得謹慎許多。   「為什麼第一大隊的警察會出現在布雷格總部?」   「因為臭臭的東西都會聚在一起。」伏燹理所當然地回答。   「別鬧。就算布雷格和警察合作,他們的總部也不應該出現國家警察。」   曉星道;十字似乎早有預料,走到列印機旁將列印機剛剛吐出的幾張紙交給曉星。   「趁你們回來之前我簡單做過調查,反正沒人派任務給我。」他沒好氣地說,聳聳肩:「看起來,警察和布雷格的合作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深入。」   曉星基督接過那疊紙想要搞清楚狀況,可是紙上的字很多,他找不到哪裡是重點。   「你直接說明吧。」   「我交叉比對後發現,第二大隊好幾名警察的名字,都曾出現在被布雷格綁架的人口販賣名單中。」   「說清楚一點。」   「我的意思是,」十字道:「他們大部分不是孤兒就是出身不明,而且這些人不約而同都曾經被列為布雷格的人口販賣名單。」   聖子訝異:「你怎麼查到這種事情?」   「德藍弗西斯的協助,從國際刑警的管道。」   聖子點點頭:「你的意思是,布雷格是國家警察的『根』?」   「我的想法是這樣子,」十字道:「還記得卡歐菈說過,國家警察第一大隊和第二大隊的隊員都具有特殊能力?如果說布雷格是個『過濾』特殊能力者的地方?」   「很有趣的想法。」   「要將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從社會上帶離,加以訓練,又要封鎖關於特殊能力的消息,人口販賣組織是個不錯的管道。」   「這樣說起來,布雷格是個機密的政府官方機構?」   「不,我不這麼認為。」十字又說:「從布雷格過去犯下的案件來看,布雷格的確是犯罪組織,只不過他們也協助國家警察物色人才罷了。」   「然後互給方便?」   「大概。」   「等一等。」伏燹基督突然插嘴:「你這樣的說法雖然合理,可是安索,你說你認為國家警察第二大隊的人是從布雷格篩選出來的,不代表第一大隊也是這樣。」   「沒錯,不代表第一大隊也是。因為我有個沒辦法克服的前提,我不知道第一大隊有哪些人。」十字緩緩地說:「可是我從布雷格過去的販賣名單中,查到兩個很特別的人名。」   「哪些?」   「崔維斯‧杜凡馮丹、西華爾‧艾克曼。」   「唉呀,就是打我的那三個混蛋之二嘛。」   「怎麼樣,我的推論可信度有沒有提高?」   「有有有──可是,」伏燹露出微笑:「你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大隊警察要看守布雷格總部。」   「大概有什麼寶物或秘密不能被外界發現,說不定是十五世紀海盜的藏寶圖。」   伏燹基督瞇起眼睛,思考片刻:「如果情況變成這樣,就算我們按照原訂計畫炸掉布雷格的總部,把事情鬧大逼迫警察逮捕布雷格,他們也不會真的被定罪。我知道我們原本就不是希望布雷格被定罪,只是想破壞布雷格和警察之間的合作關係。無論如何,我們的目的有這麼容易達成嗎?他們不可能因為幾顆炸彈就會結束的吧。」   聖子頷首:「妳說的沒錯。既然如此……」   「說來聽聽。」   「殺了首腦吧,毀掉總部裡頭所有資料。十字,你負責調查首領身分,如果運氣夠好,順便破壞布雷格總部的電腦。」   「總部裡面或許有很多走失的小朋友喔,放他們出來積點陰德也不錯。」伏燹提議。   剛才跑向西樓的小貓阿九此時跑回客廳,口中咬著什麼東西興奮地盤旋在曉星腳邊。曉星低頭看了牠一眼,彎身將牠抱起,發現牠嘴內咬著的是伏燹的太陽眼鏡。他將眼鏡從阿九口中取出,丟給伏燹,阿九跳下曉星的懷抱,又往西樓跑掉了。   曉星重新站起來:「回到最開始的問題。如果有第一大隊的國家警察待在布雷格,這件任務就不像我們之前想的這麼容易。」   「關於這點我心裡也有了主意。」聖子對著曉星和伏燹說:「加派人手吧,除了原訂計畫的你們兩人、血之外,十字、隨行、影也一起去。」   「太好了,我終於不用一直跑議會院!」   「不過十字你的工作是開車和後勤,不可以露面,現場會有媒體。」   「這樣……」   「司機先生,歡迎加入!」伏燹笑瞇瞇地對十字伸出手掌,十字表情無奈。   阿九這時又跑回曉星腳邊,嘴裡咬著曉星的菸包。曉星錯愕,取出被咬扁的菸包,阿九在被抓住之前又一溜煙的跑掉。   「阿九在做什麼?牠從哪裡咬來這些?」十字詢問曉星;曉星聳聳肩,他沒有頭緒。   剎那,伏燹驚叫,跟在阿九後頭朝西樓衝去。      ※      「用刀子、中年女人,兩個元素加在一起會等於什麼?」   影基督一面喃喃自問,一面抬頭看著曉星並回答自己的問題:   「因事業或生活不順遂而割腕自殺。你覺得呢?」   曉星頷首,表示同意:「女人最常見的自殺方式是服藥,畢竟這最沒有痛苦、自己的屍體也才能保持完整,儘管如此,割腕的比率還是很高的。如果選擇割腕,記得在浴室進行,以免警察起疑。」   「這沒問題。」      曉星和影此時正佇立於一間空屋二樓的客廳窗戶前,從這裡可以直接觀察到對面那棟樓同一個單位的屋內情形。因為對面加有窗簾的緣故,室內景象看的不是很清楚,從半開的簾子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名四十幾歲的女人正坐在電腦前打字,並且不時有些電話進來。   「瑪莎‧依雷特,四十三歲,亞歷山卓科技前任技術工程主管。」曉星將一張照片亮給影基督看,照片上的人和打字的女人是同一人。   「原因?」   「離職以後,暗中帶走很多技術,賣給敵對公司。」   影基督偏頭:「亞歷山卓企業問題真多,半年前才有一個盗用公款給十字殺了,現在又來一個商業間諜。不過,這年頭大家都不想打官司?開口閉口只有殺人一途……」   「我對這點倒很樂觀其成。一個習慣用錢買人命的社會,殺手的生意會源源不絕。」   影基督歪著頭思考片刻,決定不作回應。   「妳看,」曉星基督指著對面窗戶內:「後面有間浴室,可以選在那。」   影基督嫣然一笑,右手指頭發出響亮的彈指聲:「葛瑞,麻煩你了。」   曉星基督感覺一陣風迅速遠離他們,他甚至看到不遠方窗簾快速飛起的樣子。   「妳現在就要動手?」   「什麼意思?」   「如果是我,」曉星道:「我會先把這女人關起來兩三天,與外界隔絕,然後再讓她自殺。」   「喔?」   「一個要自殺的女人,不會上一秒鐘還在打字、談生意、講電話。」   「把她關起來幾天,讓任何人都找不到她,之後才突然自殺的確比較合理。」影基督說:「不過既然我能讓她自己動手殺了自己,警察在採證上找不到他殺的破綻,又何妨留下一兩個疑點給警察們傷傷腦筋?」      瑪莎‧依雷特因為某些緣故停下手邊的工作,她瞪大眼睛,感覺到自己身上正發生某種怪異的事情,她的雙腳不受控制地自己站了起來,帶領她的身體一步一步朝浴室走去。瑪莎‧依雷特從沒碰過這種事情,她嚇住了,扯住桌子不願往前移動,不過她雙腳的力氣卻大於雙手的抵抗,才一下子,那雙長腿已把女人的身軀帶進浴室,甚至關上浴室的門。   曉星基督聽到水龍頭被打開的聲音,還有女人因恐懼而低聲喃叫的音量。   「啊啊,我想自殺的人不適合尖叫。」影基督彈了下手指,曉星基督感覺另一股勁風遠離他們,過了片刻,女人的低叫聲便已消失無蹤。   「曉星,明天的任務是怎樣的?」   「妳說布雷格?」曉星基督點起一根香菸,與影基督開始緩慢地朝空屋的大門走:「闖入布雷格總部,到處看看,如果有值得帶走的東西就一並拿走,然後用爆炸把事情鬧大。」   「聽起來很像賽亞克里爾國家資料所那件案子。」   「這次要小心,現場會有第一大隊的國家警察。基本上應該只有一個人,不過這樣的人數估計毫無根據。」   「我們出動了六名基督,很大場面,我相信不會出大亂子。」   「希望如此。對了,伏燹說她會帶阿九。」   「喔?」   「阿九有錄影功能,她說帶去瞧瞧也不錯。」   「好有趣的感覺。」   「然後有件事情要麻煩妳。」   「你說。」   「在每個人身邊派個靈魂以防萬一。」   影基督露出笑容:「還真是小心翼翼,警察們有這麼恐怖?」   「我不曉得。」曉星抖掉煙灰:「我想我怕的不是警察,是特殊能力。」   「我了解。」影基督的笑容很能平撫人心:「的確需要當心第一大隊的警察,我的靈魂會看好每一個人,只是正常人身邊如果突然跟了靈魂,會比較消耗體力。」   「是在能負荷的範圍內?」   「如果是你們的話,我想應該沒有問題。」   「嗯。」      ※      路邊凝結的水氣待太陽剛剛升起便蒸發殆盡,留下一絲微冷的寒氣在空氣裡飄蕩縈繞。清晨的街道冷冷清清,偶有一兩輛車子經過,留下呼嘯聲又逐漸遠去。路燈由遠方開始一盞一盞的熄滅了,時間再往前推進一點,車子才多了起來,一些看起來像是上班族的人們逐漸出現在街道上,朝著各自的辦公室前進。   位於第七大道與雅斯多大道交叉路口出現一輛黑色箱型車。東西向路口號誌燈轉綠之後,箱型車緩緩駛入雅斯多大道旁的小巷,停駛在路邊。   曉星和伏燹率先下車,各自將一把手槍收到腰際。伏燹穿著絲質襯衫、皮長褲,套著高跟長靴和及膝風衣,從皮包裡拿出誇張的太陽眼鏡,將整張臉幾乎全遮起來。她旁邊的曉星則穿著黑色軟呢上衣,黑色丹寧布長褲,另外還穿著一件霧銅色短皮外套,用漸層墨綠色太陽眼鏡掩飾他受傷的左眼。   「我們先走囉。阿九,過來。」   伏燹基督對著車廂內的阿九招手,阿九便跳下車子跟在她腳邊。她笑嘻嘻地接過血基督遞給她的長型揹袋,甩在背上。   「葛瑞、麥可,麻煩跟著。」   影基督的話才剛說完,兩陣風輕輕地纏上伏燹和曉星。   「再重複一次,妳和曉星去把布雷格首腦找出來殺了,我和血會溜進電腦室放病毒,影和隨行負責裝設炸彈Pandora’s Box,並且盡量讓情況混亂,這樣我們幾個就安全點。」   十字基督隨手抓兩把手槍丟給伏燹,伏燹便塞進風衣底下。   「謝啦,三把手槍和一把步槍,這些火力一定足夠。」   她笑著對十字道謝,便與曉星朝小路對面的建築走。      「那麼我們也該出發。」   「小心。」   手握方向盤的十字回頭對影和隨行道別,影基督留下兩個靈魂交代陪在十字和血身邊,與隨行快速下車。   「我們往這邊。」   車內剩下兩人之後,血基督重新拉好車門,十字便將箱型車開回大馬路,在下條紅綠燈口右轉,找了個停車位停妥。兩人下車,穿越人行道來到目的地建築物的另外一面。   「我們從這裡進去吧。」      伏燹基督和曉星基督走的是正門。   布雷格總部座落於城市東區雅斯多大道。這條路上每一棟大樓相互間隔五到十公尺不等,多半作為大型工業公司商務方面的貿易中心。布雷格的總部,是沿著雅斯多大道,過了第七大道以後的第二棟建築。   因為名義上只是商業用大樓,大門口配有二名警衛。附近來往行人不多,大概都是這條街上公司的員工。伏燹基督緩緩走到門口,曉星跟在她後面,阿九則徘徊在兩人腳邊。他們穿過旋轉式玻璃門,警衛之中的一位請兩人出示身分證件,就在這一瞬間,那位警衛的頭已經被扭斷。   曉星基督站在已經癱倒的警衛之後,然後意外發現伏燹並沒有殺掉另一名警衛。那人正驚恐無比地瞪著伏燹與曉星,拔出手槍對著他們,差點就要開槍。   曉星繞到他身後,輕而易舉地解決第二名警衛。   「怎麼不動手?」   「不太想踢腿。」   對於這個理由,曉星臉上沒有任何接受或質疑的態度。   「先控制監視器。」   「嗯,感覺真複雜,等我一下。」   伏燹基督的雙眼緊緊盯著頭頂上方的監視器,非常專心地凝視著,過了片刻後她吐出一口氣,看著曉星。   曉星基督注意到上方監視器的電源燈一明一滅,很不穩定,甚至發出一些像是雜訊般的聲音。   「監視器還在運轉?」   「沒有,我干擾了,可是要等十字趕快切斷總電源。」   伏燹回答。話剛說完,她注意到監視器的電源燈忽然熄滅。   「他成功了。」   「我們走吧。」   「我不懂,聖子說布雷格總部沒有破綻,所以才叫我來。」   「十字找不到停止全大樓監視器運轉的方法,所以要靠妳干擾線路。」   「這樣哪……」   曉星基督抱起地上的阿九,領伏燹進入安全門樓梯間,開始向上攀爬。伏燹基督伸手到背後拉開長型背包的拉鍊,從裡頭抓出一把自動步槍。      ※      血基督出手之快,連十字的雙眼也沒來得及捕捉其行動軌跡。   她左右各斬一刀、旋身對付後面的敵人、下腰避開頭頂攻擊、側閃以牆壁為防護、借力使力劈開另一人的脖子、最後跳起來由上而下,借重地心引力直劈向一名成年男人的頭蓋骨。   鮮血或側或前,濺得室內滿地。血基督輕輕抹掉沾在她頰上的液體,以眼神詢問十字基督,然後兩人迅速離開房間。   行走在布雷格總部的走廊上,幾乎看不到人影。偶爾有一兩個人從看起來像資料室、辦公室的地方走出來的瞬間,便被血基督無聲無息地殺掉。這些員工身上普遍帶著手槍,不過在開槍之前都已完全死亡。   「安檢不合格的大樓,連基層員工都配備槍械。」十字基督嘖著嘴:「往這邊瞧瞧,資料中心應該是這間。」   他帶著血往右邊走,一手灑下銀色的鋼珠,另一隻手則握著指揮棒控制鋼珠飛起,直接轟爛一扇鐵門。   他們製造的聲響很大,也已預料會有許多敵人蜂擁而至。十字進入房間,指揮如子彈般高速飛舞的鋼珠四處狙擊資料室內的工程人員。血基督則將身體靠在牆邊,一等外頭有人朝裡面衝,她那把速度快到眼睛只能捕捉劍影的武器,霎時準確劃開敵人的頸項。   一等室內人員被殲滅殆盡,十字走到中控電腦前將一片光碟插進吸入式光碟機,在鍵盤上輸入關鍵指令,光碟內夾帶的病毒便快速在主機中複製散播。   電腦內部的防毒系統瞬間被啟動,警戒聲大響,企圖將主機內部防護網一層層關閉,但是看起來卻似乎沒有太大功效。十字基督靜靜地站在電腦前監督病毒的散播,直到他心中默數到三十,便轉身走向血。   「任務完成一半,我們可以離開總部,回車上去。」   「東西拿過來。」   一面在對付由外湧入的敵人的血朝十字伸出右手,十字便遞上拉開保險栓的炸彈。   血基督用力朝外擲出,兩人快速蹲下。   爆炸的聲音震耳欲聾,十字和血分別丟出第二、三枚炸彈。許多人被炸傷,還未靠過來的人也一時無法逼近資料室大門,趁著這個機會,血基督和十字基督又扔出煙霧彈,以極俐落的身手溜到走廊外,轉入安全門連接的樓梯往下爬走。   「妳猜布雷格的人什麼時候切斷網路?」   血基督看了十字一眼,不明白他問這話什麼意思。   「我不懂。」   「我散播的那種病毒,同時會將布雷格總部電腦裡的資料分散出去喔。」   血基督不以為意:「他們會馬上切斷。資料中心遭到入侵,這是正常防護措施。」   「那也要真的『切斷』才可以。」   「什麼意思?」   「我動了手腳,如果只是對電腦輸入斷線指令,是沒有用的。」   十字基督帥氣的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微笑,血基督皺起眉頭。   「……怎麼?」他偏頭詢問。   「沒有。」血基督快步下樓:「你這個表情很好看。」      ※      影基督像個天使似的翩然降落,隨行則像高貴的騎士跟在她身後。   「好多小朋友,怎麼會這樣子。」   影基督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苦惱的味道。她回頭看了眼隨行,眼神詢問應該如何處置。   「我沒有意見。」   「放走他們可以製造混亂,不過等一下準備的炸彈也可能傷到他們……」   影基督猶豫著。藉著牆上窗戶,隨行緩緩看了那些被關在房內的瘦小孩童,淡淡開口。   「放走他們。」   「嗯,好。」   影基督頷首,走到門邊查看。   「隨行,要麻煩你,這道鐵門從外加了三道鎖。」   隨行聞言靠過去,手上琴弓輕輕一拉,便將三道金屬鎖斷成兩半。   鐵門應聲而開,走廊上的光線穿入室內,影基督和隨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半晌之後,他們聽到身後有大群輕巧腳步湧出房間的聲音。      拐向另外一頭,他們才穿過走廊轉角就遇到很多持槍的男人。子彈快速朝兩人集中射來,影基督一點也不著急,手擋在身前,靈魂們形成一層防護,紮實抵掉所有子彈。   「真是厲害,所有的員工都非法持有槍械。」   她露出燦爛笑容,身體飛起,降落在那群男人身後,隨行也已快速行動,出現在敵人左右。隨行的琴弦以優雅又極具韻律的姿態來回穿梭,從頸動脈噴裂而出的鮮血不斷噴濺在附近的牆面。影基督閃躲攻擊而到處迴避,同時間許多男人緊握脖子、張大嘴巴,因為無法呼吸而窒息死亡。   「我們會碰上國家警察嗎?」   影基督朝隨行的方向提問,隨行沒有任何表示。   這時,地板開始激烈搖晃,天花板上的灰塵也被震得到處都是。   「十字他們使用小型炸彈?」   影基督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隨行低頭看表。   「嗯,和預估時間差不多。」   「我們下個目標是哪裡?」   「七樓到十二樓還沒有裝設Pandora's Box。」   「好,現在就走吧。」   影基督笑瞇瞇地說。她揮過右手,有股勁風以相當大的力道穿過整條走廊,幾乎把所有人吹得東倒西歪。   等那群人反應過來,他們才發覺原先影基督與隨行基督佇立的位置已空無一人,同時走廊盡頭的窗戶玻璃碎裂一地。      ※      伏燹基督打了個呵欠,將墨鏡戴到頭頂,快速靠近走廊一扇緊閉的房門,藉著窗戶往內部探望。她看到許多人坐在地板上發楞,不是很興奮就是無精打采。室內有好幾張長型白桌,上頭放置許多透明塑膠袋之類的東西。空氣霧濛濛一片,纏繞著灰白的煙霧,氣氛很不對勁。   「吸毒?」   她的唇邊揚起一抹笑容,握著自動步槍,用力踢開房門。   巡視對面房間的曉星聽到聲響而回過頭,正好看到握著步槍衝入房間的伏燹,以及房內景象。   他嘖了一聲,趕緊追上。   伏燹基督才剛衝入房間就臉色一變,轉身想衝出去。曉星基督搶過她手上的步槍,捂住她口鼻,單手對著屋內一陣掃射。   吸毒的人不難對付,他大約花了兩分鐘就把裡頭的七個人全部殺掉。然後曉星將伏燹拖到外面,甩上房門。   「……妳搞什麼。」   曉星基督才剛放開伏燹,伏燹便靠著牆壁一陣猛吐。小貓阿九走過來,將所有發生的事情都看入那雙黑色貓眼之內。   「那是什麼東西……」   伏燹基督狼狽地從牆角爬起來,接過曉星遞給她的衛生紙。   「Speed,新的毒品,燃燒菸草以後吸它的煙霧,中樞神經興奮劑,一級毒品。」   「好難過!」   「沒有碰過毒品,就不要笨到突然衝進去。」   「好啦好啦對不起……」   曉星基督用步槍打破走廊上的透風窗戶,讓戶外空氣流進室內,並把步槍還給伏燹。   「往這邊,還有別的地方必須看看。」   「嗯。」      他們才正準備朝左邊走,突然的爆炸讓兩人下意識靠到牆上。   伏燹站穩腳步,握緊步槍,心想,十字的炸彈早就爆過了,這個爆炸又不太像影和隨行引爆的。   她正這麼思考著,天花板瞬間裂開,連續好幾大塊的水泥轟然墜落,橫陳在她和曉星之間。   伏燹基督迅速後退,捂住口鼻遠離飛揚的塵土。她注意到與曉星之間的距離此時全被落下的水泥佔據,曉星和阿九已消失在視線範圍內。水泥像是牆壁般橫陳著,將走廊分成南北兩半,只有一些細微的空隙,可以隱約看到對面的景象。幾乎是在同時間,天花板的電燈閃了幾下便宣告熄滅,走廊上變成僅能仰賴窗外陽光照明的狀況。   伏燹愣了愣,朝水泥對面的方向叫喚幾聲,卻沒聽到曉星的回答。   「……唉呀呀,曉星那傢伙,應該不是被水泥壓在下面變成肉醬吧。」   她自言自語,墊起腳尖,努力從水泥塊之間的縫隙往另一頭看,直到聽見三聲槍響,這才甩開頭髮,將步槍扛在肩上發射兩彈,往最北方的安全門樓梯跑去。      此時曉星正用他的手槍解決三名由背後偷襲的敵人。他的三發子彈快速發出,一點也不浪費地要了人命。就在他蹲下拿走敵人的槍械之時,曉星聽到水泥對面兩發步槍子彈的聲音。   他露出微笑,對著阿九招手。   「來,過來這邊。」   阿九敏捷地跳上曉星的肩頭,曉星站起來,又對第四個剛才出現的敵人發射一彈。   然後不屬於基督們的爆炸聲再度出現。      ※      伏燹踩著長靴快步下樓,重新把太陽眼鏡戴回臉上。   目前她的完美計畫是步行到下一層樓,利用樓層的南面樓梯,回到剛剛的樓層和曉星會面。聽起來很迅速又很簡單明確,不過在下樓的途中卻遭到一些阻礙。   先是又發生一場爆炸,轟得伏燹耳膜好痛。接著,第三場爆炸接續而來,這次的炸彈竟在她二米之前裂開。如果不是伏燹早一步發覺抽身退後,她身上大概已到處負傷。   伏燹心想,炸彈不是他們這些入侵者的主意嗎?怎麼反而是自己成為炸彈攻擊的對象?      「入侵者?」      陡地,伏燹停下下樓的腳步。她聽到一陣有些熟悉的聲音,這聲音立即與她記憶裡一名男人的長相連結。   「崔維斯‧杜凡馮丹先生,好有緣份。」   崔維斯‧杜凡馮丹叼著一根香菸,佇立在樓梯之下,旁邊還跟著一位伏燹並不陌生的人──第二大隊國家警察,尉爾‧萊得卡。伏燹基督俯視著他們二人:尉爾表情充滿警戒,崔維斯則帶著一抹覺得有趣的笑容,抬頭仰視伏燹。   「原來是各各他。」   「臭警察。所以布雷格和國家警察有瓜葛是真的。」   伏燹基督面對崔維斯的態度一點也不像上次那麼狼狽謹慎。她的笑容真誠而跋扈,讓人有些不敢恭維。   相對地,崔維斯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沉靜而難以捉摸。   尉爾靜靜地站在崔維斯旁邊沒有開口說話,把現場的主導權完全交給崔維斯。尉爾是第二大隊的警察,伏燹因此心想,第二大隊果然與布雷格也有瓜葛。   崔維斯低頭抽菸,再度抬頭。   「想跟我交手?」   「想是想,怎麼覺得你不想跟我打。」伏燹皺著眉頭說,語氣有點失望。   「我今天只是出差,沒有義務替布雷格做事。」   「這樣哪……出什麼樣的差?物色兒童?」   崔維斯盯著伏燹沒有回答問題,他那種游離而漠不關心的眼神令伏燹有些不太自在。   「告訴我嘛,聽說國家警察的人才來自布雷格?」   聽到這話,崔維斯的臉色才有些改變。這個變化伏燹看在眼內,卻不動聲色。   「聽說你的名字,也曾經出現在布雷格的人口販賣名單?好久好久以前的名單。你是孤兒嗎?還是走失的小朋友?」   崔維斯眼神一變。就在幾乎瞬間,伏燹基督從樓梯牆縫召喚無數的螞蟻,但是那些螞蟻一離開牆壁,立刻不受伏燹控制。   伏燹再試了兩次,卻都無法命令那些剛才還能掌握行動的螞蟻。   尉爾已經抽出腰上配槍,扣下保險擎並將槍口對準伏燹基督。崔維斯沒有任何進一步動作,伏燹也沒有。   「又來了,我的怪能力失去效用。」伏燹基督的視線在崔維斯與尉爾之間徘徊:「我就知道是你的緣故,杜凡馮丹先生。告訴我這是怎麼辦到的?」   崔維斯瞇細雙眼,仔細打量伏燹。   「各各他究竟想做什麼?」   「你問的是今天的目標還是長程目標?」   崔維斯沒開口說話,伏燹繼續提問。   「我想知道,國家警察大隊從布雷格吸收人才,為的是什麼?是因為布雷格會幫忙尋找擁有特殊腦波的小朋友嗎?我知道大部分擁有特殊腦波的人,在嬰兒時期就會被殺掉……」   「……妳知道很多事情。」   「各各他情報網很厲害。」   「各各他殺人的技巧也很厲害。」   這句話是尉爾說的,他的開口讓伏燹露出覺得有趣的表情。   「不然為什麼你們想逮捕我們。」   崔維斯又盯著伏燹看了好一會兒,眼神介於打量與單純的凝視,淡得幾乎沒什麼情緒,可是依舊讓伏燹覺得有種渾沌未明的恐懼。他每吐出一口菸,就讓人感覺彷彿更進一步蘊釀某種危險情緒。   伏燹基督故作鎮定,聳聳肩:「我不懂,如果警察想逮捕各各他,為什麼你們不現在動手?」   聽到這句問話,崔維斯露出鄙視的笑容,視線越過伏燹又再回到伏燹身上。   「入侵者有六人,而且都有『跟班』,我應該沒有估計錯誤。」   崔維斯將他的煙丟到地上,用腳踩熄。   「兩個在一樓,正離開總部、一個在下一層樓、還有兩個在七樓。」他細數著布雷格總部內基督的數量:「在這邊把妳『逮捕』,然後,憑二個警察的力量逮捕另外五人?我不這麼認為。」   「謝謝你剛才向我透露,布雷格總部內的國家警察只有你們二人。」   「目前為止,的確如此。」   對於透露重要情報,崔維斯看起來一點也不著急,或許他根本就不在意。   「我倒是好奇,殺了這麼多人,各各他一點罪惡感也沒有?」尉爾緩緩插嘴,出口的話倒挺像警察會有的質疑:「你們為了錢而殺人。每天做著收錢買命這種事情,居然不會覺得噁心。」   「噁心?」聽到這個新鮮詞語,伏燹唇邊揚起一抹笑:「不要說得這麼神聖,國家警察也在殺人,問問自己有沒有罪惡感吧,萊得卡先生。看來,你沒聽說幾個第一大隊警察上次把我打得半死的事情。」   崔維斯挑起眉毛:「第二大隊的工作不以殺人為主。」   「不過第一大隊有,是吧。」   「那是任務,妳是殺人犯。」   「殺人犯也有人權。」伏燹基督告訴崔維斯:「警察都以為自己很偉大,聽起來相當可笑。怎麼,萊得卡先生,你覺得你是正義的代言人?」   「我們做的是對國家有益的事情。」   「我現在在做的事情也很有意義,摧毀人口販賣集團。至於你們嘛,與人口販賣集團合作的黑心官僚。」   崔維斯挑起眉毛,沒有任何表示。   伏燹繼續說:「或許各各他憤世嫉俗,不過我們就是討厭這整個政府。」   「我不在乎。」   「看得出來。你好像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伏燹基督對著崔維斯菀爾說道,而崔維斯正慢條斯里地點起新的香煙。等崔維斯口中菸頭露出橘紅的火花,伏燹又說:「各各他的基督,都曾經出現在賽亞克里爾想要清除的名單上,那份關於腦波的待清除名單。」   「所以?」   「我們討厭死裡逃生的感覺,我們的家庭都是因為該死的特殊能力才毀掉的。」伏燹基督雙眼一沉:「你剛才不是詢問我們的目的?很簡單,毀掉一切。」   她的視線轉向尉爾。   「至於你提的關於罪惡感、正義這種問題嘛。你總能理解的……正義這種東西就像光芒一樣,抓的太緊的時候,它就會在手中變成黑暗了。」      薄弱至極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