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7

  一般來說男性運動員都會被女孩子訪問,而女性運動員則以男同學為主,所以像西鐸克這般,抽中了與自己同性別的採訪者,實屬難得。   「嘖,是故意的嗎,讓我不能搭訕?」西鐸克低低地抱怨一陣,手枕在腦後,跟著格絲提進了交誼廳。   看到西鐸克的訪問者,格絲提也吃了一驚,因為對方正是早上曾和格絲提交談過的亞歷‧霍格魯斯,本來幫妹妹搭訕格絲提的那位男同學。   「……還真巧啊?」格絲提笑嘻嘻的,但從她的笑容可以察覺,她認為這一切並非純屬巧合。   「哈,我聽我妹說,採訪西鐸克‧伏爾納運動員的時候妳會在場,想說來碰碰運氣,誰曉得真的給我抽中了。」亞歷‧霍格魯斯開朗地笑著:「所以能不能跟妳做個朋友?」   格絲提訝異地看著他:「你還真積極。」   「我妹送手工巧克力就讓妳點頭,我這麼有誠意,也不行嗎?」   格絲提沒回答他,卻提了另一個問題:「如果你是為了我才參加西鐸克的採訪者抽籤,想過若真的被抽中要問西鐸克什麼問題嗎?」   「這有什麼好煩惱的,艾爾帝凡不少女同學以前跟我同個國中,找她們湊湊題目,她們還會感激我幫忙訪問。」亞歷自信地說,看向西鐸克。   「哇,抽到男生就算了,還不是衝著我來的。」西鐸克大嘆口氣,搭著安索斯頓的肩:「安索,我行情真這麼差?這樣看來,點閱率要進前三實在很難……」   「你少來,頭抬好。」安索斯頓要西鐸克看著自己,用手指抓了抓他的頭髮:「嗯,這還差不多,剛拔掉護面的這顆頭,和鳥巢實在沒什麼分別。」   西鐸克忽然抓住安索斯頓的手:「安索,不如這樣,你想辦法幫我提高影片人氣!」   安索斯頓愣了愣:「嗯?」   「當然不是要你裝機器人點閱程式之類的東西作弊,安索,你應該有超過一百種方法讓我的影片比正常狀況還更受歡迎吧?」   聽到這話,安索斯頓湛藍色的瞳孔深沉了些,經過深思,他露出笑容:「方法倒是不少……但我若幫忙,你拿什麼作為幫忙的代價?」   「連對我也斤斤計較?」西鐸克不可置信:「這事情會很有趣,有趣還不夠嗎?」   「那當然,又不是慈善義工,為什麼要做沒有報償的事。」   「嗯,讓我想想……」   「你可以以後再兌現,但要讓我滿意。」   戴衛學長笑嘻嘻的:「方法不少?安索學弟你打算怎麼做。」   「想知道就看著吧,一點也不難。另外,你是亞歷‧霍格魯斯?」安索斯頓轉頭與亞歷說話:「你剛才說,你的問題都是由我們學校的女同學所提供。」   「對,怎麼了嗎?」   「你把題目記在腦子裡、或者抄在紙上?」   「在這。」亞歷從口袋裡拿出一張便條紙,上面寫了些題目。   「好,跟你做個提議,等等配合我略微修改幾道題目,若因此讓西鐸克的訪問影片今天晚上十二點前點擊率破五萬,我讓格絲提答應和你出去。」   「什麼,安索學長!」格絲提傻眼。   「這可不容易,艾斯密那篇也是今天下午才勉強破五萬喔。」安索斯頓瞇起眼睛:「你的問題得好好問,讓影片有看頭,提高人氣。」   「嗯,成交!」   「喂喂學長──我可沒說好耶?」   「妳很好搞定,事後有一千種以上的方法把妳賣掉,所以妳的意願不太重要。」安索輕鬆一笑,搔搔格絲提的頭。   「什麼嘛──酒肉朋友我間接被你給賣了!」   「那這樣好了,我之後帶妳出去玩?」從西鐸克的說法,他並沒有阻止安索斯頓把格絲提賣掉的意思,頂多只是願意做點補償。   也聽出他的言下之意,格絲提雖然不至於惱怒卻不免發起牢騷。   「哼哼哼,超沒誠意……」      安索斯頓和亞歷已經走到旁邊討論修改題目,聲音壓得很低,聽得出來安索斯頓故意不讓西鐸克等人預先知道題目。等題目的問題解決,安索斯頓叫住西鐸克,要他站好。   他替西鐸克把領帶弄鬆,再解開襯衫釦子,露出一部分胸膛,又解下自己的一條項鍊,戴在西鐸克身上。然後是幾個好看的粗戒指,又和戴衛學長借了一枚服貼式耳環,替西鐸克戴上。解開他的袖釦、挽起袖子,拉整襯衫下襬,這才站退一步檢查。   「手動一動?」安索斯頓說。   西鐸克把戴戒指的那手伸起來,揮了揮。長而好看的手指,因為戒指的關係有了聚焦處,也讓他漂亮的手形更顯醒目。   「這樣弄真好看,學弟,那耳環送你吧。」戴衛學長環著胸,滿意地說:「安索學弟你真了不起。」   一旁從頭到尾沒說話的亞荷辛妲訝異地看著他們:「的確滿厲害的……」   西鐸克本來就很有本錢,被這樣一弄,更顯出色。安索斯頓想了想:「格絲提,身上有眼線筆?」   「有,這牌子顏色比較黑,而且不容易暈開。」格絲提從口袋裡掏了隻眼線筆給安索斯頓。他接過來,轉出一截,在手上試試。   「還是要這牌子?茶色的,比較自然。但我不曉得要幫酒肉朋友畫內眼線的話,會不會不夠深。」   「都借我看看。」   安索斯頓扭開另一隻筆,同樣在手背上試色,想了想,決定用茶色的就好。他讓西鐸克繼續站著,熟練地順著西鐸克的睫毛根部畫了幾下,沒一會兒就讓西鐸克的眼神更清楚,眼尾故意弄得有些暈染。看現場,多少看得出來西鐸克有上妝,但若透過鏡頭,就會不明所以地覺得自然。   「好,就這樣。」安索斯頓做最後一次檢查,把西鐸克的頭髮再抓得更有型些:「記住,西鐸克,你說的話不會是重點,肢體語言永遠比對白還更富有效果,理解我的意思嗎。」   西鐸克一開始眉頭微蹙,一但想通,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奸詐,安索,原來你都玩這招!」   「這也要看你能不能把握。另外,烘托之術也很有效果,海倫如果沒有帕里斯依然會是絕世美女,但若兩人站在一起就是羨煞天下的情侶,也會讓人想起焚燃的伊利亞城的故事。」安索斯頓意有所指:「你知道自己適合什麼組合。」      前置作業完畢,其他人才趕緊忙起來。垂垂扛攝影機,格絲提擔任主持人,採訪者與受訪者各坐在沙發一端,西鐸克選了會露出耳環的方向坐著,一手支著頰側,痞痞地笑著。   身為主持人的格絲提簡單介紹雙方,就把麥克風交給亞歷。亞歷先分別和主持人、觀眾、西鐸克問好,解釋自己的題目由眾多女性友人提供,並表示為了不辜負這些朋友,還請西鐸克盡力回答。   「如果她們願意給我電話的話就更好囉,電話裡,無論什麼問題我都可以回答。」西鐸克的聲音很慵懶,他大概是四校這麼多受訪者中唯一在影片裡坐得最自在最不規矩的一個。   亞歷苦笑:「本來她們提供我的問題,一半以上都牽涉到伏爾納同學您的個人隱私,所以我擅自把太超過的部分拿掉了。」   「個人隱私?我有什麼隱私?」   「諸如您的感情經驗,比較敏感的問題……」   西鐸克哈哈大笑:「我知道學校明令禁止不能有超過十八禁的訪問內容,但若不會觸犯規定,我都可以回答。」   「哈,果然,」亞歷拍了拍手上的題目:「既然達成共識,我就開始囉?」   「來吧。」   「先從沒有爭議的部分吧。伏爾納同學這次只有參加擊劍這項比賽,但平常還有哪些休閒活動?」   「游泳、打球、打電動、逛街、聽音樂、溜滑板、滑雪、打架……只要好玩什麼都好,我這個人,最怕無聊了!」   「那麼,除了學校之外,你最常去哪裡打發時間?」   「和剛剛那些戶外活動剛好相反,最常打發時間的地方倒是我朋友家。說出來應該沒關係,就是這次運動會艾爾帝凡總召集人,安索斯頓家裡。」   「你去他家做什麼?」   「找他玩啊,打電動或做報告,或者就單純殺時間。我喜歡他們家的氣氛,他爸爸和媽媽對我很好。」西鐸克由衷地表示,本來活躍的語氣顯得平靜許多,垂垂的攝影機裡,他胸前那條屬於安索斯頓的銀項鍊隱隱反射著燈光,相當醒目。   「你和席隆特是好朋友,似乎是貴校任何一名學生都知道的事情。」   「當然囉,另外還有同班的柏藍和米勒斯膜。」西鐸克理所當然地又說出另外兩位朋友。垂垂想,別人都盡量在訪問帶內不提人名,西鐸克卻大反其道,這傢伙還真是一心想創點閱率新高,硬把同樣列屬風雲人物的另外三人拉扯進來。   「你們總是一起行動?」作為利益分享者,亞歷很配合地順著話題下去。   「嗯,打球或作報告就不用煩惱分組問題,遇到什麼麻煩也互相支援,不是很棒嗎?」   亞歷聽到這,好奇地問:「你說麻煩,具體來說,曾經碰過什麼麻煩?」   西鐸克輕輕一哂,耳墜晃了晃:「大大小小都有吧,家裡的事、學校的事、課業上的苦惱。若有值得信賴的商討對象,有些事情就不足掛齒了。」   亞歷忽然問:「雖然平常都四個人一起行動,你是否和其中哪位特別要好?」   西鐸克愣了愣,不著痕跡地看向安索斯頓,總覺得一定是安索斯頓設計這道題。   安索斯頓回他一抹笑,眼神裡大有讓他好好把握這題放電的意思。   西鐸克得到暗示,有意無意地前傾身子,胸襟因此下滑了些。他狀似思忖,眼神裡滿是誠懇。   「特別要好……我不知道。對我來說任何一位朋友都很重要,刻意去比較不僅沒有意義,對他們來說也是種不尊重。」他停了停,看著亞歷:「柏藍雖然整天髒話滿天飛,作為他的好朋友,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得到他義無反顧的支持,當然我對他也一樣;勒斯腦袋一向清楚,是個冷靜的人,平常也總是溫文儒雅,但若朋友受到委屈,勒斯絕對第一個大發雷霆;安索的話,即使很八面玲瓏,我看過他不只一次為了我們四個的事情,不惜得罪他花了很久時間建立起來的人脈。所以,誰和我最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無論我們之中任何一個遇上麻煩,其他人絕對挺他到底。」   若不是太熟知西鐸克的為人,垂垂絕對會被他騙,這傢伙,不著痕跡地利用其他三人,在鏡頭前理所當然地消費他們的人氣,果然夠卑鄙。   「有一個問題是,你們四個怎麼認識的?」   「同班。再更詳細的經過就是秘密囉。」西鐸克對鏡頭做了一個調皮的表情。   「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你是四人中功課最好的?」亞歷閱讀著題目:「『伏爾納學長總是嬉皮笑臉、吊兒郎當,為什麼成績居然贏其他三位學長?是不是考試的時候也嘻皮笑臉地作弊?』」   「嗄,才沒有!」西鐸克挺起身子,一手耙梳過他藍色的頭髮:「我考試前都有乖乖念書,至於為什麼其他人考輸我……只能說他們沒我聰明吧?」   「哈,另外有一個滿有趣的問題。」亞歷頓了頓:「你們學校一個什麼電影賞析社的社長問的:若是以女性角度,客觀來說,你認為包括你的四名好友,誰是最佳男朋友人選?」   西鐸克眨眨眼,覺得這問題真新鮮:「以女性的角度?這不是廢話嗎,不管怎麼想當然都選西鐸克!」   「……為什麼?」   「一個太冷靜、一個太愛發脾氣、一個太萬人迷需要操心,那當然選最沒負擔又最懂逗人開心、同時也是最帥的西鐸克啦!」   自我意識過剩的蠢蛋,拿攝影機的垂垂心裡這麼想著。   「最後一個與朋友有關的問題,也是同一個社長問的:你覺得另外三人選女朋友的眼光如何?」   西鐸克反應過來,忽然大笑:「這什麼電影社的社長還真敢問,問的問題都很有趣。」   「我不認識她,但我朋友認識,替她轉交題目。」   西鐸克想了想:「眼光嘛……都還不錯啦,哥兒們喜歡就好,又不是我女朋友,無所謂,對吧?」   「說是這樣說,這種回答有點鄉愿。」   「好吧。老實講我也沒注意過這個問題,女朋友換比較頻繁的要算安索,只有他偶爾會讓我皺一下眉。」   話才說完,忽然有個拳頭大小的重物擊中西鐸克的腦袋,他叫痛抱頭。   「安索,你做什麼!」   亞歷尷尬笑了笑:「哈,席隆特同學人也在攝影棚。」他將手上的紙換了一張:「接下來就是針對伏爾納個人的問題,和你的朋友沒什麼關係。剛才說,在不觸犯校規之下可以百無禁忌。」   「哈哈對呀,反悔的是小豬。」   「那好,第一道題目聽說貴校很多女同學都很好奇。」   「嗯?什麼問題?」   亞歷露出一抹笑。      「請問,你的性取向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