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68

  「……那麼,是誰讓你察覺自己也喜歡同性的傾向?」   「這是秘密,我只能說,那是個很棒的人。」西鐸克認真地表示,口吻很真:「能因為這麼棒的人發現自己的性向,我很幸運。不過,我也要鎮重和其他能喜歡上同性的男同學說聲抱歉,除了同性初戀,我不會愛上其他男人。」   「哈,真好玩。」亞歷問:「一般人在認清自己比較特殊的性取向之後,都會有過徬徨無助的困擾期,伏爾納同學的狀況又是如何?」   西鐸克因為這問題思索了一陣,可以看得出來這次他真的有在思考:「現在回過頭來仔細想想,當時事情發展得近乎順利。當然,的確發生一些讓我確認自己的感情的事件,但在察覺我對他的心意之後倒也沒有太多掙扎,我很自然地接受這件事,就好像我喜歡的是女人一樣簡單。」   「對方呢?」亞歷又問:「對方知道你的心情,或者你還在單戀?」   「不,對方知道,但我們沒有戀愛,我們沒有在一起。」   亞歷愣了愣:「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西鐸克撥整頭髮,他手上的戒指的確讓手形很耀眼。   「一般來說,若雙方都能確認互相喜歡的心意,就會在一起,但你們沒有。」   「也沒有為什麼……純粹不覺得有必要維持某種關係吧,現在這樣也很好。更重要的是,我不是同性戀──」西鐸克調皮地笑了笑:「我是一次能愛很多人的雙性戀。若讓我在女人和男人之間作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女人。」   亞歷將題目翻過另一頁:「你是處男嗎?」   「不是,說是也沒人相信。喂,但你確定這題目能問?」   「我剛才請教過尺度問題了,這題還在可接受範圍。其他諸如次數、或第一次在什麼情況下,則被委婉表示不要問比較好。」   「哈哈!」   「交往經驗豐富的你,能分享最喜歡的瞳色嗎?」   「我喜歡水,所以喜歡藍色的眼睛。像我自己這種的,或者比我更淡一些。」   「髮色呢?」   「金色吧?像陽光的金色,配上藍色的眼睛不是很像天使嗎?」   「最喜歡的洗髮精味道?」   「只要香香的就很喜歡,女孩子剛洗完澡,身體自然有個香味,那是最天然有魅力的味道。」   「你覺得哪種腰圍,抱起來最舒服?」   「……這也是秘密。不過,以女孩子來說我會更關心身高,我喜歡圈著她們的脖子,靠在她們肩膀上撒嬌,因為我自己有一百八十三公分,最喜歡的高度約莫是矮我十五公分。但就算不在這個範圍內也沒關係,嬌小的女孩子聲音通常很甜,模特兒身高的美女則有一雙美腿,一樣都很棒。」   「除了身高之外有其他喜好嗎?譬如喜歡胸部大的女孩、喜歡手漂亮的女孩?」   「我喜歡長髮,捲的或直的都好。」   那之後還有不少圍繞感情打轉的問題,西鐸克或正經、或玩鬧地給了回答。雖然垂垂之後並沒有刻意調查,但光走在德儂中學裡,就能聽到不少討論的聲音,這是在艾斯密亦或柏藍的訪問帶釋出之後都沒有發生過的狀況。   「不費吹灰之力的成功囉──」格絲提坐在中午吃午餐的露天庭園咖啡廳裡,旁邊是亞荷辛妲與垂垂,戴衛學長則為了新聞組的事情先回艾爾帝凡。   「安索學長的確很了不起,他站在誰那邊,誰就會成功,也難怪我們學校把他列為無論如何不能得罪的排名前三。」格絲提的面前放著兩杯口味不同的水果冰沙,她用湯匙和吸管稍微攪拌,各吸了一口。   「還合妳的口味?」亞荷辛妲帶著微笑詢問,她點了伯爵奶茶和薰衣草手工餅乾,和煦的笑容讓她看起來很可愛。   「嗯,真好喝,不過若能再甜一點點就更好。」   「要蜂蜜的話,能請服務生拿過來的。」   「沒關係,雖然我喜歡甜一點,再甜的話,水果的香味會被蓋過去,也不好。」她看向垂垂:「今天的工作結束了,比賽告一段落,接下來有沒有什麼提議?」   「妳不是很累?早點回家睡覺吧,還有,別喝冰的喝這麼快,下午不是有點感冒?」   「就這兩杯,別告訴以斯拉或德瑞,他們會唸死我。」   垂垂嘆口氣,他拗不過格絲提。   「好吧,我把攝影機和麥克風拿去歸還,等等再回來找妳們?」   「請小心。」亞荷辛妲有禮地說。   「如果格絲提睡著了,打電話跟我說一聲,我會盡快趕回來。」   「垂垂,我不會給亞荷添麻煩的!」   亞荷辛妲又是笑著,請垂垂不用擔心。   垂垂因此扛起攝影器材、拿走麥克風,把器具拿到德儂中學的學生會活動部歸還。這一趟來回沒花去他多少時間,也沒碰到任何意外,倒是當垂垂再度回到庭園咖啡廳的時候,現場正經歷一場亂糟糟的衝突。      格絲提臉很臭的站在草皮上,離原本的坐位不遠,制服上不知道為什麼居然留有未乾的水漬,亞荷辛妲則被她按在身後,滿臉焦急,不知該如何是好。三個聖哈威中學的女孩站在和格絲提起衝突的對邊,另外還有一圈群集旁觀的學生。   垂垂老遠見到這狀況立刻趕過去,但還是眼睜睜目睹其中一名聖哈威中學的女孩對格絲提動手,卻被格絲提抓住手腕、過肩摔到草地上。   一張庭院用椅因此翻倒,那女孩呻吟一聲,痛得說不出話,而本來鼓譟的其他人都愣在原地。      「現在還有誰有意見?」   垂垂趕到,聽見格絲提冷冷地吐出這句話。      衝突很快引來教官,現場幾個聖哈威中學的女孩以及格絲提都被帶走,圍觀人群則被驅趕,亞荷辛妲緊張地來到垂垂旁邊,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些沒被教官帶走、但垂垂猜測根本也和這件事情有關的女同學,則很不開心地向搞不清楚狀況的其他人說:「是那個艾爾帝凡高中的女生起頭的啊,仗著自己的朋友都很有人氣、又是艾爾帝凡的學生,難道就可以耍高傲!」   「不是,明明就不是──」亞荷辛妲急急地反駁,卻被狠瞪。   「怎麼,學妹妳透過那女人混入艾爾帝凡的人氣幫裡,很了不起?」   垂垂一股怒氣上來,吼住對方:「在衝突之後對其他人咬舌根、中傷別人,是很有禮貌的行為嗎?尊重一下自己的言行舉止!」   那位被吼住的同學身上穿著德儂中學的制服,垂垂認得對方,就是曾為了找西鐸克理論而追到艾爾帝凡高中的女孩,名為浮勒麗。因為格絲提介入過這件事,垂垂能理解她大概很討厭格絲提,從浮勒麗喊亞荷辛妲為「學妹」可以判斷她應該是二年級或三年級的學生。畢竟是出身德儂中學的人,被垂垂教訓注意言行舉止,瞬間羞怒到臉紅。   「但、但那傢伙,那傢伙有必要擺出兇巴巴的態度嗎?明明就是她鬧事惹出來的,我親眼目睹!」   「的確,依格絲提的個性很有可能由她起頭,但若爭端是她惹出來的,妳們一定全都趴了。」垂垂冷冷地看著她:「妳也看到剛才被帶往保健室的女孩,格絲提可以也把妳摔成重傷,但她對妳們很客氣。」   對方有所顧忌地瞪著垂垂,握拳的右手微微發抖,然後氣不過只好轉身走人。   垂垂這才轉頭看亞荷辛妲:「冷靜一點,我打電話聯絡安索他們,妳把經過告訴我。」   「啊,啊好。」   垂垂撥打手機,因為不清楚事情前後,他只簡潔地告訴安索斯頓關於格絲提惹上麻煩,而且已經被帶往德儂中學教官室,讓安索斯頓自己判斷是否要再連絡以斯拉或其他人。   「嗯,我了解了。你說亞荷辛妲‧彼歐瓦也在場?」安索斯頓停了停:「幫我請彼歐瓦也往教官室去,我們在那會合。」   「好,等下見。」   前往教官室的路上,亞荷辛妲告訴垂垂整件事情的經過,一開始是三名聖哈威中學的女學生跑來找格絲提問話,而這三人,就是擊劍比賽的時候,曾去找格絲提問話的那三位。   她們聽到艾爾帝凡高中的學生的談話,發現格絲提和艾斯密似乎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便非常熱切地跑去和格絲提求證。三人中,其中一位國中曾和艾斯密同班,顯然到現在還是心繫以前的同學,另外兩位則是替好朋友助膽,幫著說話和詢問。   而對於這個過分八卦的問題,格絲提理所當然選擇沉默。   加上這三人幾小時前才找過她,格絲提的態度的確有些欠佳,回答得很冷淡。於是其中一位大概想幫同學出頭,竟和格絲提起了衝突,並把格絲提點的一杯冰沙失手打翻在她身上。   本來衝突到這裡,因為意外打翻飲料而嚇到的對方已經有退縮的意思,格絲提卻才剛被惹火,她笑瞇瞇的故意把另一杯冰沙潑到出頭的女孩身上。   「這樣一來,我們就公平囉,妳不用太愧疚沒關係,衣服我自己送洗就好了。」   格絲提話說完,牽起亞荷辛妲就想離開,對方卻不讓她走。格絲提挑釁地回瞪,大有看對方出什麼花招的意思,結果兩人的衝突引來一些不相干的人插嘴,她們除了針對格絲提還用言語酸亞荷辛妲,格絲提氣起來,和她們對罵,想當然爾她們罵不過格絲提,於是就演變成垂垂看到的狀況,動了手,卻被格絲提挌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