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卌八章‧聖誕夜 Christmas Eve

  後座車廂被塞了滿滿的火藥槍械,像是把整個兵器工廠濃縮成一個後車廂大小般令人訝異。舉凡步槍、機關槍、霰彈槍、狙擊槍、手槍、火砲和子彈,甚至是少見的反戰車飛彈也有兩顆,各種武器應有盡有,火力驚人。   黃髮男人隨手抽出一把自動步槍,對著牆壁胡亂射擊,然後又試了試手槍,確實檢查每一樣兵器真偽,最後滿意地拿出他的車鑰匙。   他與黑髮年輕人交換雙方車鑰匙,黑髮年輕人走到他開來的車邊,打開後車廂。      一輛車子的後面載滿兵器、另一輛則全部都是舊鈔票。      黑髮年輕人沉默地點數鈔票,確定數量符合之後,關上行李廂。   「可以嗎?」   「沒有問題,我會向老大報告。」   「嗯,你回去吧,跟你們老大道聲謝,就說費加洛家族的塔斯克很感謝他。」   「好。」   黑髮的年輕人打開載滿鈔票的車子前門,黃髮男人也準備坐上載滿武器的車子。   「真棒的感覺,又可以大幹一場。每次看到這些殺人兵器,總是讓我熱血沸騰。」      「對啊,剛好我也這麼覺得,血液都在血管裡興奮冒泡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黃髮男子錯愕,他的身後不知何時佇立著一位滿臉笑容的藍黑髮年輕男子。   「在這裡忙些什麼?非法交易嗎?真是辛苦了,大家的工作果然都不太輕鬆。」   那男人的表情非常親切,親切到像是百貨公司櫃台的服務人員。   「那麼今天的交易順利嗎?還是你還無法安下心來?嗯,也難怪,因為貨物還沒有交回家族裡頭接受保管,現在還不算是完成任務……」   黃髮男子低頭想拿槍,黑藍色長髮的年輕男人正好扯住他的衣領。      「武器交易聽起來真嚇人。」      黃髮男子頸邊一陣刺痛,他的眼角瞟到一個針筒正插在自己的頸動脈上。   「別動、別動,很快就會死了,你動的話就會死的更痛苦喔。」   藍髮男人笑瞇瞇地說話,一面按壓針筒上的活塞,把針筒內的藥物通通打入黃髮男子體內。當藍髮男人態度輕鬆地把針筒拔出來之後,黃髮男子已經痛苦地跪到地上。   「再見,費加洛家族的塔斯克先生。」      黑髮的年輕人坐在駕駛座上,頭顱歪向一邊。   副駕駛座是曉星,輕緩優雅地替自己點起根菸。他緩慢走出車外,萬靈基督正好來到他的身邊。   「在賽亞克里爾只能寫死亡證明,回到塞萬唯爾才開始讓我心情好轉。」   「恭喜你。可惜最近也沒有多餘任務,出國前聖子盡量排除這些事情。」   「這樣?那我年底前最後一件工作不就是……聖誕夜那件?咦,也是和你合作,艾斯密,真是湊巧,哈哈哈!」      ※      窗外颳起了風雪,白茫茫的雪花像紙片般四散而飛,碎裂在窗面和門板上。伏燹基督懶洋洋地趴在壁爐前面的地毯,一手抱著獅子、一手抓著阿九。獅子低吼一聲,覺得不太舒服,伏燹基督卻根本沒有理會這般抗議,只顧她自己有溫暖東西可以抱著睡覺。阿九比較靈活,牠一個筋斗掙脫伏燹控制,一溜煙跑向沙發,鑽到沙發下方不知拉扯著什麼東西。   聖子抱著小依菈走到客廳,訝異於看見像死人般躺在獅子身上的伏燹基督。她朝隨行投以詢問眼神,隨行便放下小提琴將伏燹一把抱起,準備送她回自己房間,任她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好好一個聖誕夜,她怎麼能睡得像屍體一樣。」   說這話的是虎基督,手拿蘋果汁走到客廳去翻雜誌,兩頭美洲獅興高采烈地靠過去舔著虎基督的腳踝,虎基督有一搭沒一搭地伸手搔搔美洲獅頜下鬃毛。   瑞斐爾剛剛起床,三步併兩步跳下階梯,衝到客廳撲向兩頭美洲獅,小貓阿九被他嚇得高跳而起,尖叫不斷,瑞斐爾卻更開心的哈哈大笑。   影基督牽著依瓷也走過來,讓她和瑞斐爾兩人到旁邊去玩。瑞斐爾打開聖子送他的動物圖鑑與依瓷分享,兩人辨識圖鑑裡的各種動物。   大約八點鐘左右,墮天基督出現在餐廳,廚師端出他的早餐和一杯熱可可。   影基督疑惑望去:「藍肯,今天是聖誕夜,不是只要晚上去學校就可以了嗎?」   艾爾帝凡高中的傳統,寒假從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始,只不過聖誕夜當天晚上還必須出席學校舉辦的聖誕晚會。   「我要幫同學準備聖誕晚會的工作。」墮天沒好氣地說,幾口喝掉熱可可、然後快速解決用雞湯燉煮的通心粉早餐。   影基督這才發覺墮天身上穿的不是曉星替他挑選的禮服,而是普通便服。   「你會回家換衣服?」   「嗯,四點回來。」   聖子提醒他:「有跟露德亞交代,要先把你的禮服拿出來整理?」   「有。」墮天點頭,拿走他放在椅背上的袋子,便往玄關穿鞋。   「我送你去吧,外面下著大雪。」聖子基督轉身打開客廳牆面一個隱藏的櫃子,從裡面抽出萬靈的跑車鑰匙。萬靈剛好在自己房間梳洗完畢,下樓走向客廳,右手還撫摸著自己剛刮過鬍子的下巴,一眼就看到聖子基督。   「大美人女朋友,妳要開我的車出去?」   「送墮天上學。」   「啊,這麼有趣的事情,讓我來吧,反正我剛好也要出去搞定妳交代的事情。」   聖子露出無不可的表情,將萬靈的鑰匙丟回給他。萬靈拉過玄關衣帽間的大衣,便夥同墮天出門。   待兩人關上瑰門,聖子偏頭看了看虎和影:「墮天成年以後,是不是送他一輛車?」   「好啊,我可以幫忙買車喔。」影基督聽了很高興:「他的駕車技術很好呢。」   「他開過車?」虎基督聽到這話顯得很訝異。   「嗯,有次任務我讓他開伏燹的車。」聖子說:「那是他第一次開車,沒想到技術不錯,空間概念很強。」   虎基督沒有什麼特別表示。      曉星和十字邊交談邊下樓,前者已經穿戴整齊、後者身上還穿著睡袍。來到客廳之後,曉星接過聖子遞給他的一張紙,便抽了鑰匙。   「曉星,你也要出門?」   「有個任務,然後找色諾凡斯討論『魔術』的事情。」曉星回答影基督,並拉過一件外套,回頭問聖子:「五點鐘,可以嗎?」   「好,五點鐘開飯沒有問題。」   見影基督一臉不知情的樣子,虎基督出聲告訴她:「曉星、十字和綻華飯後要出席一場通宵晚宴。在家裡吃完飯才過去,不過曉星先在聖誕夜殺個人,並和萬靈搞定十字的事情。」   「聖誕夜,多浪漫。」   「血和萬靈晚上則參加雅各的平安夜話劇,帶依瓷一起去。」   「聽說血居然完全不知道雅各的事情。」聖子嘴角帶著十足的趣味告訴兩人。   「是嗎?」虎挑起眉毛:「昨天萬靈一定很慘。」   影則不對血和萬靈的事情加以評斷:「晚飯過後,我和隨行要帶瑞斐爾去山腰小街見見聖誕老人,妳們要一起來?」   「呃,不用了,我想在家。」   「我也是。」   十字原本在酒櫃前挑選要帶到通霄晚宴上的好酒,此時走過來詢問三名女人:「我怎麼沒看到血,她還在睡覺?」   「萬靈給的藥雖然發揮效力,她的病還沒全好,現在在樓上休息。」聖子告訴他。      ※      「要不要我把車子開進學校?風雪有點大,我可以把車子停進操場。」   「呃,不用,這邊就行。」墮天拒絕萬靈想把跑車開進校園的主意,他不想在多事之秋又製造更多引人注目的紛擾。   「真的沒關係,校警跟我很熟,高中的時候我每次翹課都幫他帶飲料便當回來。」   「不用了,我不想惹麻煩。」   「哈哈哈!」萬靈大笑數聲:「也對,這學期多災多難的藍肯同學,進出校長室這麼多次。還好還好,學期今天結束。」   一邊心裡暗想明明就只有兩次,墮天解開安全帶,手朝門把伸。   「我先下車了。」   「好,聖子說下午四點她會再來接你。給你一個忠告,高中生的職責是把校園鬧得雞飛狗跳,反正你們的校長歐蘭‧派索席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墮天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打開車門後迅速下車。他拉緊大衣,快步跑進校門,往禮堂的校舍一路跑去。   萬靈目送他之後,迅速倒車,左手右打方向盤,一個迴旋就將跑車開上往南邊的雙向道路,踩足油門飆車往市區前進。   車子疾馳,萬靈放在胸前的手機響起。   「……喂?潔西美女,對啊,我回國了。看電影,當然沒問題,不過我要到……二十六號有沒有空?不行不行,聖誕節我有約了。不是!是媽媽,我答應要陪我母親,對,好。約下午兩點行嗎?妳想去哪裡看?看完電影我請妳吃飯吧。嗯,想吃什麼料理?」   剛講完一通電話,另一通又撥打進來。   「亞曼妲?好久不見!當然很想妳,妳的門鎖有換嗎?什麼?妳搬家了?沒關係我可以去看看妳。好,二十七號?我們能不能約二十六號早上?因為下午要陪母親逛街。好,就先這樣,後天見。」   「裘依絲,妳的聲音真好聽!小伊安過得還好?今年要升大班了對不對?她還有氣喘問題嗎?如果情況沒有改善,我可以幫她介紹其他醫師。好啊,二十七號一起吃飯,把小伊安也帶著,好久沒看到她了,我有買玩具給她,至於小伊安的美女媽媽,我買了很棒的香水──」      墮天走入學生禮堂,看到迎面而來的菲琳西斯與默斯坦。   「你來啦,藍肯。」   墮天表情不太高興,繃著一張臉。   「開心點嘛,聖誕夜一年只有一次耶!」菲琳西斯笑瞇瞇的說,指著學生禮堂正在測試燈光的一群學生:「連狄姬和錫克萊也來幫忙,又不是只抓你一個人。」   「我要做什麼?」   默斯坦將手上一張清單交給墮天:「跟那邊那些餐廳人員確認晚上餐點項目和數量,依倫會幫你。」   「誰是依倫?」   「那位。」默斯坦指著正忙著會場佈置的一名女孩:「一年級的學妹。人雖然有點害羞,的確是個能幹的新進成員,我去叫她過來。」   墮天一愣:「要我和學妹合作?」   「你學妹緣很好,不要欺負人家喔。」默斯坦露出微笑,朝叫做依倫的女孩走去。   「嘿,墮天。」菲琳西斯敲了敲墮天腦袋:「寒假去哪裡玩?」   「我要出國。」   「這樣啊,所以不能去找你了。」   「嗯。」墮天回問:「妳呢?」   「我不知道,昨天爸爸打電話要我去住幾天。」菲琳西斯道:「說要帶我去什麼地方,有聽沒有懂,希望不是太遠的地方。對了,你哪天回國?」   「我不知道。」   「連回國的日期都不確定?」   「嗯。」墮天告訴她:「回國會打電話給妳。」   「一言為定。」   默斯坦與名為依倫的學妹走向藍肯,藍肯便和依倫往餐廳的服務人員走去,開始做最後確認。      ※      艾札拉市內,羅西尼私立醫院門口人來人往,急診室的大門更是一刻也不曾止息。   萬靈基督將他的跑車停妥在離私立醫院後門約莫十公尺之處,然後開門下車。這家醫院的前任院長名為霍根‧伏爾納,正是萬靈基督的父親,因此他對醫院內部的運作相當熟悉。   萬靈開門下車,避開那些他所熟知的監視器由後門進入醫院,拐向防火門直接開門下樓,來到地下二樓以後,拐進太平間內部,沿著長長的通道一直往內走,直到他抵達通道尾端一個負責控管太平間的辦公室。   一名看起來略大萬靈,三十出頭,棕褐色長髮,戴著黑框眼鏡的白袍女人回頭看他。她有著一對被隱藏在眼鏡後面的銳利眼瞳,從神盼中透露女性的智慧與精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放下手邊填寫的文件站起身子。   女人的身高大約有一百六十七,可是站在一百八十三公分的萬靈身邊還是矮了一個頭。   「西鐸克‧伏爾納,你終於出現了啊。」   「美女姊姊,妳看我剛回國,就奔來這裡看妳。」   「哼,要不是有事相求,你根本一通電話都沒打過,少在那邊甜言蜜語。」   「就知道妳每次裝酷叫我不要找妳,其實明明很想我。」   「少來。」   「羅莎琳,妳好像變漂亮了。」   「趕快把你要的東西弄一弄,我不想跟你胡搞瞎搞……」   羅莎琳話沒說完,萬靈基督已經輕輕摘掉她的眼鏡,捧著她的臉頰親吻著她。   「羅莎琳姊姊,新換的口紅顏色好甜。」   「……我換三個月了。」   萬靈聞言笑嘻嘻,聽出羅莎琳語氣中的埋怨。   「對不起,我不應該在賽亞克里爾待這麼久。」   「哦?這句話你跟多少女人說過?」   「妳是這趟回來的第三十七個。」   聽到萬靈如此告訴她,羅莎琳注視著萬靈那水藍色的眼瞳好一陣子,猛地扯住萬靈的衣領,舌頭粗魯闖入萬靈嘴內,纏著他的舌頭不斷索取萬靈的吻。   萬靈因此一把抱住羅莎琳,脫去她法醫長袍,伸手探入她穿著制式套裝的衣內。羅莎琳拉起萬靈的上衣,扯掉他的褲帶,任憑萬靈前進的腳步把她緊壓在牆,掀起她的裙子探入她內裡。   萬靈的動作繼續更進一步,而她已與他緊貼地毫無空隙。羅莎琳不斷與萬靈接吻,發狂地從萬靈身上索取溫暖,伸手朝萬靈下腹探去,而萬靈也以毫不吝嗇的態度,大方給予他的熱情,扯開羅莎琳裙下衣物。   地下室的太平間傳出激烈火熱的粗喘聲,兩人份的交纏曖昧回盪在清冷的空間裡。才一會兒時間,燥熱難耐的掙扎與興奮莫名的喘息,隨著兩人每一個動作被壓抑地隱隱發出。讓人血脈噴張的聲音遊蕩在冰涼乾燥的空氣中,推擠出一波又一波永不止息的餘韻。      ※      聖誕夜的伊曼紐街滿是逛街人潮,不論男女老少都提著大包小包行走於石版人行道。人群的方向有二,因此人潮流動頗顯窒礙難行,但是每一個行人臉上都掛著幸福的笑容,沒有人表現出一絲不耐或埋怨。人潮洶湧,車陣也拖得頂長。艾札拉市西區從伊曼紐街塞到薇多維西街,有好長一大段路仰賴交通警察的指揮排解。   如果想要隱藏一名殺人兇手,擁擠的人群的確是不錯的選擇。   曉星基督踱步在伊曼紐街上,漫不經心地觀賞櫥窗內的展示商品。他臉上戴著墨鏡,遮住明顯好辨識的受傷左眼,不著痕跡地牢牢跟蹤這次的目標。   曉星的目標在伊曼紐街第十七巷轉彎,拐入巷內。   他跟過去,看到他的目標──抱著一束新鮮玫瑰的十八歲棕髮少女,用鑰匙打開自家家門,然後將大門緊閉。曉星走過去,確認門牌與聖子交予的紙張上紀錄的一模一樣,確定這就是他所需要解決的對象。   回想年輕女孩前去買花時的輕快步伐、朝氣活潑的美麗笑臉,曉星總覺得心裡有某個地方不太愉快。他將嘴裡的香煙丟到雪地裡踩熄,拿下墨鏡,掏出口袋的萬用鑰匙,喀啦一聲便打開老式門鎖。   曉星剛拉開木門,有隻從裡頭伸出的手臂用力扯住他衣領把他拉進去。一被扯住,曉星基督拔出腰際手槍對準抓著他的敵人,然後他發現自己站在屋內玄關,槍口對準剛才他跟蹤的十八歲棕髮女孩。   棕髮女孩旁邊還站著黑色短髮的凶狠男人。   曉星瞇細眼睛,仔細觀察屋內擺設。玄關很暗,沒有開燈,什麼東西看起來都灰灰濛濛。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抓住自己的年輕女孩用一把長槍瞄準自己,而黑髮男人則拿著步槍。曉星總覺得在哪裡看過這名黑髮男人,但是一時又想不起來。   「……曉星基督!」   黑髮的男人卻先認出曉星的身分。   聽到對方的聲音,曉星這才喚起心中記憶。他想起這名黑髮男人也是殺手,在帕格帕斯城曾有一面之緣。   「曉星基督,你出現在這裡做什麼!」黑髮男人急急問道,從他的語氣聽起來雖然想故作鎮定,卻依然駭恐慌張。   「殺人。」   曉星慢條斯理地回答,以眼神示意抓住自己的年輕女孩。那女孩瞬間起了雞皮疙瘩,大罵一聲對準曉星基督憤然開槍。熟練的動作讓曉星明白,原來女孩也是殺手。   這麼說,有人想報仇,花錢買兇。   想到這裡,曉星基督已經偏頭閃過子彈,出現在女孩後方,雙手扭斷少女的脖子。原本拿在手上的手槍早已收入槍套,動作快到不留痕跡。   殺死少女之後,曉星看了黑髮的男人一眼。   「不好意思,不想留命。」   話才說完,曉星一閃出現在男人後面,扭斷他的頸項。      ※      羅莎琳靠坐在椅子上,身體黏著汗水,懶洋洋地支著腦袋,讓長長的棕褐色卷髮以一種混亂但自然的姿態溫柔地垂在她的肩膀。大概覺得很喘,羅莎琳不太想動,只是用她的綠色眼瞳不甚在意地盯著萬靈穿回他自己衣服的動作。她的眼神很媚,尤其摘下眼鏡以後更是風情萬種,這也是為什麼羅莎琳上班的時候,必須使用黑框眼鏡替自己遮擋掉多餘的麻煩。   羅莎琳的肌膚還殘留著萬靈的體溫和氣味,她注意到萬靈有時候身上會有的淡淡雪茄味這陣子不見了,取而代之是換了種香水以後的新鮮感覺。KG香水系列的Turteltaube,明年春天的最新味道。   萬靈扣上他的襯衫鈕釦,走到羅莎琳身邊撫摸她的長髮,然後替她披上被他脫去的刑事鑑定局制服襯衫。   「……妳和妳男朋友還好嗎?」   「他調到艾札拉市立醫院,早分了。後來又新交一個,是個律師。」   「聽起來很不錯,人怎樣?」   「很有錢,雖然有點無趣。對了,明年五月我會跟他結婚。」   萬靈眼底閃過訝異。   「是嗎?恭喜。」   羅莎琳慢吞吞地扣上襯衫鈕釦,拿出辦公桌抽屜內的化妝鏡梳理她被萬靈弄亂的長髮,抓出原有的瀏海。   「……你把我的口紅都吃掉了。」   「我說過妳的新口紅很甜。」   「最近倒是想再換掉。」   「嗯?我覺得這個顏色很適合妳。」   「真的?」   「當然。」   羅莎琳拿出口紅對著鏡子補上一層,回頭看著萬靈。   「喜帖要不要算你一份?」   「……不用,免得我看了傷心。」   羅莎琳露出微笑。   萬靈基督撿起羅莎琳掉在地上的法醫白袍,輕輕替她掛起,羅莎琳便走過來拉整萬靈的襯衫領子,重新打上領帶。   「你要的屍體已經準備好,是個流浪漢,不會有人關心下落。」   「嗯,謝謝妳。」   「我不想你跟我道謝……」   萬靈基督露出苦笑,沒有多說什麼。沒過多久萬靈的手機響起,打來的人是曉星,他接起電話要已經到羅西尼私立醫院的曉星來地下二樓的太平間找他。   「過來的人是誰?」   「我朋友,這件事情他也有份。」   「算了,我不關心。幫忙的錢記得匯入我戶頭。」   「妳今晚回去檢查,如果錢還沒有進去就打電話給我。」   「我懂。」      曉星基督踏著不急不緩的步伐出現在辦公室門口,才看了眼狼狽的辦公室內部和衣衫不整的女人,大概便猜到剛才發生什麼事情。   「曉星,你來了。」   「嗯,萬靈。」   羅莎琳淡淡地望著曉星,對他僅剩單眼卻依然英俊的外貌感到印象深刻。   「屍體是那具,已經替你們裝袋。」   羅莎琳指著牆角一只高爾夫球袋,告訴曉星和萬靈。   「那我們走吧。還是萬靈你要留下?」   曉星詢問;萬靈搖搖頭。   「不用了。你的朋友呢?」   「在外面,我叫他們在車裡等。」   「好,我們走吧。」   曉星揹起高爾夫球袋,萬靈則給羅莎琳擁抱和親吻。   「我先走啦,姊姊。」   「再見。」   「再見。」      兩人離開辦公室,走在綿長的太平間通道裡。   「……這麼點時間你也可以來。」   曉星頗有感慨地說,惹得萬靈錯愕大笑:「你有資格說我?」   「我至少不會挑太平間這種地方。」   「對啊對啊,游泳池邊的躺椅上的確比較浪漫,樓梯間、跑車後座、餐廳的電話亭或者電梯裡,還是各各他的露天陽台上都比我強一百倍。哈哈哈!」   沒想到被反將一軍的曉星露出驚訝表情,像是訝異萬靈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兩人走出羅西尼私立醫院,曉星帶著萬靈坐上一輛箱型車後座。      後座車廂有一名等待他們,挑染滿頭白髮、亮咖啡色眼睛、外貌看起來剛硬傲慢的年輕男人,以及駕駛座上另一名穿著迷彩外套,戴著墨鏡,黑色刺蝟短髮的男人。   「這位是九號色諾凡斯‧傑拉鄧,還有十一號的納森‧捷馮斯。」曉星先介紹白髮男人,接著介紹黑髮男人。最後又介紹萬靈:「西鐸克‧伏爾納,萬靈基督。」   「我以為格絲提會過來。」色諾凡斯在抽菸,此時打開窗戶把菸蒂丟到外頭:「她還好嗎?聽說二號那沒種的把她打得半死。」   「內出血,當時情況危急,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大礙。」   「他太過份。」   色諾凡斯挑眉說道;納森也表示意見:「他媽的出賣夥伴是二號該死,如果需要幫忙,儘管提出。」   「當然。」   曉星把裝著屍體的高爾夫球袋交給色諾凡斯,色諾凡斯毫不在意地丟到後面的行李箱。   萬靈基督疑問:「你們認識伏燹?」   「我認識;納森倒沒見過。」色諾凡斯說:「伏燹基督是我大學時候的酒友。」   「說到這,三號,」納森插嘴:「女人是誰也不說一聲,你算什麼朋友?」   曉星瞥了眼納森,納森則示意色諾凡斯的方向。   「是色諾凡斯通通告訴我的。」   「還包括後來的那個大笑話!」色諾凡斯話剛說完,和納森兩人爆出一連串笑聲,曉星微蹙眉頭。   「……現在知道就夠了。」   「而且我也是之前才明白,為什麼你大學有段時間對我很兇。」   曉星的表情顯然沒聽懂色諾凡斯這句話的意思。   「哈哈!不懂我在說什麼也沒關係,不重要。」色諾凡斯示意:「先來討論正經事,這次找我們幫忙,你們希望怎麼幹?」      ※      下午的漫天大雪中,曉星和萬靈開著跑車回到各各他。先進屋的萬靈看到十字與聖子在西樓與南樓的轉角交談,三步併兩步跑過去叫住兩人。   「你們在說什麼?」   「沒有,一些零碎事情。」聖子手上拿著一份文件:「我去處理這些,你們慢慢聊。」   她話說完便往東樓的書房走,留下十字和萬靈。   相識多年的好友總算有機會單獨交談,十字與萬靈都露出一抹笑容。   「昨天忙著約會,今天又在處理逃脫的佈局,我都忘了問你:當選議員的感覺如何?」   「好想辭掉這份工作。」   萬靈莞爾:「別擔心,去到兆洲,這份工作自然就會消失。」   十字露出苦笑。瞟過萬靈懷中又響起的手機,他有點感慨:「你昨天一整天都在外面,一回國就把最好的朋友們都丟在家裡。」   「話不是這麼說的。」萬靈關掉他的手機電源,好讓他與十字的談話不受干擾:「這些美女一年沒見我幾次,當然會很想我。」   「我一年見到你的時間也不算多。」   萬靈大笑,搭上十字肩膀:「走,去你房間喝酒,威士忌還是白蘭地什麼都好。」   「剛才的事情順利?」   「當然,羅莎琳做事很有效率,曉星的朋友看起來也很有效率。」   「原來你去見了羅莎琳。」十字突然朝萬靈頭上揍去。   「痛!你幹嘛!」   「……沒有,就是想打你。」   「什麼啊……」萬靈揉揉被打的部位,嘴上喃喃:「她明年五月結婚。」   「她是個好女人。」   「對啊。」萬靈的聲音聽起來帶著複雜的情緒。   十字給了微笑,不著痕跡地把話題帶往別的方向:「你有沒有和柏藍發生衝突?」   「沒有,他似乎打算饒我一命。柏藍的身體狀況如何?」   「看起來還不錯,你看他裝上義肢以後復健得很快。」   「你知道他的復健醫師是哪位?」   十字搖頭:「我沒問,綻華替他找的。」   「那麼大美人提到的依瑞絲杜斯……」萬靈轉變話題:「你們不是說過她有聽覺障礙,我想看看狀況。」   「她現在還在睡覺,伏燹房內。」   「怎麼,真的是小公主生下的小寶貝啊。」   「小依菈跟伏燹睡覺就會睡得特別熟,所以我們盡量把她放在伏燹房間。」   兩人來到十字房門口,十字開門讓萬靈進去。他走到玻璃櫃旁挑出一瓶威士忌,拿兩個空杯放在小桌子上,再把小桌子拉到床邊。   「在賽亞克里爾的日子有趣嗎?」十字邊問,在酒杯中斟酒。   「每天都是工作、工作、工作。」萬靈坐到十字床上,拿起一個杯子與十字乾杯:「我在國內都沒有這麼勤勞,去到那邊每天都寫驗屍報告。唯一的好處是見到幾個假裝自己很神秘的九荒,哈哈!還記得向你提過的五荒左垣?他是個很棒的酒友,你會喜歡他。」   十字莞爾,他也和五荒左垣見過面,能夠理解萬靈的意思:「我記得,你是追美女追到那裡去。」   「喔,你說那個賽亞克里爾空姐。」萬靈喝下威士忌:「的確是個美女,可是那一類型的女人果然不適合我。」   「太文靜?」   「太黏人,才交往兩個星期就要承諾,每天要我說我愛她。為了待在我身邊居然辭掉工作,一天到晚在飯店和我鬼混。我知道以後,就甩了她,結果這女人在家裡開瓦斯鬧自殺,把我搞得雞犬不寧。」   「聽起來還好,你以前碰過更誇張的。」   「她們真奇怪,每一個都像不定時炸彈。唉,說到底還是各各他的美女最好!」   十字微笑,與萬靈乾杯。   「各各他的美女們應該都沒事吧。」萬靈詢問:「我請你注意首領大美人的用藥量,你有盯著?」   「有。不過最好能讓聖子戒掉安眠藥。」   「這對她來說太殘忍了。」萬靈又說:「昨天我檢查女王大人的舊傷,看來沒有大礙。你電腦裡說小公主出任務的時候不舒服,怎麼回事?我還沒有機會親自問她。」   「關於這點,你自己去問會比較快,她和曉星什麼也不說。」   「喔,那我大概猜到了。」   「所以?」   「她有生理痛的毛病,大概是這樣。」   「沒想到。」十字露出嘻笑,替自己和萬靈倒酒:「你怎麼知道這種事情?」   「關於各各他基督每一個人健康的事情我都知道。」   這句話,十字沒什麼好否認的。   「談另一件事。」十字說:「你帶回來的小女孩,我在國內的失蹤名單中查詢不到。」   「用名字找找?她的名字很少見,應該很好比對。」   十字搖頭:「沒有一個失蹤人口叫這個名字。不過,記得我跟你提過,我對布雷格總部的電腦動手腳?」   「嗯。」   「我讓布雷格總部的電腦流出許多資料,其中無意把他們的幼兒名單傳到聖子的電腦。在裡面,我找到一個叫『依瓷』的名字,被賣到賽亞克里爾,以捐贈大體的名義賣給軍部做人體實驗,和你所說的完全相同。」   「就是她,活人被當死人賣。有沒有記錄姓氏和背景資料?」   「沒有姓氏。」十字道:「剛才聖子剛才詢問讓小孩跟著我姓的事情。我的姓氏目前還是最方便最安全的道具。」   「依瓷‧席隆特,很好聽啊。」萬靈語氣興奮。   十字則無意見。繼續往下說:「背景部分只查到生日和血型,更進一步的資料則無。」   「好吧。」   「今年四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生,情人節娃娃,聽起來很浪漫。血型是B型。」      ※      五荒左垣雙腳高高跨在桌上,眼睛瞟過會議桌彼端一臉笑容的二荒天野。好好一個聖誕夜該是在酒吧狂歡的日子,而此時的他竟還在軍用大樓與同僚們開著沉悶的會議。   雖然二荒天野的表情優雅,五荒卻看出她心情糟到極點。二荒天野身後的和蒙多菲面無表情地佇立一旁,像個忠心的騎士將目光牢牢鎖在他長官身上。他旁邊的安潔琳‧科莫亞就比較慌張,眼神有些猶疑,而且身體微微發抖。   五荒心想:真可憐了,她也是個美女。   六荒就坐在五荒旁邊,未發一語,表情一貫的冷漠。四荒、三荒、八荒和他們的副官也在現場,卻沒人願意開口。   五荒的第一句話,率先打破沉默。   「下一任副官,我要自己任命。六荒的也是。」   「是嗎。」二荒天野臉上依舊笑瞇瞇:「也好,選定以後再通知我,或者告訴和蒙多菲也行。」   「當然。」五荒跨在桌上的腳移動了一下:「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大事?我知道妳和八荒最近好像都忙些無關緊要的勾當……」   「與您無關。」二荒天野一句話打回五荒的發問,然後說:「我要追緝客席醫師,札鐸克‧維爾恩納。」   「他有留下任何資料?」五荒質疑。   六荒翻了翻手上檔案:「這男人用噴霧器在指尖處噴出紋路,製造不屬於他的指紋檔案。DNA紀錄也不可信,我們的管理出了問題。他給的護照、身分證明全部是假的,沒有留下線索。」   「至少有件資料屬實,他是塞萬唯爾人。」二荒告訴她。   「所以?」六荒的眉毛挑了起來:「我們打算翻遍塞萬唯爾,把這傢伙揪出來?」   對於六荒明顯不悅的語氣,二荒按耐下她的不滿,臉上還是微笑:「當然不。他想回國就要乘坐交通工具。安迪斯,」她看向自己的弟弟,語氣變得柔和很多:「有好消息?」   「查不到,他身分證件準備得很周全,沒有留下任何紀錄。」   「機場的監視錄影器?」   「沒有,不然便是模糊不清,沒有拍下有用的畫面。」   八荒的聲音冷淡,沒什麼起伏。二荒此時才有些微怒氣表現在臉上。   「好吧。和蒙多菲。」   她叫喚。那一瞬間,五荒猜測二荒是否要派她的副官追查札鐸克的下落。   「揪出所有跟那名醫師交往過的賽亞克里爾女人,一定要從她們口中套出他的身分。一個名字、電話號碼或是地址都好,從女人口中把他的所在地翻找出來。」   二荒如此告訴和蒙多菲,和蒙多菲並腳敬禮表示了解。聽到這裡,五荒卻突然不知道要鬆口氣還是該緊張。他知道札鐸克在賽亞克里爾認識了太多的女人,難保不會向其中一個透露出自己的身分。   會議結束之後,九荒們紛紛離開。五荒給艾勒薇斯一抹笑容,便先出會議廳等六荒出來。所有九荒們都告退之後,惟獨六荒與八荒還在裡頭。六荒正往外走,八荒叫住她。   「瓦實提,妳不應該和姊姊針鋒相對。」   「是嗎?我該說『謝謝忠告』?」   六荒冷冷地笑著,八荒還是沒有情緒變化。   「她最近脾氣越來越不好,這半年來變得很多。」   「這麼說來,我的脾氣倒是越來越溫馴?」六荒又是冷笑:「萊霍在等我。」   八荒頷首,六荒便走出會議廳。   八荒的副官,古列‧法萊斯站在他旁邊:「殿下。」   「怎麼。」   「屬下認為……」古列躊躇:「關於客席醫師的事情,五荒大人早有所知。」   「嗯,我想也是。」八荒看向門外低聲與六荒討論事情的五荒,眼神有了些微轉變。      「……這就是你和客席醫師玩的詭計?」   六荒右權低聲詢問五荒左垣,五荒左垣報以戲謔的笑容。   「妳喜歡亞曼德‧謬拉,還是那位兆洲人?」   「隨便。」六荒右權的臉上滿是不快情緒:「你早知道客席醫師不是普通人。是你叫他殺死我們的副官。」   「身手不錯,是吧。兩具屍體被完美地切開頸動脈,其中一人開腸剖肚。一般人很少有機會看到自己的副官被搞成這副德性。」   六荒沒有理會五荒這番話語,逕自詢問:「他究竟是誰?」   五荒壓低聲音:「塞萬唯爾各各他,萬靈基督。」   六荒右權眼底閃過一絲訝異,臉上依舊不動聲色。   「你和他們有私交?」   她的聲音開始產生質疑,但不明顯。   「別擔心,我沒有和各各他合作的意思。」五荒道:「這只是我與萬靈基督之間的一場遊戲,我幫他、他幫我。」   六荒不禁回想起上個月中,五荒阻撓了她和血基督的打鬥:「之前在塞萬唯爾,方舟的時候……」   「妳說那黑髮的脆弱美人?」五荒微笑:「我對她沒興趣了,答應過萬靈基督不可以亂來。」   六荒沒聽懂他在說什麼。   「至於,」五荒又道:「阻止你們之間打鬥的原因就和我之前說的一樣,只是想要平衡兩國勢力,沒別的意思,妳別想太多。」   六荒朝已解散的會議廳內看去,八荒還在裡頭沒有出來。他的眼神盯著六荒和五荒,想要打量出些什麼。   「八荒那傢伙的視線還是這麼惹人討厭。」五荒道。六荒卻沒表示意見,撇除九荒內部的紛爭,至少她和八荒私交不錯。   五荒聳聳肩,跨步走開。      朝著電梯的方向靠近,五荒意外發現早已離開會議區的和蒙多菲也在等待電梯。他旁邊少了二荒天野,感覺有點奇怪。   電梯來了,和蒙多菲敬禮讓五荒先走進去,自己才進電梯。他們一個往十四樓、一個往十五樓,隨著號誌燈的標識,電梯往上直升。密閉空間的沉默像密封的膠帶,雖然看不見卻牢牢綁住五荒左垣。他並不討厭和蒙多菲本人,不過若要和一個老是面無表情的人單獨站在一起,他只會覺得全身噁心。   過了半晌,當電梯來到七樓之時,和蒙多菲陡然開口說話。   「五荒左垣大人。」   五荒瞟了他一眼,有點訝異。   「發現屍體的正是在下……」和蒙多菲說,態度恭謹,禮儀上毫無破綻。   「是嗎,那真是辛苦了。」五荒的回覆則顯得冷淡。   和蒙多菲又道:「其中,您的副官的屍體,被開腸剖肚的那具──胸部部份有細胞重組的痕跡。」   一句淡淡的話,五荒以為他聽懂和蒙多菲在暗示什麼。   「細胞重組?」他饒富趣味地瞪著和蒙多菲:「你質疑人是我殺的?也難怪,九荒當中只有我的腦波能力有辦法做到細胞重組。」他冷笑一聲:「很可惜,我的副官死亡之時我並不在現場,剛好和二荒開會,你忘了?」   「屬下沒有忘記。」和蒙多菲敬禮答話,五荒的冷笑因此更加明顯。      但當他接著轉念一想,冷汗陡然冒出。      五荒這才聽懂和蒙多菲問話的真正意思。   「……你質疑,是我教了客席醫師腦波能力。」   和蒙多菲對五荒左垣行軍禮,一語不發。   「……二荒也知道這件事情?」   「不,在下並沒有呈報。」   和蒙多菲的回答讓五荒不由得一愣。他皺起眉頭。   如果客席醫師會使用腦波能力的事情讓二荒天野知道,五荒左垣的立場便會備受考驗。和蒙多菲也明白這件事情,他卻沒有呈報給二荒天野。   「莫德納,為什麼?」   和蒙多菲的眼神很迷離,像是被什麼事情所困惑。半晌以後,電梯來到十四樓,門板打開,和蒙多菲又敬了個禮。   出去之前,和蒙多菲遲疑地回答。   「……屬下也不明白為什麼。」      ※      「你有沒有聽到消息?」   席安淡淡地說,詢問坐在會議桌另外一邊,叼著淡菸的崔維斯。兩人的桌前擺了許多文件,兩杯喝了一半的咖啡則在文件旁邊陪伴著他們。   「你說萬靈基督回國的消息?」   「對。」   「我現在在看赫德‧波曼的報告。他提到一件有趣的事情。」   「九荒的?」   「嗯,他說賽亞克里爾軍用大樓幾個月前請的客席醫師跑了,九荒很火,而且這位客席醫師還殺掉兩名九荒的副官。」   「兩件事情有什麼關聯?」   「擁有殺死九荒副官實力的客席醫師才剛消失,國內就傳出萬靈基督回國的消息。而且,地下也始終流傳萬靈基督可能是醫師的情報,別說你漏掉這則資料。」   席安沉吟一會兒,沒有說話。   「現在我們有好幾個人已經混入賽亞克里爾,除了赫德‧波曼,赫勒絲奶奶也早過去,加上第二大隊費利爾‧理恩、銀‧帕西諾、法理恩斯‧莫特。」   「你的想法應該和我相同。」   「對,根本不夠。赫德‧波曼、赫勒斯奶奶和費利爾‧理恩也許夠強,可是另外兩名第二大隊的隊員,我可以在一分鐘內解決。他們根本不足夠與九荒對抗。」   席安挑起眉頭,將文件下方一張被壓著的公文拿出來給崔維斯看。   「這是什麼?」崔維斯疑問,然後接過詳讀。   「隊長的命令,我們年底必須潛進賽亞克里爾,獵殺九荒。」   「……你答應她?」   「命令已經下來,我沒什麼好說。」   崔維斯臉色因此有點難看:「我的情況當然沒有問題,隨時可以動身,可是你還有你的兒子。亞倫怎麼辦?你不待在國內,難道把他交給碧昂卡‧路德維斯那女人?」   「我已經和她離婚,小孩自然不放在她身邊。」席安淡淡地說:「我可以把亞倫放在家族裡,哥哥繼承事業,可是他沒有小孩,亞倫已經是父親欽點的第三代繼承人。當然,我也可以放在前妻那,的確是其中一種選擇。」   從席安的語氣中,崔維斯隱約察覺到他要說出什麼。   「不過我尊重亞倫的決定,我詢問他想要怎麼做。」   「……你打算把他帶去。」   「對,他是這麼說。而且他能幫上忙。」   「我的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