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70

  才不過片刻,垂垂看到安索斯頓家的車子出現在街角,優雅地轉彎之後開到迎賓車道上,但停得很遠。司機下車替後座開門,穿著艾爾帝凡高中制服的安索斯頓從車裡出來,肩上揹著小牛皮縫成的鉚釘背包,這側包看起來扁扁的,沒裝什麼東西。安索斯頓習慣性拉整自己的領帶,理理袖釦,並沒有邁步往校門而是留在車邊。見此狀況,垂垂走了過去。   一些路過迎賓車道的人見到安索斯頓都露出驚羨的表情,他們大部分是分別穿著四所學校制服的運動員或啦啦隊,多少聽聞安索斯頓的名字。視而不見的學生當然有,但畢竟屬於少數,安索斯頓也知道自己已經引起注意,因此臉上一直掛著微笑和那些與他四目相交的學生打招呼。   「安索,格絲提還在車上?」   垂垂朝安索斯頓揮了揮手,走到他旁邊。從安索斯頓讓司機把車子停在離校門口最遠的路段這一點,垂垂已經猜出原因。   「嗯,在我車上又睡著了,我怕車子停在門口太久,會阻塞交通。」   垂垂探頭望進車內,那傢伙睡得很熟,抓著後座一個真皮抱枕縮得像隻冬眠的小兔子。格絲提穿著艾爾帝凡高中女性制服,也就是裙裝搭配有腰身的西裝外套,幾條項鍊、手鍊、戒指,腳上是中筒靴,因為蜷縮著的姿勢的緣故,露出了裙子裡的運動短褲。垂垂可以聽到格絲提熟睡時候規律均勻的呼吸聲,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表情毫無防備。   其實,四校運動會忙到這天,垂垂和格絲提已經沒什麼好忙的。他們沒有採訪、沒有工作,純粹是新聞組的機動人力,甚至可以回校上課,格絲提昨晚卻說要貫徹始終,自己要求以斯拉一定要把她踢到羅凡杜來「玩」。   因為迎賓車道畢竟只是用來臨時停車,安索斯頓不可能讓自家轎車逗留太久,他想了想,彎腰把格絲提從車子裡抱出來。   「這傢伙長這麼高,一般人要追她或抱她的確有些自取其辱。」安索斯頓喃喃自語。垂垂狐疑地望了他一眼,他才笑著說:「沒事,我們班以前有個人對格絲提有好感,卻不敢追,他曾跟我這樣講,我還不懂什麼意思,今天才有點明白。」   安索斯頓並不矮,所以抱起格絲提相當自然,但若他再矮個五公分,畫面鐵定不好看。他抱著格絲提走向校門,和戴衛打了個招呼,才在附近找張椅子放下格絲提。羅凡杜高中的校門很像一座花園,以具紀念意義的方尖塔碑為中心是一圈圓環,沿著圓環的步道兩側座落著不少庭院用椅,有些椅子上甚至坐著等人的學生,安索斯頓便是將格絲提放到其中一張上。   「哇,學妹醒得過來嗎?」戴衛學長圍上前,戳了戳格絲提的臉頰,無動於衷。   亞荷辛妲噗哧一笑,將格絲提的瀏海帶到耳後。   安索斯頓看看錶,脫下西裝外套替格絲提蓋著:「我晚一點再處理她。」   他走向校門,十點十分,依利德家的車子開到門口,垂垂看見這位學妹優雅地下了車,抬頭發現安索斯頓,就想繞過他進學校。   安索斯頓攔著,和依利德低聲說話,兩人沒幾句就起口角,安索斯頓的聲音有些加大,雖然當時已經過了一般學生的上學時間,這場口角依然引起運動會相關學生的注意,更何況安索斯頓從下車起就已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垂垂和戴衛對看一眼:「學長要不要……」   戴衛才剛想上前「勸架」,卻聽安索斯頓爆出一句。   「我到底哪一點比不上那什麼狗屁小瑞,妳看著我!」   安索斯頓粗魯拉住依利德,不讓她走。依利德掙扎著把手腕從安索斯頓掌中抽出,怒瞪著他。   「好,那你告訴我,跟他比,你到底想要比什麼?」   「妳……」安索斯頓氣結,拳頭一緊,剛舉起卻又放下,許多經過的學生都訝異地看著他們,不相信這兩人居然會起衝突。有些人竊竊私語,然後有所顧忌地旁觀著,安索斯頓微微發抖,他本來並沒有要讓場面難看的意思,因此對於無動於衷的依利德更生氣。   「妳是真不懂還假不懂?這樣很好玩嗎!」   氣沖沖的丟下這句話,他健步離開,一些本來站路旁的學生都立刻往兩邊讓。   垂垂旁邊有動靜,他轉頭,格絲提居然被那兩人的聲音吵醒,皺眉看著走向這邊的安索斯頓,把手上的外套丟還給他。安索斯頓沒再上前和他們交談,接過外套就朝羅凡杜的學生會大樓走。   「……戴衛學長,趕快打給迦達默爾學長吧。」格絲提邊說邊打了個呵欠。   戴衛無奈地嘆口氣,拿出手機撥打號碼,這電話才一會兒就已經接通。   「迦達,他們又吵囉。」戴衛挑起一眉:「麻煩啦新聞組組長,這本來就是你的工作,對吧對吧。」   「迦達默爾學長這幾天壓了不少安索學長和依利德吵架的傳言。」格絲提揉揉眼睛:「幸好這次活動,新聞組掌握在我們學校手裡。」   「哈,還真黑箱作業。」垂垂乾笑:「報社老闆的特權嗎。」      羅凡杜高中是一所寄宿制教會學校,很有歷史,別的學校都是以老師和教官約束學生行為舉止,這所學校則是由神父和修女。羅凡杜最有名的建築,要屬穿過校門花園之後的一座鐘塔,以及建造於學校中央,能夠容納全體學生的大教堂。   鐘塔下方,豎立著一尊與真人等高的石造雕像,但因為雕像本身有些駝背,使這尊雕像更顯高大。雕像的臉孔奇醜無比,因此主題顯而易見。   「這就是羅凡杜有名的加西莫多嗎?」   格絲提停下腳步:「垂垂也知道鐘樓怪人?」   「嗯,這故事很有名。」   「聽羅凡杜的朋友說,考試前他們會來有加西莫多的鐘塔禱告。」戴衛指著雕像後的鐘塔:「那裡有個小門可以進去。」   「真的嗎,祈禱之後就會高分?」格絲提眼睛一亮。   「……格絲提,妳可能要跟睡神祈禱請祂不要讓妳睡著比較有用。」垂垂真心地說。   再往前走了一陣子,穿過大教堂後就是羅凡杜中學的體育館,一座很有規模的足球場。上午八點舉行的第一場初賽是德儂中學對羅凡杜高中,由羅凡杜取得勝利,因為是地主學校,啦啦隊特別多,足球場內的氣氛直到現在還是很熱絡。亞荷辛妲聽到比賽結果愣了一下,有點抱歉地看了看其他人。   「不好意思,我還是過去我們學校那邊一下。」她指著側門附近幾位已經換回德儂中學制服的球隊隊員,其中有個人讓垂垂感到驚訝,是達森。   「啊,妳去吧沒關係,臨時有新聞組的事情我再打給妳就行了。」格絲提招呼著,亞荷辛妲又說了聲抱歉才走向自己的學校。   另外三人進入足球場,找到艾爾帝凡的加油區,在那邊遇見雪浮三胞胎的另外兩位──愛里斯、戴蒙,另外還有迦達默爾學長和戴瑞亞學姐。   「迦達,事情還可以吧?」戴衛一見到他們先關心起剛才電話裡的那件事。   「別擔心,就是席隆特學弟和米赫爾學弟當眾裸奔我都可以搞定。」迦達默爾若無其事地說,但他的爛比喻讓垂垂打了個冷顫。   「裸奔?他們兩個擁吻可能還有看頭一點。」戴瑞亞也涼涼地插嘴:「不過如果是柏藍學弟,不論擁吻還是裸奔我都會喊加油唷。」   「學姐,你們好壞喔。」格絲提靠過去,坐到戴瑞亞旁邊。   「戴衛,這邊這邊啦!過來跟我們坐。」愛里斯把她哥哥拉過去,從隨身包包裡掏出棒棒糖,依次給戴衛、格絲提和垂垂。   「啊,我不用了,謝謝。」垂垂拒絕,另外兩人卻拆開包裝吃了起來。他們一群人中只有垂垂和迦達默爾手中沒有糖果。   「今天來的人真少。」格絲提一邊含著北極熊口味的棒棒糖,一邊觀察左右。和對面聖哈威中學的啦啦隊相比,艾爾帝凡的加油人數實在不多。   「大家都想說決賽再來看嗎?對我們學校的足球校隊真有信心。話說回來,柏藍學弟也沒出現,我以為他會來的。」戴瑞亞學姐嘟起嘴。   「他會啊。」格絲提卻笑嘻嘻:「他會過來喔。」   「為什麼?」愛里斯倒感到訝異:「柏藍學弟今天又沒有比賽。」   「因為……嘿嘿。」   垂垂也覺得奇怪。他不經意地看向樓梯口,竟還真的看到柏藍和西鐸克,以及……西鐸克旁邊起碼十個女孩子一起往這邊來。柏藍額冒青筋,西鐸克卻笑嘻嘻的正在猛要電話。   柏藍一拳過去,揍在西鐸克藍藍的腦袋上,甩開西鐸克放在他肩上的手,便朝同校的幾人靠近,結果又被西鐸克拉住。   「……放開,別把我拖下水!」柏藍很不耐煩地推開西鐸克,往前幾步又被拉住,他的青筋越來越明顯,索性先把手上某樣東西拋向離他最近的垂垂,指了指格絲提。   垂垂接過一看,是用麻布袋裝著,有Teagan Heracleidae標誌的鈕釦巧克力,他忽然想起前天柏藍答應的約定,便把巧克力交給格絲提。   「耶──巧克力巧克力!」   「什麼?帥哥學弟為什麼送妳巧克力!」戴瑞亞學姐立刻衝上來:「妳用什麼花招拐到帥哥學弟,也教教我!」   「嘿嘿,這是秘──密──」   丟出手上的巧克力、因此有餘裕後,柏藍立刻轉身扭開西鐸克的手,表情暴怒。   「靠!要女生的電話到旁邊去要,我沒興趣!」   「柏藍,這些美女也很想把電話留給你,雖然我幫你代收是可以啦,之後要付我代收費喔,一個號碼一包洋芋片!」西鐸克的手再度搭在柏藍肩上。   「……靠!那你就不要收啊!」柏藍又甩開他,怒氣沖沖地趕來垂垂這邊,就怕再慢一步又會被西鐸克纏住。   垂垂雙眼和柏藍對上,指了指他身後。   柏藍不懂,轉身,卻迎上西鐸克忽然的熊抱,他一個沒平衡因而大退一步,兩人差點雙雙跌向密集的觀眾席,是垂垂和迦達默爾學長正好一人拉一個,才拉住他們。   「他媽的西鐸克你發什麼神經!」柏藍這次的怒吼幾乎達到忍耐極限。   「哈哈哈!二選一,從昨天就一堆人問我的同性初戀到底是誰,你是陪我過去讓我多要一倍的美女們的電話,還是要我出賣你好讓安索平安?」   這音量雖然不至於讓其他人聽見,垂垂卻聽得清清楚楚……   「靠!最好有人會信!」   「不會啊,大家的選項都是你或安索,我已經被逼問無數次了。」西鐸克揚起痞痞的笑容,一副柏藍也不能拿他怎麼樣的表情。   「不要以為你的智商能耍我。」柏藍卻板著一張臉,一手擋住不斷靠過來假裝親密耳語的西鐸克:「好話不說第二次……停止整我,否則我讓你和安索的關係完蛋。」   這話才剛說完,西鐸克欠扁的笑容忽然僵掉,愣了愣,尷尬的看著柏藍。   「你說什麼?」   「再拿我當消遣,不要以為我不敢跟你玩大的,玩到安索跟你翻臉。」   「……對不起剛剛的提議當我沒說我先走了要電話的我幫你擋明天幫你搥背抄筆記柏藍大爺請饒命。」   西鐸克立刻退避三舍轉身走人。   「強。」垂垂中肯地給了稱讚:「果然還是你最制得住他。」   「屁!他今天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然後就在柏藍以為他終於可以喘口氣的時候……      「帥哥學弟──為什麼格絲提有巧克力我卻沒有?」      另一雙手臂從後方親暱地纏住柏藍的脖子。   柏藍額上青筋幾乎要跳出來了。      「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