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六章‧探紅 Hunting the Doctor

  領著兩人躍過拉起的警戒線,血和隨行聞到封閉的橋墩下方飄散著一股腥味。      那不是一種令他們感到陌生的味道,因為他們的本業就是不停的在與那種東西接觸。血基督幾乎是憑本能就能夠判斷血跡位處,儘管河岸邊溼漉的雜草和泥沙帶來某種干擾她嗅覺的味道。   屍體倒在橋墩某個墩柱旁,還有蒼蠅在飛,顯然屍體剛死不久,血液未乾。血基督和隨行基督探看四周,這裡很平靜,而且很偏僻,只是一座普通到不行的河橋下方。除了屍體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沉末葭鶻和沉末翻翻已先行一步朝屍體走去,於是血和隨行快步跟上。   從面龐判斷,死因是兩發貫穿額頭的子彈。沉末翻翻抓著死屍的頭髮,翻看前後左右,又把屍體丟回橋墩旁邊。   「剛才在象敔之巔說過刑事重案課的工作是偵辦刑案,不過整個重案課又再分成兩大團隊:犯罪調查組以及刑事通緝組。」沉末翻翻轉身告訴血和隨行:「犯罪調查組的刑警就是外面那些人,他們調查、蒐集證物結束,就換我們出場。我們屬於刑事通緝組這邊。我們的工作以追捕犯人為主,只要具有危險性的罪犯,必須在最短時間內逮捕歸案。所以若是能夠在案發現場找到兇手逃離方向的線索,我們不會浪費時間,直接追去。」   隨著沉末翻翻指尖示意,血和隨行看到一樣的東西:屍體旁邊掉著一把槍,撥開槍下雜草之後,泥沙處印著一連串遠離此處的腳印。   「……是說就朝那個方向追去?」血基督不明所以。   「啊,一般來說的確如此。」沉末翻翻取下才被縮小沒多久的白扇,又是一攤,往泥地丟。只是這次白扇沒有變成巨型交通工具,而是如一尾蝴蝶般翩翩浮起。   「會交到我們刑事重案課手上的案件,兇手多半能夠使用腦波能力。」   一面解釋,沉末翻翻手掌示意,白色的扇子隨著地上留下的足印,飛出去了。   「我先讓我的扇子,皎翼去探路,但是八成十幾分鐘以後就無法追蹤。」未等血或隨行發問,沉末翻翻又繼續說:「你們看橋墩上這個印子,是控制風所留下的印記。」   血和隨行細看,在橋墩的水泥柱上,的確可以辨識出幾道微弱的刮痕。   「會留下這種平齊切割、卻雜亂無章的痕跡,應該是飛行的御空之風沒錯,只是技巧很不純熟。」   「御空之風是什麼?」   「漂浮起來的能力。有些人能夠操縱力道控制風,控制得宜就能乘著風勢飛翔。」   這說明很簡單,血和隨行都明白。   「所以,」血問:「整片泥地,除了我們的腳印之外只有另外兩組腳印,一組是兇手離去的痕跡,另外一組……」她指著後方的細碎步伐:「這組腳印和槍邊的腳印大小不一,應該屬於屍體。沒有兇手來到現場的痕跡,他是飛行前來?」   「嗯,我也這麼想。」   「他飛來,殺了人,跑走。」   「所以我說技巧很不純熟,飛著來,卻忘了飛著走。」   「但是妳剛才也說,或許追蹤十幾分鐘以後就無法追蹤。是指之後他又使用御空之風逃跑?」   「嗯,這類的兇手向來如此。」   這段血和沉末翻翻的對話中,沉末翻翻的皎翼果然回來了。   她抬頭遠望,指著沿河岸向南方去的方向:「那裡,大約六百公尺處,他開始使用御空之風。」   「追去看看?」   就在沉末翻翻還沒拿定主意的時候,剛才領隊的犯罪調查組刑警來到他們身邊。   「沉末小姐,已經查出結果。」   「這麼快?」   「嗯,死者是離家的蕭琰。槍上只有一個人的指紋,屬於離家的流苗。」   血和隨行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離流苗的位置也掌握到?」   「還沒,不過案子的等級,已經從肆級轉為伍級。」   「什麼嘛,那就可以收工了。」沉末翻翻和沉末葭鶻對看一眼,向刑警示意:「其他就交給你們,麻煩大家。」   「不會。」   那名刑警步行離開,回到警戒線外做點調查。沉末葭鶻回頭看著血基督和隨行基督:「任務從肆級轉為伍級。」   血和隨行沒說話,他們根本聽不懂這代表什麼。   沉末翻翻解釋:「肆級指的是難度不高、危險性尚可,需現場勘查,最好能盡快逮捕犯人的案子;伍級則是兇手危險性低,只需要在調查出兇手之後追捕犯人便行。現在已經確認兇手危險度不高,降轉為伍,所以等其他刑警把兇手所在地調查出來,我們再行逮捕就可以。」   血基督乾脆問重點:「那我們還需要做什麼?」   「什麼都不用做。」沉末翻翻看看錶:「重案課的組員以組為單位,一次只接一個案子,破案以後才會接到下一件案子。因為到目前為止,針對這個未完的案子我們無事可做,所以可以下班,等到通知調查出兇手的所在以後,才有我們的事情。」   血基督遲疑:「即使我知道兇手逃往哪裡?」   沉末翻翻皺眉表示疑惑。   「我聞到味道。」血基督淡淡地說:「很模糊,可是兇手身上帶有血味,從這邊一路離開。」   「味道?妳確定?呃……我的意思是,」沉末翻翻斟酌著用詞:「這裡是河岸邊,能夠干擾嗅覺的味道太多了。」   「他好像負傷。」血基督說:「那股味道和兇手留下的足跡契合,朝著同一個方向。」   沉末翻翻和沉末葭鶻對看一眼。   「既然妳能追蹤,我們就追追看。」   沉末翻翻拿出她的皎翼,往下一丟。      ※      「喔!所以所以,你們的寒假是從聖誕節開始啊!」   「嗯。」   「那你們會在封郚待到什麼時候?」   「我不知道。」   「會待到月底嗎?月底!」   「……應該會吧。」   「太好了!」謑餅乾聽了,興高采烈:「今年一月二十七號是除夕夜,從除夕夜開始的新年,每天都有好吃和好玩的東西喔!」   「過年?」墮天皺眉,他想,新年不是才剛過?   「唉呀,不是公曆,我說的是陰曆。」謑餅乾解釋:「是兆洲古老流傳下來的曆法,以月亮作為標準,一個月有二十九或三十天。今年公曆的一月二十七日,正好就是陰曆的十二月三十日。從那天開始,為了慶祝過年,我們的習俗會有許多好玩的活動!」   「喔。」   「真的很好玩啦!還有錢可以拿!」   「喔。」   「而且我們的寒假也快開始了,從過年前一周放到過年後兩週。這是一年中最快樂的時候,又有錢拿又有得玩,酷斃啦!呃……可是我們一年也才兩次假期。聽說你們三月有March Break、四月有復活節、六月有National Holiday、七月和八月是暑假,十一月又有感恩節假期?」   「……嗯。」   「真好!我也想搬去你們國家!啊啊,不過聽說你們考大學沒有聯合入學制度,所有大學都獨立招生。這樣子不會很累嗎?」   手插口袋的墮天踢著地上石頭,沒什麼興致的感覺。   「累?」   「對啊。我們只要考一次試,按照成績去填志願,最後看上了哪所學校就行了。你們如果想報考一所以上的大學,不就要參加一次以上的入學考試?」   「……對。有些大學的科系還獨立招生,所以考試次數和要考的科系也有關係。」   「哇,聽起來真麻煩。」謑餅乾帶著墮天在公園裡到處亂繞,突然想到一個有趣的問題:「那,你的志願呢?」   「志願?」墮天停下腳步。   「對啊,今年就要升大學,對吧。你們的學制和我們一樣,六月畢業。」謑餅乾快樂地說:「我的志願是商學院,看要會計系還是統計系、經濟系都好。你呢?阿藍。」   「……我已經說過別這樣叫我。」墮天沒好氣的抱怨,雖然其實他早就放棄和謑餅乾爭執這件事情:「軍校吧,我還是有點想去那邊看看。」   「有點?」   「其他人並不贊成。」   「你說家裡那些大人?」   「嗯。」   「一般人都不會贊成吧。」謑餅乾聳聳肩:「當軍人風險大。我是不知道你們國內的情勢如何,可是常常發生戰爭,應該不太好。」   墮天感到奇怪:「你知道好多關於塞萬唯爾的事情。」   「那當然,我上學期社會學的期末報告,做的外國調查就是塞萬唯爾。」謑餅乾似乎對於這件事情相當引以為傲:「話說回來,撇開這些不談,你在學校最優秀的學科是什麼?」   「學科……」   墮天努力想了想,但他覺得不管哪一個科目好像對他來說都易如反掌,只好照實回答謑餅乾。   「這麼自信?」   「可以考滿分,你認為?」   「每一科?」   「主科。」墮天可不想對他的音樂和家政成績撒謊。   「這種優等生最討人厭了。」謑餅乾伸手掩著自己的臉:「好像什麼都很厲害,其實什麼都沒興趣,而且毫無長處。」   「……謝謝誇獎。」墮天的表情有些狼狽。   「我不是罵你。」謑餅乾趕緊澄清:「嗯,你很優秀,真的。我只是……」   「這大概是事實吧。」墮天並沒有生氣。   「喂,阿藍,」謑餅乾又問:「你為什麼想讀軍校?」   這問題猛地有些驚擾墮天,他的表情變得複雜。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他。」   「誰?」   「艾斯密‧米赫爾。」   「喔,阿艾!」   那是謑餅乾擅自幫曉星基督取的綽號。   「他怎麼啦?他是軍人?」   「嗯,我們國家的軍事大學畢業,法律系。」   「所以你覺得他很厲害。」   這個詞語又讓墮天覺得苦惱,因為他自己也不很清楚:「或許吧。」他一直在使用能夠保留語意的說詞:「他很厲害。」   「還很有男子氣概。」謑餅乾哈哈大笑:「只要是男人都想變成他那樣,看起來好像天塌下來也沒事似的。」   「嗯。」墮天不否認這句話。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夠很有擔當,天塌下來也沒事似的。他希望能夠成為保護別人的人,讓人依靠的人。   其實綻華也很牢靠,但他唸的是文學,這門學科和他本身的強壯並無關聯。十字、萬靈和隨行也是,他們雖然也很有擔當、也很強大,所唸的科系:物理、醫學、音樂,都和他們本身的特質毫無關聯。   雖然說曉星的特質和他唸的軍校不一定有關係,也許「軍校」兩個字所提供的迷思,讓墮天一直想去探個究竟。   不過,墮天也沒忘記半年之前,餐桌上的那一席話。      虎的意思是,你是否思考過基督們殺人的用意在哪裡?      經過半年時間,國內發生許多事情,基督們也經歷了許多。墮天說不太上來,他總覺得那些大他四到八歲不等的其他同伴,在殺人這件事情上,逐漸朝著有點瘋狂又異常理智的方向前進。   那究竟是什麼?殺人的用意又是……      復仇。      詞語驀地閃過墮天腦中。   如果用這個激烈的用詞,聖子基督大概不會搖頭否認。殺人是為了復仇,就像現在他們所做的,來到陌生之地學習腦波能力,短期目標是要充實自己,長期目標卻要推翻兩個國家。   不過在復仇之後呢,墮天反覆思量餐桌上影基督的話語,總覺得身邊的同伴,和半年前已經不太相同。   果然是那份文件的緣故。   一份文件讓基督的態度和作法更加偏激,可是他們所做的事情依舊相同:復仇。   聖子為了家人復仇、曉星為了父母復仇、伏燹也是相同的、虎有著父親的家族的牽扯、血為了某些墮天不得而知的理由也在仇恨、隨行也有著自己的秘密。   他們早就開始動起來,也是各各他成立時的最初概念。影、十字、萬靈、綻華,一開始給墮天某種不太明確的危險感,搖擺著的情緒。但是在那份文件落到他們手上之後,他們似乎確立了彼此的目標。   那麼,墮天呢?   他拿什麼理由復仇?      墮天基督反覆思量,毫不理會旁邊的謑餅乾依舊滔滔發言。他想起過去,想起他酗酒的父親和離家的母親,長大的小鎮,學校的老師,他的同學,寄養家庭的父母,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姐妹……   或許就是單純的討厭。討厭無能為力的政治,討厭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      或許很瘋狂吧。      ※      長劍貫穿男人,沉末翻翻愣在原地。   「提斯狄,妳──」   「我沒有殺他。」   血基督從被她刺穿的男人的腹旁抽出長劍,一滴血液也未流出,亮閃閃的劍身乾淨晶亮。沉末翻翻這才發現血基督的長劍只是精準刺入男人的外套,把他扣在門板上頭防止他逃走,並未傷及他皮肉半分。      血基督逮住男人的地點是錯縱巷衖內一棟簡破公寓的三樓,規模相當於迷你套房,目測大小不超過四坪,連個廚房也沒有。室內並沒有開燈,因此視線顯得昏暗不明,有張床墊放在地上,縫有補丁的棉被蓋在上頭,角落還有一壺看起來放了好幾天的透明水瓶。   四人循著血味,在血基督指引下趕到公寓窗外,正好看見被列為嫌犯的男人企圖由大門逃走的一幕。血基督俐落翻身,跳下皎翼翻入窗內,右手抽出腰上長劍,箭步就朝男人衝去。她的行動一氣喝成,如流水般流利順暢,沉末翻翻根本來不及反應。   咚的一聲,血基督硬生生把男人釘在門上,讓他動彈不得。      「……他不是我的殺人目標,只是還未被定罪的罪犯。」      提著嚇傻的男人的衣領,血基督將他丟到牆角,一面朝沉末翻翻發問:「我有沒有追錯,就是他嗎?」   「嗯,對,就是他……」沉末翻翻讓所有人先下了她的皎翼,和沉末葭鶻對看一眼,接著拿出手機撥打電話連絡刑事重案課的人員。   沉末葭鶻來到被逮個正著的男人面前,瞇細了眼睛瞪著他瞧。   那是個中等身材的男人,年紀大約二十幾歲,看見沉末翻翻和沉末葭鶻,很顯然能夠理解他們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因此不住地打顫害怕,同時又狠狠地瞪著他們四人,像是想表達什麼不滿。   「我們是刑事重案課第二組。」沉末葭鶻緩緩開口,說的是封郚的語言:「你因涉嫌謀殺遭到通緝,準備逮捕歸案。」   男人的反應是罵了幾句血基督、隨行基督聽不懂的話語,不過罵人的話是全世界的通用語言,即使不明白封郚語言,也能猜出大概意思。   沉末葭鶻沒有理會男人叫囂,拿出手銬把對方雙手銬住,用那雙孔武有力的手臂將他制服在地。   血基督將長劍收妥,和隨行對看。   「妳真的追到了。」   「嗯,他身上有血味。」血基督用眼神示意那男人:「殺了人就會留下的味道,逃也逃不掉。」   「……所有殺人者的味道,妳都能夠辨認?」   「大部分。」血基督說:「每個人留下的味道,都不太相同。」   「以前沒聽妳提起過。」   血基督頷首:「在塞萬唯爾,身上留有殺人氣味的人,太多了。」      ※      「具體說明的話,就像這個樣子。」   萬靈基督把袖子捲起來,示意他面前的聖子基督動手。   「真的沒關係?」   聖子挑眉再一次確認詢問,萬靈則頷首表示回答。   「那我就不客氣了。」   重複得到萬靈的同意之後,聖子基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開手套裡的鋼線,攫住萬靈的手腕,施力割拉。   銳利的鋼線直接劃破萬靈的手腕,深達動脈,鮮血瞬間就爆了出來。雖然對於這種殺人招數相當熟練,第一次用在同伴身上,聖子覺得非常不安。   但是那種不安也僅止於一秒鐘而已。就在她面前,原本噴發的血柱消失了。   被她狠狠割開的,萬靈的手腕處,正以一種她難以想像的速度癒合當中。   「這就是生物體變化,控制我的手部肌膚、血管、肌肉,迅速複製、再生、痊癒。」   就在萬靈輕描淡寫的幾句話中,他的手腕從原先爆血,然後止血、暗沉、發紅、結痂、癒合。   「……好恐怖。」   「謝謝。」萬靈一笑:「五荒左垣教我的。還好我學醫,所以這招對我來說不太困難。只要讓電流順著血管,在想像力幫助下爬過身體內部,加快身體的代謝。」   「會不會痛?」聖子手指撫過剛才被她割開,雖然現在已經連疤痕都看不出來的地方。   「痛,剛剛超痛的。」萬靈露出煩惱的表情:「我死也不要死在妳這像是蜘蛛的鋼線之下……大美人──如果要殺我的話,記得先給我一記深吻才可以動手喔──」   「我才不想殺你。」聖子笑了聲,話題轉正經:「這種能力的副作用,或者缺點呢?」   「因為能力的核心是改變身體結構,自然論,我們不應該干涉身體原本的運作,所以雖然在療傷方面相當有用,聽說用多了還是會出問題,而且修補不回來。」   「不懂。」   「簡單來說,人類不是萬能,人腦更不是萬能。」萬靈解釋:「人體的構造太精密,頻率太高的改變身體結構,就算你自認為已經摸清人體構造,或許在改變的過程當中,某個地方一直出錯也說不定。」他說:「所以,對於大範圍改動身體這種事情能免則免,平常這種能力用來修補小傷口就好,不要濫用。」   「嗯,我懂了。」   「另外,雖然這是看似治癒的能力,」萬靈又道:「用在攻擊上也很好用。像是摸著敵人的頭,做點複雜的事情,抑制對方腦部分泌乙醘膽鹼的神經元,甚至乾脆把它退化掉算了,就會造成乙醘膽鹼的分泌量不足。」   「你是說,因為乙醘膽鹼分泌不足的緣故,腦內開始堆積澱粉狀的蛋白,結果神經纖維纏繞成團,導致神經網路異常?」   「對,不愧是大美人。」萬靈稱讚:「然後那傢伙就會開始老人癡呆。」   「這種攻擊方式太溫和了。」   「當然也有猛烈的。譬如我直接衝過去抓住敵人,用能力打開他胸膛把心臟掏出來。」   「你好噁心。」聖子皺眉。   「怎麼會,這招莎莎寶貝很愛啊──」   聖子沒有嗆他的意思,反正萬靈就是喜歡這樣說話。      旁邊的電腦傳來一聲相當特別的警示音,叮咚一聲,很舒服的迴音。萬靈往他的桌上電腦看去,臉色有些疑惑。   「怎麼?」   萬靈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向自己的電腦。他移動滑鼠解除螢幕保護程式,點開桌面上的圖示。   「那是我設定加密信箱,有信進來的提示音。」   聽到這句話,聖子明白為什麼萬靈表情會變得疑惑了。她有點好奇:「誰有你這個信箱地址?」   「除了你們幾個夥伴之外,只給過賽亞克里爾的五荒左垣。」   他點開收信程式,程式回報新進一封郵件。   萬靈基督熟練地點開郵件,把食指放到電腦旁外接的指紋辨識器,嗶的一聲,辨識器泛起藍光,萬靈雙手放上鍵盤快速輸入兩次毫不相同、長到嚇人的密碼,一封電子郵件才緩緩在電腦螢幕上展開。   所謂的加密信箱,除了只能在固定電腦讀取之外,還設有雙層密碼、指紋辨識。這個信箱所收到的信件都來自於一個巨大的電子郵件處理中心──由塞萬唯爾地下世界的情報頭子所供應,絕對安全的加密來源。有一個機制是這樣的,一些最需要被隱匿寄、收件人來源的信件,會先統一被寄到塞萬唯爾某地下情報頭子的主機電腦中,然後在二十四小時加密運作的系統裡,信件先被轉發到第二台加密電腦,接著才真正發送出去,送入正確的收信人手中。   因為信件經過二次加密轉發,來源和去向難以追蹤,這種收發信件的方式向來被地下世界的活躍者們所愛用。   當然,代價也是有的,一次的收發信,索價極高,所以非緊急事情不隨意使用。      「所以,寄信來的是誰?」   「五荒左垣。」萬靈的聲音變得正經,簡略掃過電子郵件的內容。半晌之後,他轉身看著聖子。   「……說吧。」   五荒左垣的來信,怎麼想都不對勁。聖子不覺得對方會寄什麼生日邀請函之類的信件給萬靈基督,一定發生不好的事情了。   「我的身分被查出來。」   聖子聞言先愣了愣。   「……你又是哪裡沒注意!回來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說沒有問題?」   「第一萬二千零八十三個女朋友的電腦裡面有我的匯款帳號。」   「你是白痴!」   「我並不是有心的嘛。」   「……聽起來真不妙。」一道新的聲音插進兩人之間的交談,萬靈和聖子轉身,影基督不知何時已站在萬靈的房間門口:「怎麼這麼大意?」   「他腦袋沒用也不是一天兩天。」這句話出自綻華口中,他似乎也聽到剛才的對話。   「……你們兩個從什麼時候站在那裡。」   「剛剛,你們收信的時候。」影基督回答萬靈的問題,亮了亮手上一份卷宗:「我和綻華剛出任務回來,這份搞定了,聖子。」   「謝謝。」   聖子雖然道謝,注意力並沒有放在這件小事。   「身分曝光是什麼意思?」綻華淡淡地問:「你的真正身分,還是……」   「我的姓名並沒有被查出,但他們非常篤定客席醫師和萬靈基督是同一個人。」萬靈簡單解釋。   影基督依舊靠在門邊,詢問了最該被在意的問題:「信裡寫些什麼?」   萬靈瞥了電腦一眼:「因為身分曝光的緣故,九荒已經在幾天前的會議通過殲滅基督的要求,過幾日結果就會下來,八成會通過。」   「殲滅基督?」綻華基督漂亮的眉毛緊皺,就像輕輕地把絲綢擰住了似的。   「五荒說二荒決定派出五名九荒成員,加上副官總共是十個人。」   聖子愣了一下,十個人。   「……好大手筆。」   他們四人是否能夠應付,聖子開始擔憂。   顯然影和綻華也抱著同樣的不安疑惑。   「還有後續。」萬靈又說:「九荒想向警察提出要求,雙方合作逮捕我們。」   「合作?」聖子湊到萬靈的電腦前,細細把信件閱讀一遍。   「像我們之前和第二隊警察合作那樣?」影基督偏頭思考:「警察肯嗎?」   「九荒還沒對警察提出要求,不過也會是這幾天的事情。」萬靈說:「警察不是很恨我們?」   影基督沉思,開始分析:「之前找我們合作的是第二隊的警察,他們和第一隊的實力不同,第一隊警察明顯非常強悍,上次才會把伏燹打得半死。」她道:「第二隊警察,實力比我們低,和我們合作合情合理。你們不覺得第一隊的警察……好像不把基督放在眼裡?對我們很不客氣。」   「之前發給議會長的信應該還是有效,警察們目前為止的首要任務,是殲滅九荒。」聖子瞪著萬靈:「你有把這種事情透露給五荒左垣知道?」   「不敢不敢,首領大美人千交代萬交代,我沒有說!」   「很好,不然你就死定了。」   「等等,十分鐘前妳才說過不會殺我!」   「你沒有聽過有種東西叫做場面話?」   「那……我還要多說一件事。」萬靈已經開始在看聖子臉色,可是這件事情非常重要,不說不行。   「什麼。」   「萊霍說,各各他的地址也被查到了。」   話才說完萬靈立即閃身退後,因為他以為聖子會把一圈鋼絲直接套在他脖子上。   未料,聖子其實很平靜。   「我知道,剛才看信的時候有讀到這一行。」   「對喔。」   至於初次聽到這件事情的綻華和影,臉色都微微轉變,不似聖子冷靜。綻華的不愉悅相當明顯,而且帶著很重的殺氣。影一句話也沒講,表情很沉重。   「有說什麼時候打過來?」   「沒有,因為正式的殲滅命令還未下達。」   「藏身處被知道,感覺真糟糕。」影基督拍拍手:「葛瑞、麥克,還有其他朋友們,從今天開始請輪流佈滿外庭院四周,一步也不准離開。」   話剛說完,一陣大家所熟悉的輕風散去。不知道為什麼,萬靈覺得風勢離開之後,旁邊還是圍繞著某些讓他感到擁擠的東西。   「我找了更多靈魂過來,最高警戒。」看出他的遲疑,影基督跟他說。   聖子推開萬靈,走到電腦面前,啟動一個程式之後輸入連續且複雜的英文代碼。   「妳在對我的電腦做什麼?」   「和我的電腦連線。」聖子道,手上動作沒停:「這樣子,一有必要就可以從我的電腦把你電腦內的所有東西刪除,不留痕跡。」   「哇。」萬靈嚇到:「怎麼辦到?」   「這個程式,每台各各他的電腦都有裝設。」聖子指給萬靈看:「啟動以後就會自動連線,我等一下要去替各各他所有電腦啟動。」   「這麼好用的程式?」   「請十字跟他爸爸拿的。」   「聖子,既然已是最高警戒,我就讓靈魂跟著?」影基督插話,詢問聖子的意見。   「麻煩了。」   「什麼跟著?」萬靈沒有進入狀況。   「那是各各他成立最初,由我、曉星、影、血討論過的事情。」聖子告訴萬靈,以及同樣不知情的綻華:「最高警戒是指各各他有迫切被入侵危機時的警戒狀態,除了外牆二十四小時啟動的紅外線偵測器,全天候啟動電腦防護程式,還包括影的靈魂幫忙。」   「也就是讓靈魂充斥在各各他所有地方,外庭院、內庭院、屋子的四棟樓,以及每一個伙伴身邊。」   說到這裡,聖子想到:「影,麻煩妳也調派一些跟著女僕、園丁和廚師。」   「好。」   「我怎麼不知道這種事情?」萬靈挑眉:「這麼重要的決定,聽起來好像是你們幾個私下協議而已。」   「吵什麼,反正你一天到晚都不在。曉星和血在最高警戒的時候負責輪流守衛,我主控狀況,影負責防衛和聯繫。除了敵人打過來的時候,你能幫上什麼忙?」   「陪獨眼大恐龍抽菸、騷擾莎莎寶貝。」   萬靈回答的很認真,可惜沒人應他。   站在一旁的綻華提問:「影,妳的靈魂遍佈各各他,有什麼幫助?」   「成為我的眼線,監控各各他每一個角落。前提是他們沒有被消滅。」   最初四人討論關於各各他可能被入侵的警戒之時,他們還不知道「腦波能力」這樣東西的存在,所以認為靈魂不滅的情況下,有辦法完全地掌握各各他所有狀況,第一時間解決入侵者。   不過在得知了腦波能力的使用方式,他們也明白靈魂有可能被強大的敵人消滅,而使各各他露出未受監視的空洞處。   「他們能不能戰鬥?」綻華再問。   「如果我在現場就可以,不然只能做些傳訊工作。」影基督回答:「一定要有我在現場,靈魂才能干擾、影響敵人。」   「我了解了。」綻華頷首。   聖子接著分配工作:「萬靈,把所有交通工具運到地下室連結Amour Dure的匝道口那邊。綻華,麻煩你處理接下來可能需要用上的撤退事宜。我去啟動所有電腦程式。」   「嗯,我知道。」綻華簡單地答應。   「大家住進來之前,伏燹已經替所有房間安裝炸彈,當初未雨綢繆的決定果然正確。」影淡淡地道。   萬靈則看似有些不捨:「聽起來像是我們準備棄守這裡。」   「我沒有這麼說。」聖子看了萬靈一眼:「你的『朋友』,五荒左垣,信上不是說將來拜訪?」   「呃、對。」   「更詳細的應對方式,等見面以後再談吧,只是我們得防備不時。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放棄各各他。」她眼神一轉銳利:「那個讓你洩密的女朋友呢?」   「早被二荒天野的影子副官殺了吧。」萬靈聳聳肩,準備去客廳拿車鑰匙,開始替所有交通工具移動。他走出自己的房門之後,其他人也陸續離開。      ※      「最令我驕傲的帥哥兒子──」      電話鈴響、十字接起。   在以「最令我驕傲的帥哥兒子」這句話為開場白之後,十字基督已經連續講了三個多小時的電話。   與他同間公寓的血基督才剛開門放下皮包,見到十字說話的語氣立刻明白怎麼回事。她似乎對這番景象不感意外,也不認為十字的電話在短期內能夠結束,血基督泡了杯熱可可坐到沙發上,隨意翻看十字從書店買來、其實根本看不懂的許多雜誌,專挑圖片翻閱,倍感無聊。   很快的,手邊雜誌全部翻完,還是沒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因為沒人可以說話、今天也沒有特別的事情要做,血基督拿起桌上錢包,用手勢向還在講電話的十字打了個招呼,拿了鑰匙就去樓下巷口轉角、放眼望去隨處都是的便利商店逛逛。      走入便利商店自動門,櫃檯人員趕忙道聲「歡迎光臨」。血基督看也沒看她一眼,逕自朝零食櫃走去。   或許外國人在封郚真的很顯眼吧,血基督可以感覺櫃檯小姐一直盯著她看。雖然覺得討厭,血基督也無可奈何,環胸專心研究面前的眾多糧食。      根據幾次逛便利商店的經驗,血基督已經熟悉商店商品的擺放模式。像是同樣都被歸類為零食的餅乾和糖果會被分開擺設,通常洋芋片的旁邊是泡麵,泡麵附近會有麵包。   喔對了,雖然都屬於飲料的範疇,有些飲料會被放在開放式冰箱、有些則是封閉式。譬如墮天討厭的乳製品:牛奶、優酪乳等等,通常放在開放式冰架上;萬靈最愛的各種汽水,則都擺放於封閉式的冰箱裡頭。   說到萬靈,血基督就盯著眼前各種口味的洋芋片發呆。   那傢伙如果看到這個國家的便利商店,少說賣了十幾種口味的洋芋片,或許會興奮的跳起來歡呼吧。血基督很認真的數了數,還好包裝外面都有圖片,讓她大概猜得出來那是什麼口味:黃檸檬、紅椒、香濃起司、鹽燒海苔、碳烤肋排、清香小黃瓜、綠茶、雞汁、奶焗香蒜、糖醋烤排、黑胡椒牛排、香蔥黃金蟹、豌豆香菜、明蝦蛋黃、淡菜番茄、洋蔥義大利麵、蒜蓉香菇……她越看眉頭皺得越緊,因為有些口味看起來實在很噁心。   認真逛完洋芋片櫃,血基督轉往泡麵區。   這個地方也相當豐富,血基督兩天前頭一次發現,原來泡麵也可以泡「乾」的。   她得承認,因為不喜歡泡麵的緣故,或許嚴洲也有類似的乾泡麵,但在來到兆洲之前,她對這一切並不知曉。乾泡麵有乾泡麵的泡法,也就是用開水把麵條泡開之後,必須多一個將湯汁瀝掉的步驟。精心設計的泡麵盒上繪製了簡單易懂的圖像解說,連她這個半個兆洲文字也看不懂的外國人,也能輕易明白沖泡步驟。   她開始認為這個國家的人一定很愛吃泡麵,因為泡麵盒的包裝和所設計的沖泡方式,讓血基督認為十分有效率。設計了入水孔、出水孔,出水孔處還設計濾網,以防倒熱水的時候泡麵也跟著被倒出,等等貼心製作,令血基督大開眼界。   她今天稍微參觀這家便利商店的泡麵種類,又拐到封閉的冰箱旁邊。   冰箱佔了整整一面牆壁,這點和嚴洲類似。在嚴洲,若是遠遊,公路上途經加油站就有機會去一趟附設雜貨店,通常這些雜貨店也會有一面像這樣的牆壁,全部設置透明電冰箱販賣各種飲品。   只是,嚴洲公路雜貨店的飲料櫃,不曾如此琳瑯滿目。   血基督一直認為只有汽水才可以搞得五花八門,其他飲料應該都很單純才是。誰知道封郚的便利商店,連茶類、咖啡、啤酒、或者一種叫做可爾必思的乳酸飲料,每一項原本應該只能提供單一選擇的物品,在這裡皆可做成超過十種的特殊口味。   屈指算算,整排櫃子究竟提供多少飲料?少說也有快一百種吧。就連買個礦泉水也有七、八種選擇,而且這個數量是不包括含有果汁香味的奇異礦泉水。   逛完林林總總的以上之後,血基督緩慢踱步來到雜誌報紙區。   架子上,除了販賣報紙、雜誌外,還賣書、CD、DVD,種類比血基督所想的還要多。有趣的是,除了一般她所熟知,A5大小的書之外,這邊販賣一種版面非常迷你、厚度也非常迷你,大概像嚴洲專印羅曼史或鬼故事的書那樣的大小的商品。   兆洲這邊所販賣的書籍,從封面風格推斷,似乎也和鬼故事、愛情有關,因為封面不是很唯美就是很詭異。   輕眼睞過這些東西之後,血基督的目光停在報架上。   她想選擇一份可以打發時間很久的報紙,因為她認為十字基督接到的電話,短時間內絕對不可能被中止。   那通電話打來之後,血基督隱約聽到對方不斷重複的語句就是──      「最令我驕傲的帥哥兒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