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卌九章‧酒吧裡的熱舞 Dance In the Pub

  她的眉頭輕輕皺起,臉上寫滿無辜的表情:「我不喜歡……」   萬靈見狀遞了杯水給她:「不喜歡就別喝,依瓷小美女。來,喝點礦泉水沖掉酒味。」   依瓷乖巧地喝掉萬靈給她的礦泉水,然後又開心地繼續纏著血基督餵她白蘭地奶油醬。   虎基督吃下一口盤中的鱈魚之後,便放到一邊,改夾烤鵝和烘焙蔬菜。曉星基督注意到了,主動把盤子遞過去,讓虎基督將她挑食不吃的鱈魚通通放到曉星盤內。   「不可以學比提雅姊姊的壞行為喔,她偏食。」萬靈興高采烈的告訴依瓷,換來虎基督冷眼狠瞪。   墮天吃的不多,因為等一下到學校參加聖誕晚會還有一餐。他的眼睛注意著影基督懷中的依瑞絲杜斯,在依瑞絲杜斯伸手攫住影基督的白酒杯之前,千鈞一髮將它搶走。依瑞絲杜斯似乎對墮天敏捷的反應感到好奇,將手指放到嘴裡舔舐著,一對靈動的紫色眼睛轉呀轉,盯著墮天的每個動作。   聖子喜歡甘藍沙拉,用它配羊腿肉和烤豬腳。她偏頭詢問墮天今年艾爾帝凡高中聖誕舞會的開場時間,盤算著什麼時候出門最為適當。   曉星基督將香草麵包撕成較小塊的形狀給瑞斐爾咬,同時舀了白香腸、炸鯉魚給他,教導他正確用刀叉的方法,並且再伸手撿起瑞斐爾掉到椅子上的麵包屑屑。   伏燹基督原先只是支著頭打呵欠,後來靠在她旁邊綻華的肩上睡覺,等虎基督粗魯把她搖醒之後,伏燹乾脆迷迷糊糊趴到客廳沙發上,正式宣告陣亡,再也沒空顧及其他人都忙些什麼。   主餐食用完畢,甜點上桌。伏燹並未因此而有醒來的跡象。兩位小朋友看到奶油餡塔和葡萄乾布丁立刻發出歡欣的尖叫,催促曉星和血趕快舀一些到他們盤中。      杯盤狼藉之後,聖子交代女僕露德亞帶依瓷上樓換衣服,影基督也請瑪莉安替瑞斐爾拿件外套。   墮天離開南樓換上他的禮服,聖子拿鑰匙準備開車送他去學校。萬靈和血往北樓著裝,影將依瑞絲杜斯交給莉莉絲照顧,和隨行也預備帶瑞斐爾出門。曉星、十字與綻華換上正式西裝,他們將出席一場通宵宴會。虎基督再次婉拒十字等人的邀請,逕自走到客廳找個沒被伏燹佔據的沙發坐下。   等所有人都出門之後,伏燹基督緩緩睜開她的眼睛,打了好大的呵欠。   「妳怎麼不跟他們去?」   她詢問虎基督,虎基督卻瞪了她一眼。   「我不想出門。」   「……還在生那天的氣。」逕自下了這個結論,伏燹基督腦袋一翻,又趴上柔軟的沙發迅速入睡。      ※      萬靈基督將他的跑車停在幼稚園外面的停車格,熄下引擎。血基督坐在助手席,轉身替後座的依瓷衣領拉好,外套穿上,然後打開車門,依瓷一溜煙地跑出萬靈的車。   萬靈牽著血下車,帶著依瓷,三人走入人潮開始聚集的私立幼稚園。      幼稚園內到處都是介於五歲到七歲之間的小朋友,有些人身上穿著戲服、有些小女生臉上畫著濃濃的舞台妝。萬靈帶著血和依瓷踩著飄落的雪花,朝幼稚園的禮堂前進。依瓷好像覺得有點冷,萬靈便將她一把抱起,擁著血基督快步走入禮堂。   幼稚園的禮堂盡頭是座高大的表演舞台,舞台下方則擺放超過五百張的來賓坐椅。現場人潮已大約聚集了五分滿,萬靈和血基督趕緊往前找了偏中間的位子坐下,讓依瓷坐在萬靈腿上。   血基督左右望望,然後看向舞台。   簾幕是拉起的,不過可以聽到後方傳來小朋友們的喧鬧聲音。她的左右都是看似家長的年輕父母,每人臉上皆寫滿驕傲興奮的情緒。   「啊,莎莎,妳看前面左邊。」萬靈基督靠在她耳邊告訴她:「我們前方兩排,坐在穿Amos西裝的老人旁邊那位──有看到嗎?綁著馬尾、深金色頭髮的馬尾。就是她,我的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女朋友,以雅妲同學。」   血基督順著萬靈的指示望去,果然看到一名金髮女人。但是因為座位較他們前方的緣故,她一時還看不到臉。過了會兒,當那女人與身邊男人交談之時,她便看到萬靈口中的以雅妲側臉。   以雅妲‧薄方有著曬得很漂亮的古銅色肌膚,一對淺藍色的明亮雙眸。她將她那頭深金色長髮在腦後綁了個高高的馬尾,兩耳都穿耳洞,各戴著一只服貼式耳環。   那是個從神色就看得出來相當開朗的年輕女子,萬靈與她打招呼,女人回過頭來,身體弓形越過一排座位,開心地與萬靈擊掌。   「哇,西鐸克同學,你居然沒有食言!」   「以雅妲同學,妳怎麼越變越年輕?」   「沒辦法,天生麗質,不用太羨慕我。」以雅妲露出爽朗的笑容,走到萬靈和血前方的空座位坐下:「這位是哪裡的美女?趕快介紹一下,最新的女朋友?」   「我也希望是。」萬靈故意用一種很惋惜的語氣介紹血基督:「沙勒美‧提斯狄,我的高中學妹。」   「妳好,沙勒美。」以雅妲對血基督伸出手掌,血基督不知所措地與她握手:「這麼漂亮的大美女,你可不要糟蹋人家。」   「不會不會,我對美女向來都很認真。」   以雅妲大概很習慣萬靈的油嘴滑舌,根本沒把注意力放在這句話上。她又看到依瓷,驚喜地問:「你的女兒?」   「她叫依瓷‧席隆特,是……」   「安索斯頓的女兒?哇!那傢伙有了私生女,為什麼新聞都沒有報?」   以雅妲驚訝地脫口而出,萬靈趕緊要她小聲點。血基督皺起眉頭,企圖解釋:「不是安索的,只是……」   「別傳出去喔,安索斯頓會覺得困擾。」萬靈打斷血基督的話,如此告訴以雅妲。   「當然當然!好可愛,小依瓷妳好,我叫做以雅妲。」   「姊姊妳好──」   「真的好可愛,幫我告訴安索斯頓,一點也不像他。」以雅妲抬頭吩咐萬靈。萬靈笑了笑。   「我答應依瓷,要介紹雅各給她認識。」   「雅各在後台準備,和他的好朋友待在一起。」以雅妲告訴他:「等他們班的戲劇表演結束,我們可以一起去後台替他鼓掌。」   「好主意。」   現場的燈光開始暗下,舞台的簾幕也逐漸拉起。見此狀況,以雅妲表示要先回座位。   「等下見。」   「等下見。」   以雅妲回到自己原本的位子;血基督朝萬靈投以詢問視線。   「唉呀,別這樣,把依瓷推給安索,事情不是比較好解釋?」萬靈基督笑瞇瞇:「以雅妲也不是那種會跟新聞亂爆料的女人,妳放心啦。」   血基督眉頭依舊緊蹙。   「妳看那位,我剛剛說的,穿Amos西裝,坐以雅妲旁邊那位。」萬靈指著以雅妲右邊的老人:「他是以雅妲的父親,『玩具城堡』總經理。」   『玩具城堡』是一家連鎖的玩具專賣店,全塞萬唯爾到處都有。   血基督點點頭。   「她爸爸從玩具經銷商起家,因為經營得當,商店越開越大,到最後變成全國連鎖,認識的人很多,人脈也廣,在業界很有威嚴。」萬靈基督笑著說話:「所有人都不敢得罪他,是經銷業界裡的龍頭老大。這個世界上唯一一位頂撞他而且不會有事的,就是他那位漂亮的寶貝女兒。」      舞台的簾幕完全拉起之後,由幼稚園老師擔任的主持人開始向各位介紹表演節目,第一個節目是由中班A班帶來的平安夜合唱,幼稚園老師率先拍手歡迎小朋友的出場,觀眾們迅即掌聲如雷。      ※      墮天基督走入艾爾帝凡高中的舞會會場之時,引起了一場不小的注目。   雖然說,男人出席正式場合的禮服不外乎有個大概的樣子,頂多是在禮服顏色與領袖細節來點變化,如果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並不太能分辨不同品牌、不同禮服之間的差異。但是當墮天緩緩走入會場之時,他身上那套禮服以一種非常低調的手段,替墮天吸引全場目光。   所謂西裝的高明剪裁在墮天身上得到最佳印證,即使對這一竅不通,也能看出墮天身上的禮服是多麼別緻好看。順著他身材訂製的專屬禮服,服貼著墮天的胸、腹、背、腿,無言地鋪敘出墮天穩健卻不過分強壯的好身材,白色的絲綢襯衫,搭配黑色的禮服外套與黑色領結,當他跨出腳步朝叫喚他的朋友走去時,一舉一動都在牽動身上被完美縫製的衣服,輕而易舉地將他本身優勢發揚到最佳狀態。   「藍肯,你今天穿的好帥!」   狄姬興高采烈地朝藍肯揮手,把他拉往朋友們聚集的方向。安頓狄亞、錫克萊、默斯坦、菲琳西斯通通都在,今天菲琳西斯穿著一襲鵝黃色長禮服,搭配她將黑色長髮稍微攏起後所垂下的細卷髮,以及一對暗紅色的漂亮眼睛,因為簡單不多餘的打扮,菲琳西斯整體充滿清新優雅的氣質。      儘管今晚正是平安夜,艾爾帝凡高中的聖誕晚會最開始總有一股不太安心的詭異氣氛,像是害怕萬聖節的悲劇再次重演似的小心翼翼。但是當時間進行得晚一些之後,愉悅的過節情緒逐漸瀰漫在空氣之中。   墮天基督對於跳舞沒什麼興趣,只待在他的朋友身邊聽他們談天說地。狄姬暑假才剛從黑斯蘭回來,寒假還要再去。至於北俄亞羅白的別墅,她死都不肯坐上飛機。   「暑假一趟受盡折磨已經夠了,我幹嘛還要再吃一次苦。」狄姬大聲抱怨:「無聊得要死,而且現在去是冬天耶!北俄亞羅白的冬天能住人嗎?」   菲琳西斯安撫她:「妳比我幸運多了,我這個寒假要留在國內。」   「為什麼?」狄姬有些訝異:「我以為妳會和妳媽媽……」   菲琳西斯搖搖頭:「我爸要我過去住幾天,說帶我去個地方。」   「聽起來真詭異。」   「反正他做事情,從來不曾交代清楚。」菲琳西斯聳聳肩。   安頓狄亞表示他倒是要去一趟北俄亞羅白。   「我爸爸要去那邊出差,所以我想跟去看看。」   「你一定會後悔。」狄姬告訴他:「無聊得要死,除了冰天雪地之外,你看不到其他東西。」   「不要緊,那就去看看雪吧。」安頓狄亞的反應讓狄姬覺得挫折。   默斯坦會待在國內練琴,因為明年一月有場鋼琴比賽。錫克萊也要留在國內,安頓狄亞不在的緣故,他要暫代安頓狄亞的籃球校隊隊長之職,密集訓練籃球隊。   「我們明年畢業,所以下學期的校際比賽一定要再拿冠軍。」錫克萊信心十足:「以目前的練習狀況,只要保持體力絕對能夠有好的表現。」   「喔,那安頓狄亞你怎麼辦?」狄姬涼涼地說:「出國一趟,回來以後一定得加倍訓練,還是你要放棄明年的校際比賽?」   錫克萊聽了大笑:「已經說好了,即使是隊長也要照規矩來。回國以後跟上大家的腳步一起作訓練,如果狀況不好就踢掉。」   「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守住中鋒寶座。」   菲琳西斯偏頭詢問墮天:「你說你要出國,是去哪裡?」   墮天愣了愣:「呃,兆洲。」   聽到這個地點,眾人萬分詫異。   「會不會太帥了?」狄姬低叫:「居然可以到兆洲瞧瞧!我的天啊!」   「別說出去。」墮天交代:「不然會出事。」   「出事?」狄姬又是第一個發問:「出什麼事?」   墮天沒有回答,眾人因此已猜知一二。   安頓狄亞把手上的雞尾酒喝完,離開朋友往吧台再去盛裝一杯。他看到與他們同班的妃斯格‧沛拉,那位綁著紅褐色馬尾的藍眼女孩,一個人孤零零地在角落看著人群的移動。   安頓狄亞朝她招手,要她加入他們的行列。   「嘿,妃斯格,別一個人站在那裡。」狄姬也朝她喊:「過來和我們聊天!」   妃斯格有點羞澀地走向六人,看看墮天、又看看其他人。   「妳寒假要去哪裡玩?有要出國?」菲琳西斯微笑詢問;妃斯格搖搖頭。   「沒有,我要留在國內。」   其實這樣的答案可以預知。妃斯格的父親七二七戰爭結束之後被殺,他們家境因此陷入困頓。   「跟我一樣。」菲琳西斯用並不在意的語氣說:「如果有空,我們一起到市中心逛逛好了。」   「真的嗎?」妃斯格聽到這話有些高興,對於能與菲琳西斯出遊似乎非常嚮往。   「如果妳無聊,也可以來學校看我們。」錫克萊指著自己:「目前我的身分是『代理籃球隊隊長』,每天都要到學校操場報到。我們很需要有人能替辛苦的隊員們跑跑腿,買點飲料打打氣,如果妳不介意,就算是坐在旁邊看我們練習也無所謂。」   「啊,我會到的,如果我能幫上忙。」   妃斯格急急地說;錫克萊頷首。   「一言為定。」      ※      當雅各他們班表演的睡美人話劇落幕之後,萬靈牽著依瓷和血基督偷偷跑到座位旁的走道,等著與以雅妲會合。   「我就告訴你小雅各很優秀吧!又帥又勇敢,一下就打倒邪惡的大恐龍,跟他爸爸一樣帥氣!」萬靈基督興高采烈:「聽說伏燹和綻華小時候也在聖誕夜演過睡美人,只是最後卻以悲劇收場的樣子。」   「伏燹和綻華?」   「高二曾經聽綻華提起整件事情,雖然綻華很生氣,伏燹似乎相當得意。」萬靈回想:「綻華飾演王子,好像是當初積極爭取這個角色;因為老師不知道可以給伏燹什麼工作,所以乾脆讓她演那個從頭到尾只要睡覺的睡美人。」他停頓片刻:「原本伏燹當睡美人當的很襯職,整部戲只需要躺在軟綿綿的小床上睡覺就可以,連一句台詞也沒有。沒想到伏燹突然提早醒來,然後也不知道她腦袋裡想著什麼,就在王子要親公主的那一瞬間──撩起裙子、抽走綻華腰上長劍,對著所有角色和佈景亂砍一通,最後緊緊抓住綻華的衣領,不分青紅皂白強吻綻華,變成公主親王子的英勇故事。」   血基督心想,好一部混亂戲碼,很像伏燹會做的事。   「還有照片喔,我以前在綻華的老家看過,剛好是伏燹親綻華的瞬間。」   萬靈邊說邊與往他們走來的以雅妲打招呼。以雅妲與他揮手,帶著兩個大人一個小孩朝舞台後台走。   經過長長的走廊,血基督小心翼翼不要撞到很多東奔西跑的小孩子。萬靈把依瓷抱在手上,可是依瓷好像很想自己走路。他們四人穿過幾道鐵門,來到比較陰暗的佈景之後,再越過佈景來到寬敞的化妝間。   才剛走到裡頭,血基督兩耳立刻被小朋友的尖叫聲給塞滿,頓時有點頭暈。定睛一瞧,好幾個年輕媽媽照顧著滿屋子幼兒,一下幫這個卸妝、一下幫那位拆頭髮,還不時替他們拍照留念,看顧行動以免他們打翻桌上的各種用品。   以雅妲朝一名坐在角落與朋友聊天的男孩走去。小男孩有一頭與母親相仿的深金色頭髮,又柔又軟,順服地蓋著臉頰,微微左分。他身上還穿著剛才血基督遠遠望去的那套王子戲服,腰上佩備長劍,頸上輕繫拖地黑色斗篷,頭頂則戴著裝飾羽毛的黑海軍帽,英姿煥發。   如萬靈所言,這個小男孩真有幾分像他。雖然講話的時候臉上表情依舊十分稚氣,卻帶有一種萬靈獨有、任何人學也學不來的神韻。血基督望著小男孩的臉孔,觀察他笑容的角度、眼神的顧盼、舉手投足的每一個細節,無論是哪一樣動作,在在充滿萬靈的影子。   小男孩看到母親,立刻歡呼一聲疾奔而去。用力抱住母親之後,在以雅妲提示下看到萬靈基督,又放開以雅妲興奮地跑向萬靈。   「西鐸克哥哥、西鐸克哥哥!」   「雅各,你今天好棒!」萬靈摘下雅各的海軍帽戴在自己頭上,笑著拍拍雅各的頭:「惡龍一下子就被你打死了,你是今晚的大英雄!」   「太好了,西鐸克哥哥,你真的來看我表演耶。」雅各緊緊抱住萬靈,萬靈便把他高高抱起︰「當然囉,小雅各的表演我絕對不能缺席,不然會後悔一輩子!」   「真的嗎?我好開心喔!」   「當然是真的,西鐸克哥哥哪一次騙過你?」   小雅各開心地笑了,挽住西鐸克的脖子。   「媽媽說你有買禮物給我,也是真的嗎?」   「沒錯,在我的車上,等一下你可以和媽媽一起來拿。有一個超酷的書包,還有很多鉛筆、橡皮擦、膠水、剪刀和貼紙。」   「哇!好棒喔!」   「小雅各要上小學了,我以前答應過你。」   雅各伸手環住萬靈的脖子,在他頰上親了一下。萬靈很開心,露出一種血基督從前沒有看過的表情。然後萬靈把雅各放下,將依瓷帶到雅各面前。   「雅各,這是依瓷,今年四歲,因為長大以後一定會是大美女,所以我趕快帶她來認識你。」   依瓷有點害羞的看著雅各,雅各卻很大方。   「依瓷?好好聽的名字!這是一個詞語對不對?」   「沒錯。」萬靈接著又介紹血:「這位是沙勒美姊姊,已經是大美女了,她也很想認識你喔。」   「姊姊妳好!我知道,沙勒美是公主的名字!」   「又說對了,雅各你讀很多故事嘛。」萬靈誇讚他:「該不會已經把我送你的童話都看完啦?」   「我全部總共看了三遍喔。」雅各用手指頭比出「三」這個數字:「媽媽上星期帶我去書店買更多、更多的書回家,當作我的聖誕禮物!」   「真的嗎?你們去哪家書店?」   「我們家附近的Dryad!」   「喔,Dryad裡面賣很多卡通的畫冊,如果雅各看到火星戰士的畫冊,記得打電話告訴我,我很想有一本。」   「哥哥最喜歡誰啊?我喜歡玫瑰王子!」   「我最愛薔薇公主。」   「咦?為什麼?薔薇公主沒有魔法啊。」   「喔,因為她是大美女。」   「什麼嘛。」雅各露出覺得自己受騙的表情。   萬靈哈哈大笑,然後告訴雅各:「你可以帶依瓷到旁邊玩嗎?介紹你的朋友給她認識,她會很想知道大班的哥哥姊姊們喜歡玩什麼遊戲。」   「當然沒問題!」   雅各牽起依瓷的小手,兩個小朋友便跑到旁邊去玩。   血基督看以雅妲在幫其他家長的忙,替那些小女孩卸妝拆頭髮、順便幫小男孩們脫掉難過的禮服。   「……他叫你『哥哥』?」血基督用疑問的語氣詢問萬靈。   「不好嗎?有多少人可以聽到自己兒子喊聲『哥哥』的。」   「我以為你會更喜歡『爸爸』。」   「不行不行,那樣聽起來就太老了。『爹地』或是『爸比』我還能接受,可是最愛的還是『哥哥』。叫起來朝氣十足,比較適合我。」   「是嗎。」   「妳不這麼認為?」   「嗯……你覺得好就好。」   「而且,他還是不要跟我有關係比較幸福。」萬靈用眼神示意雅各的方向:「雅各背後有一道很深的疤痕,是車禍留下的,妳剛剛應該有注意到。」   血基督點點頭。萬靈說的是一道淺褐色傷痕,從背部延伸到脖子後面,所以雖然雅各穿著衣服,血基督依然能夠看見。   「為什麼會出車禍?」   「酒醉駕車的紈絝子弟。」萬靈說:「車子撞上以雅妲的坐車,然後立刻駕車逃跑,到了下一條街又撞到另一輛車,這次還下車和人打架,所以很快就被警察抓起來。」   血基督感覺聽得有些不可思議。   「後來怎麼處置?」   「馬上就被抓去關了。我用曉星介紹的律師告死對方,啊,就是現在幫十字處理事情的那位。」萬靈說:「我本來是想,如果法院不判他有罪,我就潛進去把他殺掉。」   「所以他被判有罪?」   「當然,光民事賠償就花掉他們家所有財產。」萬靈笑嘻嘻:「不這樣怎麼能罷手?」   血基督盯著雅各和依瓷正在玩耍的樣子。   「三年前你怎麼和他相認?因為看到他的母親?」   「不不不……三年前雅各被送到急診室,我才看一眼,就知道這個人絕對是我兒子。」   血基督聽了不由得一愣,萬靈看出她眼中的疑問與不明白。   「這是一種直覺,做父親的都有一種直覺。」萬靈淡淡地告訴她:「可以在人群中一眼分辨出自己的小孩,就算從來沒有見過,也絕對不會漏看。」   血基督搖搖頭:「是這樣嗎?」   「至少我可以喔。」萬靈輕輕地笑了,露出屬於年輕父親生澀和藹的笑容。他伸手擁著血基督的腰,帶著她朝雅各和依瓷走過去。      ※      雪花片片飄落,意猶未盡地跌在瑞斐爾奶油色的頭髮上,讓影基督輕輕拍掉。她把街道對面一個正沿街發放糖果的聖誕老人指給瑞斐爾看,旁邊還有穿著麋鹿衣服的年輕女人幫忙分送氣球。街道到處都在放送聖誕節的歌曲,許多小朋友圍繞著聖誕老人,又叫又跳興奮地跑來跑去。   「那就是聖誕老公公嗎?」   影基督覺得瑞斐爾的眼睛好像發著光。   「去吧,我們在這裡看著你,去跟聖誕老人拿糖果和氣球。」   「嗯!」   瑞斐爾大大地答覆一聲之後,快步奔向聖誕老人,成為圍繞在聖誕老人旁邊的無數小頭顱之一。   隨行靠著他的車,拿了大衣給影基督披著。   「小時候你相信聖誕老人?」   影基督詢問,隨行搖搖頭。   「我到了七歲左右才聽過聖誕老人這個名詞,那個時候已經不是好騙的小孩子。」   「這樣哪。」影基督道:「我一直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直到現在都還相信。」   隨行的表情似乎覺得不可置信。   「因為我們家是虔誠的基督教徒,所以我想,既然上帝都有可能存在,為什麼聖誕老公公會是假的呢?」影基督說:「你不覺得很奇怪嗎?世界上的人都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卻願意相信上帝的永恆,我不懂他們是憑著什麼樣的依據。」   隨行抬頭望了瑞斐爾一眼,又看著影的眼睛:「對瑞斐爾來說,那邊那位就是聖誕老人。有一對住在北俄亞羅白的老夫妻,每年都以聖誕老公公、聖誕老婆婆的名義回信給世界各地寄信的小朋友。對這些人來說,聖誕老人確實存在。對大人來說並不存在的東西,妳又何必太過計較。」   「這樣呀。」   「只要妳相信就好,如果上帝不存在,那就不存在也沒有關係。」   影基督露出覺得窩心的笑容,仰頭望著天上飄雪。   「啊,對了,雷文霍克。」她告訴隨行:「聖誕快樂,先祝福你。」   「謝謝。」      一會兒後,瑞斐爾兩手各抱著一份糖果和氣球跑回影身邊,影基督詫異地看著他。   「瑞斐爾,你一個人拿了兩份禮物?」   「有一半要給依瓷!」瑞斐爾將臉埋進影基督懷中,似乎覺得很冷,不斷喘氣磨蹭著:「聖誕老公公好棒喔,他說我是乖孩子,叫我努力讀書!」   「真的嗎?唉呀,你的手好冰。」影基督摸了摸瑞斐爾的手,趕緊要隨行開車門讓瑞斐爾上車。她和瑞斐爾坐到後座,隨行則在前座轉開暖氣空調。   「這樣有好一點嗎?」   回應影基督的問話,是瑞斐爾一個響亮的噴嚏。   「啊啊……」影基督開始著急,瑞斐爾卻擦擦鼻子。   「瑞斐爾不會生病,姐姐不用緊張,因為我是小騎士,身體很強壯喔。」   影基督不禁會心一笑。她重新替瑞斐爾穿好外套,把氣球和糖果放到旁邊。   「我們先回家,好嗎?今天要早點睡覺,明天才可以早起拆禮物。」   「嗯!好的。」   瑞斐爾聽話地回答,隨行便開始倒車,將車子轉回開往各各他的路。      ※      萬靈和血抱著睡著的依瓷回家之時,發現瑞斐爾已經先回房睡覺。   「他在去看聖誕老公公的回程,就已經睡著了。」影基督說。   「這位小美女也差不多。」萬靈輕柔地抱著依瓷,將她抱往與瑞斐爾共用的西樓二樓房間。   伏燹賴在沙發上半睡半醒,而依瑞絲杜斯喝過奶後,也由女僕抱回萬靈房間隔壁的嬰兒房。   聖子喝著熱咖啡,旁邊有一盒打開的巧克力,血基督坐下拿了一片。   虎基督正翻閱十二月的時裝雜誌,嘴裡咬著蘋果,一面發牢騷。   「綻華那群笨蛋還不回來嗎?無聊死了!」   「時間差不多了。」聖子看看鐘:「雖然是通霄晚宴,他們不會待太久,一定覺得沒趣早早離開。」   「早早?」對於這個詞語,虎基督嗤之以鼻。   「他們的身份也不適合太早離席。」聖子解釋:「至少要等宴會的高潮過了才行。」   「哼。」   虎基督還是很不以為然。      ※      十字、曉星和綻華走下映照著暈黃燈光的潔白大理石階梯,將身上皮草大衣拉緊了些。十字吐出一口白煙,清冷的凌晨時分,這讓天氣顯得更冷肅嚴寒。   天上還飄著細雪,輕微打在三人肩上。   「就這樣回家嗎?」十字開口詢問:「這樣子多無聊,今天是聖誕夜。」   「你有什麼主意?」曉星點菸,不明白十字的意思。   「Jacob’s Dream,怎麼樣。」   十字說。綻華挑眉,滿臉不解。   「萬靈朋友開的一家pub,就是之前圓環區很有名的那家。原本老闆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後來萬靈的朋友買下,裝潢過後,最近又重新開張。」   「可是今天是聖誕夜……」   「不用擔心。」十字告訴曉星:「他那位朋友是猶太教徒,不過聖誕節。」   「嗯,那就去吧。把其他人也找去。」曉星說:「伏燹之前吵著要萬靈帶她去pub。」   「我來聯絡。」十字道,手指開始撥打號碼。      ※      「嗯?為什麼?我說要去pub也不是專挑我想睡覺的時候──不要啦,我要睡──睡覺!聖子!我求求妳,讓我去睡──」   伏燹基督用力巴著沙發不肯放開,聖子卻將她攔腰拉起,丟過一套衣服。   「快點換一換,大家都在等妳。」   「我不要,我想要睡覺──」   伏燹又大聲又任性地嚷嚷宣佈著,聖子因此不太高興。她將身體壓低,靠近伏燹的臉旁:「能不能請妳動作快一點。我說過了,大家都在等妳。」   「呃。」   虎基督已經換上外出衣服,提著包包隨時都可以出門。萬靈換了一條漆綠色皮褲,打電話聯絡他的朋友。血基督也換上長褲,抓了保暖的皮外套披在身上。   「我去接墮天,帶墮天一起過去。」萬靈說:「我先出發,在Jacob’s Dream會合。剛才已經打電話給我朋友,他幫我們預留一個桌子了。」   「好,用誰的名字?」   「報我的名字就行。」   「嗯。」聖子還與伏燹拉扯,最後終於把她從沙發上拖起,把一件襯衫和緊身牛仔褲丟向她:「快去換衣服,十分鐘後出門。」   「麻煩死了,我就去pub裡睡給你們看!」   伏燹基督嘴上嘟噥,心不甘情不願朝西樓的空房間走。      ※      聖誕夜的Jacob’s Dream播放著電音聖誕歌曲,聽起來別有一番風味。十字、曉星和綻華依序走入Jacob’s Dream,找到萬靈替他們預定的位子。三人正拿酒單點酒,萬靈和墮天也到了現場。   「聖子他們還沒來?」   「來了,那邊。」十字朝正走入Jacob’s Dream的聖子等人招手,他們看到聖子牽著伏燹,旁邊跟著影、隨行、血和虎。   眾人紛紛坐下,聖子看也沒看酒單,就點Grasshopper,虎基督要Gin Tonic,影要Sweet Heart,萬靈替半睡半醒的伏燹點純威士忌,隨行也要Grasshopper,萬靈點了Christmas Eve給自己以後,要曉星和十字陪他喝,兩人根本不加以理睬,另外點兩杯Sunset Winter。   墮天不知道要試什麼,後來從各種漂亮的調酒名字中,選擇Sonnet嚐嚐味道。   綻華慣例點Balladur白蘭地,血基督選Winter Breath。      酒保很快就把大家點的調酒依次送上桌,眾人乾杯以後又叫了堅果、爆米花、巧克力棒和水果。   「我們來玩個遊戲。」萬靈建議:「不然只是喝酒多無聊。」   「玩什麼?」虎基督挑起眉毛:「骰子?撲克牌?」   「不要,一定又是十字贏。」聖子搖頭。   「來pub不玩牌、不賭博,那你們要做什麼。」萬靈失望地說:「要做點事情啊。」   「喝酒,看誰先醉。」伏燹瞇著眼睛提議,接著又打呵欠。   「這樣吧,我們來個比賽。」萬靈示意十字、曉星、綻華和隨行,最後還特地慎重地看著墮天:「看誰最快把到別桌的女人。」   十字蹙眉:「這是什麼比賽?」   「順便讓墮天有點經驗啊!」   「我沒興趣。」墮天卻一口回絕。   「我也是。」曉星點起香菸,和十字乾杯喝酒。   綻華和隨行更不可能理會萬靈,他自討沒趣。   「喝酒吧!聖誕節就是要喝個爛醉然後睡覺啊。」伏燹一口飲乾她的純威士忌,招手向酒保點一杯Artemis。   「這裡和以前很不一樣。」曉星問:「重新裝潢過?」   「沒錯。」萬靈回答他:「Jacob’s Dream從以前就很有名,不過後來店主人移民,我朋友出錢頂下經營,是這幾個月的事情而已。」   伏燹的Artemis被端上桌,同時一名抽著雪茄的三十出頭男人隨服務生走向基督,很高興的和萬靈打招呼。   「歡迎回國!西鐸克,好久不見了!」   「啊,席拉赫,你特地出來迎接嗎?」   「老朋友光顧,怎麼可以不給點面子?」被萬靈稱作席拉赫的男人笑嘻嘻拍拍萬靈的背:「聽說你之前又跑去殷地亞?」   「不是,是賽亞克里爾。」萬靈告訴他,並且介紹其他基督:「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這次一起出來玩。」   「哪一位是一直說要來我店裡看看的?」   「是她。」萬靈指著伏燹基督:「大美女吧。」   「謝謝妳的捧場。」席拉赫露出微笑,熱情地與伏燹握手:「還喜歡這裡?」   「當然當然,西鐸克的朋友開的店,不會讓我失望。」伏燹舉起手中的Artemis:「酒調得好,最後有一陣很香的薄荷味,這味道很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別家pub不會這樣調。」   「我只聘僱頂級的調酒師。」席拉赫點頭微笑,從西裝口袋拿出雪茄盒遞給伏燹:「嚐嚐?這種雪茄菸葉種在可可田裡,會有可可豆的香味。」   「哇,好像很棒的樣子。」伏燹伸手接過一根,曉星替她劃開火柴點燃雪茄。   「其他人都沒有嗎?」萬靈抗議:「重色輕友的混蛋。」   「這種雪茄很貴,要走特殊管道才能運入國內,要抽你自己去買。」席拉赫笑嘻嘻地把其餘雪茄收起,不讓萬靈拿到。   伏燹抽了一口,驚喜著:「好香喔。」   「這是很棒的品種。」   「謝謝你啦。」   席拉赫又是微笑:「今天你們就盡情喝酒吧,所有費用由我買單,算是感謝西鐸克還記得我這個老朋友的一點報答!」   「你果然沒變,最近賺了很多錢?」   「景氣好,大家晚上都往夜店跑,生意不錯。」   席拉赫的笑容很爽朗真切,又和萬靈交談幾句便準備回到後面照顧場面。離開之前,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轉身看著曉星。   「對了對了,差點忘記。」他說:「剛剛你們一走進來,有個以前就在這裡工作的酒保告訴我,你以前打過人。」   「嗯,沒錯。」   「他說你很紳士,打人還記得拉到外面動手。」   「嗯。」   曉星沒有多說什麼。   「哈哈,跟你提起而已,別想太多。」他看著萬靈:「你知道的嘛,沒什麼人會選在Jacob’s Dream對人動手,所以對我來說這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情。」   「快點去後台忙吧你。」   席拉赫被笑著趕走之後,桌旁便只剩下基督數人。   伏燹並沒有繼續把雪茄抽完,而是丟給曉星。   「沒有咳嗽,值得讚賞。」   「這種雪茄的味道的確很棒。」伏燹笑著說,並將曉星吸了一口後沒什麼興趣的表情看在眼裡:「不過不是你喜歡的味道,你又不愛可可。」   「給我吧。」聖子伸手接過雪茄,放到嘴裡。   墮天想,他總算看到聖子抽菸。   「剛才pub的老闆說曉星你打人?」影基督露出感到好奇的表情詢問曉星:「還拉到外面動手……」   伏燹望了曉星一眼,露出微笑。   「他說的該不會是迦百列?」   聽到這個名字,聖子露出一抹訝異的表情:「迦百列‧亞藍?」   「嗯,應該是他吧。」伏燹看向曉星。   「……對。」   「我就知道。」伏燹話剛說完,便帶著笑容打了呵欠,靠在聖子身上催眠自己。   「別睡了,妳弄得我好熱。」聖子推開伏燹,要伏燹自己坐好。      才五分鐘時間,基督們大部分已經喝完杯中調酒,陸續點了第二種酒。墮天在十字的建議下嚐試名為Panme的調酒,十字並且告訴他:「其實調酒比純酒還容易醉,你喝調酒的時候,一定要比喝純酒時更注意腦袋的清醒程度。」   他大致向墮天說明酒的後勁等事情,並且順便介紹幾種最常見的酒類釀製方式和等級判別。   一下子聽了很多東西,墮天並不保證他全部都記住。不過聽到十字告訴他這些關於酒的基礎知識,以及今晚能夠和基督們一起來pub,讓墮天心裡覺得踏實,因為這相等於十字等人逐漸把墮天當成更與他們對等的夥伴來看。   接著基督們開始談論他們以前去各家pub玩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像是曉星和伏燹賭博,曉星卻耍老千,還有十字玩骰子的好運氣一遇上曉星的作弊手腕便宣告無效。或者有關於虎和綻華突然在南部一家pub大吵一架,下場竟是整家pub的酒櫃都被摔破,聖子鐵青著臉刷卡付錢了事。還有一次萬靈在舞池裡釣上一對姐妹花,沒想到那對姐妹花是pub老闆未成年的寶貝女兒,基督一行人當場就被驅逐出店。曉星一次陪虎去pub找人的時候,無意間捲入幫派紛爭,虎基督用言語蹚了這池渾水,最後卻把曉星推出去當擋箭牌。還有像是萬靈和影去酒吧喝酒,喝到後來萬靈卻在和人打架。十字與隨行到酒吧辦事,遇到綻華和伏燹,最後四個人續了三家pub,搞到第二天中午才各自回家。十字、綻華、虎、伏燹一起出去,結果沒有人帶信用卡,導致他們打電話向萬靈求救,萬靈卻在半路迷路,最後是血趕到現場才終於解圍的糗事。   十字並且企圖解釋,當時的他不是忘了帶信用卡,而是不知道自己的信用卡已經被影拿去買衣服。不過虎反笑他只是找藉口,根本不理會他的這番解釋。   聖子還告訴墮天,「各各他」的第二件任務,也是發生在pub裡。   那是個示威行動,向外界宣告「各各他」的成立,執行者是影和隨行,挑上當時勢力頗大的黑道名下店面執行。雖然工作只交給影和隨行,聖子、伏燹、曉星和萬靈也有到場。影基督說,當時是因為工作才到現場,本來應該凡事低調,沒想到曉星居然出手打人,事後被其他人不太愉快地糾正。   就在大家紛紛談論著往事的同時,伏燹已經連續喝了好幾杯不同的調酒。與其他人相比,伏燹今晚喝得很多,興致頗高。   她把自己杯中的Blood Mary喝完之後,又點Blue Sky,接著又點長島冰茶。   看在墮天眼裡,伏燹的行為實在很了不起。墮天喝了半天才終於把Sonnet喝完,雖然說他的確比較不習慣酒味,也懂得在和其他基督比較之後理解伏燹喝酒喝得有多兇。   怪的是,伏燹看起來只是微醺,腦子還很清楚。   當伏燹又準備把長島冰茶一口飲盡的時候,聖子蓋住酒杯不要伏燹繼續往嘴裡送。   「妳今天喝太快了吧。」   「還好吧,反正你們會帶我回家。」   伏燹見聖子還是不太想讓她喝酒,乾脆放開酒杯站起身子,深個懶腰撥撥長髮,漆黑如曜的一對迷濛眼神由上而下送出邀請:「有沒有人要去跳舞?曉星?萬靈?」   曉星笑著搖頭拒絕,萬靈則相當乾脆的追著伏燹朝舞池去。   「她有點醉了。」虎基督看著伏燹的背影說。   「墮天,要不要也過去玩?」十字詢問墮天:「反正伏燹他們都在。」   「嗯,不用了。」   「如果擔心不會跳舞,可以叫十字教你。」影基督告訴他:「別忘了十字什麼舞都會,沒有人跳起舞來比他更好看。」   「謝謝。」十字接受影的稱讚。他看向舞池,注視著隨音樂節拍扭動身體的伏燹:「等著吧,等一下全場的目光都會集中在她身上。」   虎基督挑起眉毛:「那個囂張的傢伙。」   「每一次出去都這樣。」十字告訴墮天:「只要伏燹上場跳舞,整個pub的目光都會黏到她身上。再一下子,萬靈就會自討沒趣回來了。」   綻華招手向酒保點純威士忌,詢問虎基督要不要點另一種酒。隨行接過聖子遞的香煙,放到嘴裡點燃,然後把打火機傳給曉星,再傳回給聖子,嘴裡吐出香菸灰濛的煙霧。   「聽說明年三月有里希特霍芬的歌劇?」聖子把香菸拿在手上,偏頭向隨行詢問。   「嗯,如果有興趣我可以拿到票。」   「沒關係,我並不確定那個時候已經回到國內。」   「二月底告訴我就好。」   隨行又抽了口菸,灰白的煙霧瀰漫在他和聖子身邊。然後他們接吻了,吻得很輕卻像毒品般意猶未盡。   如十字所說,當伏燹跳的舞讓整個場子熱起來以後,萬靈因為感到無聊便先告別舞池,留伏燹一個人在人群之中。   「每次都這樣,別的男人搶著跟她跳,女人的目光也被她吸引過去,和伏燹跳舞都釣不到美女!」   萬靈嘴上嘟噥埋怨著,坐下把他的調酒喝完,並點新的酒。十字望向墮天,眼神似乎在說「我就說吧」。   「……既然如此,我去挫挫她的銳氣。」   聖子熄掉手上香煙,讓隨行扶著她站起,緩步往舞池前進。   「現在有趣了。」萬靈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好久沒看到這種情形。」   曉星挑起眉毛,讓身體舒服地陷在沙發裡,眼睛盯著舞池中聖子與伏燹的影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