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五章‧命物之名 New Team Work

  直到十年後的某一天,商人開始在夜裡發高燒,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逐漸地,商人臥病在床,無法起身,女人見盤纏將盡,尋醫又求助無門,索價極高,無計可施之下,便決定擅自販賣幾把寶劍,求得好價錢以解救恩人性命。於是她夜裡挑燈來到馬車內尋劍,誰知道,才剛打開車簾子的她,竟發現馬車裡頭什麼都沒有,卻掛滿一張又一張的長木牌。   每一張木牌都用又粗又堅固的繩子繫緊吊在空中,看上去少說也有幾十張。木牌上頭還用毛筆寫著一些字,女人提燈一看,全部都是寶劍的名字。   至此,女人彷如自一場漫漫長夢中倏然驚醒,才知道原來商人長久以來販賣的寶劍,其實都只是一張張的木牌。   原本臥病在床的商人出現在女人身後。女人回頭,吃驚地想與他說話,又驚覺商人的影子瞬間模糊,一把寶劍從半空中掉落,咚的一聲擊落在馬車的踏檻上。   第二天清晨,女人抱著那把真正的寶劍尋求山中仙人,白鬚仙人只消看了寶劍一眼,便冷冷地說了句:「這是命物之名。」女人再多次追問,白鬚仙人才告訴她:「這是一種法術,將物品重新命名,讓所有人都相信物品是被命名的那樣東西。」   說完這句話,白鬚仙人乘鶴而去,再也不理會女人的哀求聲。      「這就是一種命名,對木牌進行『再命名』,於是所有人都認為木牌竟是寶劍。假使我對一支筆說:『你是劍』,被再命名的該項物品,會讓很多人感覺彷彿的確是那樣東西。如果外表被遮蓋住,可以騙過更多人。例如,身上帶著一支被再命名成長劍的筆,又把這支筆藏在布後面,則大部分的人會以為布後面真的是把長劍。被『再命名』的物體本質不變,也就是說,即使一支筆被再命名成長劍,它還是不可能犀利到劃開人體,但可以讓敵人感到威脅。再命名還有『結束條件』,只要結束條件一啟動,再命名就會失效。或者旁觀者突破再命名者的催眠,又或者再命名者自行解除命名。」寒風頓了頓:「被再命名的東西,並不限制於一定沒有生命,也可以是生物。如果是生物的話,等級越低的生物越好控制,也越容易成功。」      「言靈,最後一個分類。」寒風的手指著嘴唇:「言靈是說出口以後必定成真的一種能力。使用言靈的時候,出口的話語必為祈使句,且需設定『條件』和『結束契機』,用來加強自己的意志力,強迫對方執行你說的話。」他舉例:「例如,我今天告訴你們之中一人:『你過來,跟著我走』,我使用祈使句,設定條件是我必須先抓住你的手,結束契機是我轉彎。所以,當我說出『你過來,跟著我走』,並且伸手抓住妳,」他握住虎基督的手:「妳就會因為我的言靈能力,就算再反抗也只能不得已跟著我走。可是只要我一轉彎,言靈立刻解除。」   虎基督嚇了一跳,以為寒風對著她施展能力,後來才發現是她多心。   「別擔心,我的能力不是言靈這一塊,這種能力根本就和神一樣,太需要天賦。」寒風咧著嘴笑:「訂下言靈的條件只需要在心裡決定就可以,不需說出來給對方知道。另外,也可以對自己下達言靈。要破除使用言靈的敵人,唯一的方法是找出『結束契機』。」      「……感覺上,腦波能力的範圍無止盡。」虎基督喃喃地說。   「是沒錯。」寒風藉機告訴他的學生:「腦波能力五花八門,有多少能力使用者,就有多少腦波能力的使用方式。即使在你們面前有兩位同樣都控制水分子的操縱者,他們的控制模式,也不盡然相同。」   他指著自己。   「以我為例。我的能力偏向操縱,就是最多人能夠使用的那種。我是『力』的操縱者,而在泛泛無盡的『控制力』這個範圍中,我又尤以控制『風』最為出色。風是我的武器,也是我的防具。我可以藉著控制力道去推動空氣,使出瞬間將敵人劈成兩半的的風勢。同時,我也可以用擠壓的力道製造出堅硬的空氣牆,抵擋任何攻擊。」   寒風伸出一隻微微向後抬高的手臂,十字、墮天、虎循著他的引導望去,忽然發現──      有一片薄如蟬翼、正在打旋的風纏繞在寒風的背後。      那是半片翅膀,像是書上繪製的,如昆蟲般的精靈的翅膀,而且只有半片。就在寒風伸高的右手臂之後,那片翅膀彷彿連著他的背脊,正在風中顫動。      「這是我的得意作品,從書上看來的,是你們嚴洲某個國家神話故事裡常有的森林小妖精的翅膀。」寒風得意洋洋地笑著,放下手,風勢順散,蟬翼似的翅膀也就消失無蹤。   「長輩們認為這是想像力和力道控制熟練極至的成果。雖然有點自誇,但我就不客氣的老實說了,」寒風滔滔道:「你們看到的那片半透明的『翅膀』,其難度在於要用很微妙,一毫不差的力道推動空氣。太大、或太小的力量,都會瞬間讓『翅膀』變形,唯有恰到好處,才能凝聚出剛才你們所見到的成果。至於這片翅膀能用來做什麼?」他說下去:「我除了操縱風之外,也能操縱能量。結合兩種專長,我能夠以風勢為媒介,帶走被碰觸到的東西的熱量。」   他走到旁邊,尋找示範物品,最後選定教室最遠處一張廢棄椅子,示意三人注意那個方向,開始表演。   十字根本沒有見到他做出任何肢體動作,卻見他背後原本消失的蟬翼再度出現,陡地騷動起來。像是無數的昆蟲正在鼓翅,空氣中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細碎聲響。在寒風臉上的淺笑和瞇細的眼睛之中,被張大的蟬翼所拂吹過的椅子,瞬間結成冰塊。      「所有被我控制的『翅膀』吹過的東西,都會變成這副德性。如果認真起來的話,可以施展出切骨寒風。順帶一提,『寒風』是我在鵷鷺中的代號,我的本名就叫『切骨』。」   「……你們的名字都和能力有關?」虎問,用一種非常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因為她總覺得寒風的笑,帶有某種情緒。   「沒有,大部分的人的名字和能力無關,我算是特例吧。」他悠哉解釋:「鵷鷺的代號會被分配到『寒風』是湊巧;至於我的本名『切骨』,則是家族在我學會腦波能力以後,才替我取的。」   虎愣了愣:「那在取名之前,你叫什麼?」   「鵜七。」他說:「家族的排行老七,所以我的名字就是鵜七。」寒風將話題導回最初關於能力的討論:「關於我製造出『翅膀』的難度,除了剛才提過,力道的控制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想像力。這很重要。」   寒風強調,告訴他們:   「腦波能力的使用者必須擅用想像力,才能讓你心中所想的事物成形。想像力要堅定、意志也要堅。同時意志堅定也能強化腦波,然後腦波又會加強你心中所想──簡言之,三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十字、虎、墮天各自心中整理寒風所言。   先不論關於想像力、意志或者腦波云云,那些事情有點不夠具體。他們思忖著剛才看到寒風施展的他自己的能力,想著一件事情:寒風說過,即使能力屬性被分在同一種類,經過各自發展之後,施展出來的能力會很不同,有多少能力者,就有多少腦波能力的使用方式。   例如,他們眼前看到了一個可以使出蟬翼般的風勢的人。假使日後他們遇到另外一位,同樣能夠控制風勢的人,那人卻將有一種很不相同的戰鬥方式。   有多少能力者,就有多少腦波能力的使用方式。      「因為我能控制風和能量,所以當初才挑選你們兩位。」寒風開口打斷三人內心的整理,看著虎:「妳的能力已確定至少能夠控制能量,聽起來就很適合當我的學生。」再告訴十字:「我看過關於你發明的鋼珠子彈的資料,說不定你能用風勢控制它們。」   十字很意外:「你知道很多關於我們的事情。」   「當然囉,不先調查清楚,怎麼指導?這樣才夠專業嘛。」   看看錶,確認時間之後,寒風開始收拾紙筆。   「今天到這裡就好,先跟你們大致解釋腦波能力的分類。只有這堂課是枯燥的聽講課,從下堂課開始,就要替你們做腦波分類測驗。測出你們的腦波大致屬於哪種分類,接著才好開發你們各自的能力。」   虎基督挑起眉毛:「怎麼測?」   寒風搔搔頭:「很難解釋,總之看到妳就會明白。下一次的上課時間……」他拿出手機,查看行事曆:「下星期天吧!十九號。因為最近報告有點多,沒這麼多空閒。」   「……你是學生?」   「對啊,考古人類學系。」寒風又抓頭:「下一次上課,墮天基督,你不用出席。」   「為什麼?」墮天幾乎是立即就出聲詢問。   「因為你年紀還小。」寒風先說,接著趕緊補充:「別瞪我啦,我沒有用年齡判斷你夠不夠格。只是腦波能力這種東西,太年輕學習不是一件好事。就像如果從小拉筋容易長不高,我怕你原本能夠擁有更強大的腦波能力,卻因為提早學習,被侷限住。」   墮天沒說話了,似乎沒有再次反駁的立場。   寒風又是笑容,眼睛瞇成一條線。   「所以,今天到此為止,你們可以回去了。」      ※      昏昏沉沉中,伏燹夢到一些有點莫名奇妙的東西。   像是,有隻獨眼大恐龍成為頗為富庶的童話王國的將軍,以及這個王國裡面有一對雙胞胎王子、愛睡公主的故事。   雙胞胎王子之一,看起來比較穩重成熟的那位,跟著長翅膀的小天使遠走高飛、睡美人也每天和獨眼大恐龍玩在一起,被冷落的那位王子每天都好寂寞好寂寞,只能啃洋芋片排遣無聊。   愛睡公主有一天偶然發現王子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她趕快跑過去看看哥哥,才知道王子殿下吃了太多洋芋片,肚子痛。   好可憐喔,愛睡公主非常同情地看著她的哥哥,在明白王子寂寞的前因後果之後,立刻跟王子道歉,向他保證以後她不會把他一個人丟在沒有人可以一起玩的遊戲間裡。   盪鞦韆要兩個人一起坐,才會飛得很高。      然後兄妹倆手牽手,決定合作出門把和天使飛走的另一個王子找回家。   公主把獨眼恐龍抓來幫忙,順便要金髮貴族出錢資助。通知母后大人之後,他們踏上旅途,出發尋找最後一位王子。      公主和王子分享同一包洋芋片,咀嚼聲音好大好大,踏上碧草如茵的道路,展開他們的旅途。   然後,伏燹感覺有一個人在搖她。   不要不要,這麼可愛的故事,她要把這個夢做完才行,然後回塞萬唯爾說給小依菈聽。   那個企圖叫醒她的人,並不死心。   不行不行,又不是火燒房子,她一定不能離開夢境,旅途都還沒開始勒。   正在叫她的人,俯下身在她耳邊呢喃。   「格絲提、格絲提,起來幫個忙。」   她努力裝睡,伸手抓住已經向前踏步的公主和王子,要他們帶著她一起冒險。   「……格絲提,喂,格絲提。」   曉星的聲音和體溫,就在伏燹身邊。   「快起來……喂,格絲提!」      ※      「……機嘰咕咕哇哈嗎哩幣幣枯七機。」   「……我媽媽說,很高興你們成為我們的鄰居。」   「……摸摸哩嗎辜哩辜哩嘎嘎嘎嘎挖。」   「……我媽媽說,請不要介意,她不會講外國話。」   「……咖拉幣幣遮遮掐粗哭嚕瓜希燜。」   「……我媽媽說,這邊很少有外國人出現,所以她非常興奮。」      墮天基督一個人站在門口,不知所措地應付突來的訪客。   門外是一位年約四十多歲的胖胖婦人,以及大約十七、八歲的高中男生。   男生身上穿著學校制服,靠在門邊用塞萬唯爾語和墮天交談。   「抱歉,我和媽媽住在樓下,她聽說樓上搬來新的房客,說什麼也要來拜訪。結果沒想到是外國人,因為我會講塞萬唯爾語,她就把我硬拉上來了。」他笑嘻嘻的打量墮天,似乎對於與他年齡相當的墮天很感興趣:「可以問嗎,你多大啊?」   「呃,三月滿十八。」   「跟我差不多!我也是明年滿十八歲。所以你也是雙魚座囉?我的生日是三月十八日,你呢?」   墮天不由得一愣:「我也是十八號。」   「哇,我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那男生興高采烈地搭著墮天的肩膀:「我姓謑,名叫餅乾。」   「餅乾?」   「嗯,對啊,因為我媽媽陣痛分娩之前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在吃餅乾。」謑餅乾斜眼看著他的母親:「至少當時不是在倒廚餘或者洗鍋子。你呢,該怎麼稱呼?」   「藍肯‧別林。」   「好長的名字喔,我叫你阿藍算了。」   「……那是什麼?」   「別在意,就是名字的簡稱,像也很多人叫我阿餅。」   曉星從屋內走出,手上半抱半拉著伏燹。   「……搞什麼啊?」   還在賴床的伏燹揉著紅腫的眼睛,滿臉不甘願。   「喔,妳就是會說封郚語的姊姊嗎?」謑餅乾一見伏燹,立刻主動提問:「請問我該怎麼稱呼你們?我是謑餅乾,在學校專修塞萬唯爾語喔。」   「瓜聒哩哩咪哇乎忽昒淲水沝淼。」   「啊,我媽媽說大家好,她是謑紅。」   伏燹揉揉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是住在樓下的鄰居,聽說樓上搬來新住戶,所以來拜訪我們。」曉星向伏燹解釋:「這位太太不會說塞萬唯爾語,才把妳拉出來。」   「什麼嘛。」   伏燹看看名為謑紅的中年婦女,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我是格絲提。」她沒有說出姓氏,只說名字:「這位是艾斯密‧米赫爾。」   「格絲提姊姊、艾斯密哥哥。」謑餅乾燦然一笑:「格絲提姊姊懂封郚語,有兆洲名字嗎?」   「有啊,怎麼。」   「我想知道嘛。」   格絲提看了墮天和曉星一眼,改說封郚語。   「不知道比較好。」   「咦,格絲提姊姊?」   格絲提轉身與謑紅說話,一些類似謝謝她來拜訪、謝謝關心之類的言談。   見格絲提沒有理會他,謑餅乾改與曉星、墮天聊聊:「這次一口氣搬來四戶外國人,你們都是朋友?」   「對。」曉星告訴他,一邊點菸:「只有格絲提懂封郚語,你們選對初訪對象。」   「呀哈哈,真是太有趣了,所以我們多了好多新鄰居。」   與謑紅交談告一段落,伏燹回過頭來:「你叫做謑餅乾?」   「對啊,隨便你們怎麼稱呼。」   伏燹興致極好地挑起眉毛:「我喜歡你的名字。」   「謝謝稱讚,我知道非常可愛。」   「聽說你和我們家藍肯同年。」   「你們家?他是妳弟弟?」   「呃,要這樣說也可以。」伏燹不想詳細解釋她和墮天的關係,她笑著搖搖頭:「你也知道我們剛來封郚,對這一帶不太熟悉,如果可以的話,有空帶藍肯四處走走。」   「小事一樁。」謑餅乾很有自信:「放心吧,我會做個盡責的地主。」      ※      血和隨行,拿著幾天前沉末翻翻交給他們的通識證,走入位於象敔之巔三十一樓的刑事重案課。   一走進辦公室,便見到許多警察在各自崗位辛勤工作。到處都是打字、影印和交談的細碎聲響,明明才早上九點,重案課內部已井然有序的開始工作。   有個人見到兩名外國人出現,立刻上前招呼。那是個穿著旗袍式制服的女人,罩著像是棉襖的黑色小外套。她將黑色頭髮盤在腦後,頭上掛著一只燈籠形狀的髮飾。手上拿著白色木扇,移動的時候有著陣陣檀香味。   「嘿,你們兩位來了!」   出口的是賽亞克里爾語,令血基督不由得一愣,半晌後才反應過來,認出眼前女人就是那天在車禍現場,攔下他們與他們交代事情的沉末翻翻。   「抱歉,認不出我吧。因為今天要上班,得穿制服。」沉末翻翻笑嘻嘻地說,指著其他警察向他們解釋。那些正在工作的警察們清一色穿著與沉末翻翻身上旗袍同樣紅黑色系的長袍馬褂,不論男女,旗袍之下都穿著方便行動的黑色長靴。   再遠一點,有個正與其他人交談的黑髮男人,血基督認出他是沉末葭鶻,那天在車禍現場處理事情的另外一名男人。沉末葭鶻有著一頭黑色的翹短髮,臉上總是帶著有點緊繃的表情。他的年紀看起來比舉手投足都很年輕的翻翻還要年長不少,應該已經超過三十歲了。看見隨行和血,他只以眼神簡單與兩人示意,又專心去做自己的工作。   「來,跟我過來。」沉末翻翻指引著他們兩個:「我帶你們去見含光大人。」   「含光?」   「鵷鷺第九的含光大人,來自獨鹿家族。」一面走,沉末翻翻一面對兩人說明:「你們是拔劍大人的學生,原本要跟著拔劍大人學習。可是拔劍大人負責的工作是護衛紫魈大人,那裡是重地,外人不得隨意進入,所以拔劍大人將你們借給含光大人。含光大人負責的工作是首都的刑事重案課,這裡的頂頭老大。至於你們的工作,要去詢問含光大人以後才會知道。」   她領著兩人來到一間獨立的辦公室前,敲門之後,才讓兩人進去。   「含光大人,血基督和隨行基督到了。」   在沉末翻翻的示意下,他們自己進入辦公室。      打開了門,裡頭是間較之外堂,燈光稍顯昏暗的房間。最亮的燈源來自大張書桌上的白色檯燈,書桌後方擺了一些書籍,仔細一看,各種語言都有,甚至有幾本是塞萬唯爾語。從那幾本血基督看得懂的塞萬唯爾語書籍標題,血基督猜測,或許整櫃子的書都和刑事方面的鑑定、偵查有關。   至於坐在書桌前方、一張舒適辦公椅上的,是個有著慵懶笑容的年輕人。年紀比拔劍還要年輕,才二十出頭吧,看起來和血差不多而已,輕得讓人咋舌。   雖然,用年齡判斷對方實力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可是對已多少耳聞「鵷鷺」這個團體大名的血、隨行來說,看似強勁的特殊能力者團體,目前所見過的成員,外表年齡都輕得令人訝異。   一頭柔順的黑色短髮服貼著後腦杓,深沉又不讓人感到難過的黑色眼瞳。像是用淡色墨水勾勒出的英俊外貌,潛藏著淡淡的麗緻氣息。這人就是初次出現在血和隨行面前的含光。   他有著極好的臉部輪廓,優雅沉穩,如繁星點點夜晚所鋪下的一層黑幕,深沉但很安心。這樣的他用著秀麗流轉的善意目光,輕輕給進來的兩位外國人一抹微笑。   「你們是拔劍的學生?」   他說的是塞萬唯爾語,而且很標準。   「嗯。」血基督頷首:「什麼工作要給我們?」   含光卻沒有回答血基督的問題,而是盯著他們半晌,才再說話。   「你們還真是……引人注目。」   一句話說的血和隨行摸不著頭緒,但很顯然含光自己也知道他的話不清不楚。他說話的時候,不太給人壓迫的感覺,可是也不是輕鬆,比較像是隨意。血基督敏感地注意到,他好像會習慣去拉整自己的瀏海,還挺注意外貌的。   「你們有必要知道喔,鵷鷺裡頭很多人都在注意你們。」他揚起笑容,語氣不帶惡意,而且不很嚴肅:「有些家族很排外,你們要小心點。」   「……什麼意思,你在警告我們?」   「對,很少有這麼多外國人來到封郚。有些家族很排斥外國人,你們應該小心一點。」   血基督沒說話,隨行也無。一種怪異的氣氛充斥在他們左右,辦公室內一時沒有聲音。   血和隨行以為含光會針對這個話題延伸下去,至少多說點什麼。但是片刻後,本來像在考慮什麼的含光,突然又再度出聲。   「好,決定完畢,就讓你們和翻翻、葭鶻一起合作。」含光拍手站起來,繞到血基督旁邊。之前所交談的關於家族排外的問題,彷彿煙消雲散般被他支開了:「聽說你們在自己國內,幹的是殺手?」   「可以這麼說。」血基督不認為他們所做的事情,能以「殺手」一詞簡單概括。不過若要尋找其他名詞企圖解釋,似乎就太麻煩了。   「我也有機會教導你們其中一人。有個人叫做曉星,對吧,他是我的學生。」   「嗯。」血基督淡淡地給予回應,隨行則沒有說話。他們都不太懂,這種事情與他們有什麼關係。   含光於是伸手拾起血基督的長髮,湊到鼻前:「跟我們兆洲人一樣,是黑色的。」   「嗯。」   「妳說話好冷淡;你也是。」   血基督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任憑頭髮輕輕地被束在含光手中。隨行也未表示什麼,像在打量含光,保持沉默。他們都感覺到了,含光好像想知道什麼,所以只是重複說些沒有太大意義的句子,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   又過了很久,含光望著血基督那對紫羅蘭色的眼睛,才放棄打探。   「……妳早就知道了。」   「我的第六感很準。」   「你呢?」   「第一眼。」隨行簡短地說。   「真無趣。」含光聳聳肩;又提問:「不跟你們兜圈子。我覺得好奇怪,剛才硬生生被我轉了話題,結果你們也沒主動詢問哪些家族排斥外人?」   血基督冷冷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會說,不會講些故弄玄虛的句子。」   她的長髮掙脫含光的手,柔順地回落到血的身前。   含光瞇細眼睛:「的確,我不能說,只能要你們多加留意。」   「有人會對我們發動攻擊?」   「或許吧,或者用別的方式為難你們。外來者通常都會被保守派討厭。譬如說,當心男人對妳企圖不明的接近。」   血基督不是聽得很懂,有男人想接近她,這實在太好防衛。   佇立在旁的隨行,則皺眉思考含光話中究竟想說什麼。   「去工作吧,到廳外找翻翻,她會告訴你們應該做些什麼。她是個好伙伴。」   「嗯。」   兩人旋即準備走出辦公室,在踏門離去之前,含光忍不住又叫住他們。   「我有一件事情想問。」   血基督和隨行基督回過頭來等待問題。   「……雖然有些家族反對外人,你們這麼多人竟然全部都拿到通行證。」含光道:「而且,是由紫魈大人直接下令,要求鵷鷺教導你們腦波能力。我的問題是,你們和紫魈大人什麼關係?為什麼大人這麼照顧你們?」   「……不知道,我不認識他。」血基督誠實回答;隨行也用表情表示他並不知情。   「還有問題嗎?」   「沒有了,如果不知道就算了,我自己去查查看。」   含光給個輕鬆的笑容,兩人便轉身離開辦公室。      走出含光的辦公室,隨行輕輕在血耳邊開口。   「他的那個問題,」他說:「……的確是個疑惑。」   「不知道,或許因為伏燹的老師吧。」   血基督抬頭看了隨行一眼,又把視線放回正朝他們走來的沉末翻翻。      ※      「含光大人將兩位分配給我這邊嗎?」   翻翻滿臉笑容地確認。   才相處沒多久,血基督就覺得翻翻實在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她年齡和血相當,氣質卻比血還年輕,像個活潑開朗的女大學生。雖然手拿白色木扇讓翻翻沉穩了些,從她眼睛的閃爍和說話速度,還是能夠感受到年輕氣息。不過話說回來,依照血的年齡,她現在的確應該還在大學就讀才對,要不是她辦理休學,血基督也會是大學生身分。   翻翻領著血和隨行朝偌大辦公外堂的右方走去,來到一處顯得比較空曠的角落。   整座屬於刑事重案課的辦公廳,佈滿許許多多的辦公桌,桌上用具雜亂無比,卷宗紙張疊得到處都是。警察們穿著制服走來走去,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忙碌。   辦公廳內唯一顯得比較不忙的地方,就是現在血和隨行佇立的位置附近。可是之所以會比較不忙的緣故,是由於這附近的辦公桌明顯都沒人使用。   「這兩張桌子給你們吧,不過或許你們也不會用到。」依舊用賽亞克里爾語和兩人交談,翻翻輕快地告訴他們:「這些是空著的辦公桌,正等新的警察使用。」   她挑給血和隨行的兩張辦公桌,就緊鄰在那些有人用的辦公桌附近。可以看得出來,整間辦公廳的使用方向,是由左擴向右方。   「我先跟你們大致解釋一下刑事重案課的工作內容。」翻翻輕快地說:「封郚的政治採分治狀態,每個縣市都有自己的政府組織,然後層層上報。警察體系也是如此。但是,在象敔市政府領導之下,象敔市政府警察局有兩支隊伍被列為鵷鷺的掌管,分別是刑事特種課和刑事重案課。我們是刑事重案課,負責偵辦所有發生在象敔市內的重大刑事案件,但是因為我們又同時是整個封郚刑事重案課的領導龍頭,若別的城市發生重大刑案,必要時候我們也必須支援,工作量很大。」   血基督聽著,突然有點懂為什麼如此龐大的辦公廳,所有人都忙碌的走來走去、還一直有人進進出出了。   「刑事重案課的工作就是偵辦刑案,因為我們是由鵷鷺親自領導的工作團隊,所以大部分的警察都是能力者。換句話說,我們偵辦刑案的方式,和其他地方的警察可能很不一樣。」   「……我們能勝任?」血基督懷疑。   「絕對可以,有我在啦。」翻翻說:「這裡採分組制,一組一個單位,一有事件發生,整組出動支援。必要時候也會有兩組、甚至三組人馬一起出動的情況,但屬少見。」她笑瞇瞇的告訴血和隨行:「平時我都和葭鶻一組,同時行動。我看含光大人的意思,是說你們兩個也加入我們這一組。」   血和隨行抬頭望了遠處正在忙的沉末葭鶻一眼,沉末葭鶻也正好往這方投以視線。   他走過來,一邊正掛斷牆上的電話:「翻翻,要走了。」   這句話是封郚語,所以血和隨行並沒有聽懂。   「喔,這麼快?」翻翻有點訝異,她回的也是封郚語:「哪裡的案子?」   「市西,扶門橋邊。」   「那我們走吧。」一邊將手上拿著的白色扇子收入旗袍前襟處特製的口袋,沉末翻翻回頭看著血和隨行,以賽亞克里爾語交代:「任務來了,直接實作,跟著我們辦一次案子,就會懂了。」   血和隨行沒有多問,因為話多不是他們兩人的個性。兩人立刻跟上,隨著沉末翻翻和沉末葭鶻逐漸加快的腳步,一路朝有著落地窗的大面平台去。   一開始血和隨行有些疑惑,為什麼沉末翻翻領著兩人來到這邊。走最前面的沉末葭鶻一手拉開落地窗,來到平台外面。   那真的是塊平台,完全沒有建立欄杆之類的建築。刑事重案課位於象敔之巔三十一樓,高空上的冷風呼呼地颳,血與隨行有些錯愕。   然後只見沉末翻翻拿出原本收妥的白扇,伸手一攤拉成可以搧風的半弧,再往地面丟去,轉瞬整把弧扇,竟擴大到將整座平台遮蓋殆盡的大小。   隨行愣了愣,血的瞳孔頓縮。沉末翻翻吐了吐舌:「這是我的能力之一,實現的一種,在原有物體上擴大它的體積。我的扇子是特製的,密度和一般白扇不太一樣,所以可以直接被擴大使用。」   「……這只是妳的能力之一?」   「嗯,某種說法的確如此。我的能力綜合了好幾種運用技,而實現只是其中一種運用技。我的能力是傳輸,上來吧,讓我示範。」   在沉末翻翻的示意下,血和隨行跨到變大的白扇身上,沉末翻翻和沉末葭鶻則早就佇立在上頭了。等四人都站好,白扇突然漂浮起來,像一塊白色的巨大木板。   雖然早已習慣佇立在高樓大廈頂端,當白扇浮起的瞬間,血基督突然腳軟。她想這或許是由於白扇太薄的緣故吧,很不踏實,有點怪恐怖的。   身邊的隨行拉了她,她才沒失態跌下去。同時間,站在扇柄處的沉末翻翻,拿下頭上像是燈籠的圓形髮飾。她的長髮飄散開來,血基督這才注意到,沉末翻翻有著一頭長到不可思議的頭髮,高空當中,長髮隨風飄揚,並且彷如有具有意識般,攫住站在扇子上方的其他三人。   「我們走吧。」   剛才還笑笑的沉末翻翻,突然雙目一凝,眼瞳轉為略泛金光的顏色,白色巨扇霎那便如火箭般朝外噴出。   「呃。」   血基督先是錯愕。身邊的隨行以為他需要抓好血的肩膀以防她再度腿軟,然後又立刻發現這樣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沉末翻翻的頭髮根本不像是頭髮,反倒有如安全帶,或者某種深根的東西,牢牢的掌握住承載於扇面上的另外三人,甚至血基督也不覺得腳下不踏實,恐懼的感覺散去,她發現事情根本沒有什麼。   長髮一直在風中飛揚的沉末翻翻始終沒有開口,在扇柄處站得挺直,那裡是飛翔的扇子的最前端,她的模樣彷彿是迎風而立的神像。   至今為止,沒有與他們交談過的沉末葭鶻,突然向兩人說話。   「你們可以坐下。」   他的聲音很低,很穩重,語氣帶著讓人感到可靠的力量。血和隨行看了他一眼,他說的是塞萬唯爾語,而且很標準,至少比沉末翻翻標準。   在說話的同時,沉末葭鶻也一面坐下。抓著他的沉末翻翻的頭髮隨著他的動作改變抓攫方式,有如量身訂造的安全帶。   「翻翻只要一進入飛行狀態就不會講話,因為她的主意識全部都拿去控制飛行。」   看起來就不多話的沉末葭鶻再度向兩人解釋,兩人學著他的動作,也坐在扇面上。   「我們現在要去城市西邊的扶門橋,那裡發現死屍。」      ※      十字基督買了很多東西回來,跑到曉星等人的公寓按門鈴。   「……什麼事。」一臉「你又買什麼」的表情,曉星基督沒好氣地靠在門邊詢問十字。   「剛才和住樓下的謑紅太太去市場,幫她提菜買東西,她順便送了我們好多食材。」   「叫伏燹煮?」曉星挑起眉毛,眼神示意屋內:「那傢伙已經開始冬眠,沒十天半個月叫不醒。」   「……我們又不是來遠足,她不怕沒有老師認領?」   「你自己跟她說。」曉星指著伏燹的房間的方向:「她睡前已經先說清楚,沒一個星期不准叫她。」   「而你打算乖乖聽話?」   曉星給了肯定答案:「除非有急事。」   十字只好放棄:「墮天人呢?」   「出去了。」   「去哪?」   「和謑餅乾出去。」   「他們兩個感情這麼好?」   「不知道。」曉星並不關心:「謑餅乾來按門鈴,就把墮天拉走。」   「喂、喂,你不怕我的被監護人被綁架?」   「他又不是美女。」曉星點菸。   「喂喂喂──」   「他們年紀相同,墮天在這裡交個朋友也沒什麼不好。」   「可是這樣子……」十字看著兩手重重的食材。   「……墮天又不會煮飯。」曉星沒好氣:「血不在?」   「她和隨行都還沒回來。」   「那你去請虎吧。」   原先似乎打算來個「監護人與被監護人一起準備晚餐」的活動的十字,只好悻悻然走回自己的公寓。   「對了,明天吃火鍋。」臨走前又回頭交代。   「火鍋?」   「嗯,麻辣火鍋。」   「那是什麼東西?」   「明天就知道了,謑紅太太教我的。」   話說完後,十字打開他的公寓大門。   等十字關門進屋,曉星才猛然想到,語言不通的十字用什麼方式和謑紅太太進行溝通?   曉星開始擔心明日的晚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