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40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71

  「帥哥學弟,跟學長姐們一起吃頓午飯嘛,學姐的邀請總要給點面子唷。」戴瑞亞學姊纏勾勾的抓著他。   「哪,戴蒙戴蒙,這次誰會贏?」愛里斯一邊舔著棒棒糖,一邊湊熱鬧。   「柏藍學弟剛才花太多腦筋對付西鐸克學弟,感覺會屈服戴瑞亞耶。對吧對吧。」戴蒙發表意見。   「馬的,誰屈服她!」柏藍甩開學姐,又罵了髒話,抓住戴瑞亞再度伸出的兩隻手,把她推向其他學長姐:「請你們管好!」   「好了,別鬧了,戴瑞亞,差不多該回學校一趟。」   聽到迦達默爾說的這句話,戴瑞亞才收起不正經的表情,看看錶:「走吧走吧,學生會長還真多事情要忙。」   「加油喔──我和戴蒙要去交新朋友。戴衛要不要一起來?」愛里斯邊舔棒棒糖邊問。   「好啊,反正格絲提你們要去校隊那,對吧對吧?」   「嗯,等等新聞組若有事,再打給我吧,學長。」   幾人分道揚鑣,只剩格絲提、垂垂和柏藍。格絲提抬頭看著柏藍:「學長真的要跟我們走?艾爾帝凡校隊休息室離這裡有段距離,設在另外一頭。」   柏藍有所顧忌地看看校門的方向:「我……先跟你們過去好了。」   「你在怕什麼?」垂垂疑問。   「我又不是白癡,幹嘛挑這種大家都自由活動的時候一個人落單走在路上!」   「哈,會被瘋狂搭訕嗎。」   格絲提領著他們穿了小路,繞過大教堂,走向一棟以白色為主,外面有一排門廊的校舍,一副跟這學校很熟似的。   「……格絲提妳來過?」   「嗯,國中時候的男朋友在這所學校唸書嘛,後來酒肉朋友做一份跟鐘樓怪人有關的報告,我又陪他來晃晃。」   「西鐸克?」   「酒肉朋友很喜歡鐘樓怪人的故事。」   正這麼說著,打算穿過校舍迴廊的他們意外看見兩個人一起從保健中心出來,一男一女,而女孩子竟是依利德。   格絲提停下步伐,微微皺眉,便改方向走到依利德身邊,在她耳旁說著悄悄話。   柏藍和垂垂尷尬地對看一眼,因為陪著依利德的男人正是這次引爆安索斯頓與依利德吵架的德瑞克‧昂‧末斯,他們學校的音樂老師。   「……依利德,妳身體不舒服?」柏藍和垂垂也走過去,依利德肩上披著大概是德瑞克的外套,精神看起來不太好,手上拿著一杯熱水。   「沒事,心情差。」依利德有點賭氣的說,她雖沒說清道明,幾人都猜到她的意思是怪安索斯頓。   格絲提湊在她耳邊問了幾句,依利德點點頭,格絲提立刻拉著依利德:「艾斯密一定還有收到巧克力,妳等等在哪,我拿一些去給妳。」   依利德露出微笑:「好呀,吃甜的心情好,我會在羅凡杜的學生會議大樓。」   「那我順便也買布丁給妳,等我吧。」   「嗯。」依利德點點頭,本來都還帶著笑容,卻在視線帶到柏藍肩後忽然皺起眉,臉沉了下去:「他怎麼來了?」   他們轉頭,看見是安索斯頓,後面還跟著一名抱著文件追著他跑的艾爾帝凡學生,安索斯頓並沒有停下腳步等候對方,只顧著朝他們走來。   「我找妳好久了!」安索一過來,連跟其他人打招呼都沒有,就衝著依利德爆出一句:「妳是副總召,有事離開是不是也應該通知我一聲?」   「喔?總召同學,」依利德鎮定地看著他:「感謝你想起我是副總召,不是花瓶。」   「不要跟我玩這套!」安索斯頓不客氣的瞪了旁邊的德瑞克一眼,又把焦點放上依利德:「妳剛才去哪裡,為什麼我找不到人?」   依利德沒回答,德瑞克則面露不悅之色站前一步,正想說話,依利德按著對方,看向一直追著安索斯頓的同學:「艾妮,妳手上那是什麼?」   「海禮爾特……這是晚上酒會的程序,無論妳或席隆特同學,可不可以拜託趕快簽個名好讓我傳給別的學校?」那女孩壓抑滿腔怒火,大概已經被安索斯頓忽視很久。   「我說過,找到依利德我就會──」   「給我吧。」依利德從德瑞克披在她身上的西裝外套口袋拿出鋼筆,接過文件簽好名,把文件還給對方。那女孩拿到東西,轉身就走,依利德則慢條斯理地把鋼筆插回不屬於她的外套口袋。   「……妳剛才到底在哪。」   「失陪了,我要回學生會議大樓,四校正副召集人中午要開會,跟不跟來隨便你。」依利德把外套還給德瑞克,沒理會安索斯頓的問題便從他面前走過。   安索斯頓注意到旁邊是保健中心,趕緊擋著依利德:「妳不舒服?」   「不關你的事!」   「依利德。」德瑞克出聲喚住她,他的聲音很好聽,讓垂垂不禁心想,難道學音樂的都有點得天獨厚:「之後有事再打給我。」   「嗯,謝謝,剛剛那麼突然,不好意思臨時麻煩小瑞。」   「不會。」德瑞克露出一抹微笑:「我先走了。」   安索斯頓忽然毛起來,趨前一步抓住依利德:「不要再小瑞小瑞!」   柏藍和垂垂才剛想有動作,離他們最近的德瑞克卻以更快的速度插在安索斯頓和依利德中間,不悅地看著他。   「席隆特同學,不要對同學動手動腳。」   垂垂和格絲提怪異地看著德瑞克,雖然也很擔心眼前的火爆衝突,他們心裡卻想著另一件事。   依利德出聲,抬頭看著德瑞克:「老師,麻煩你先離開,好嗎?」   德瑞克愣了愣,才微微退後:「……如果妳希望這樣。」   「我的事情,我會自己解決,請老師不用擔心。」   德瑞克露出苦笑:「我了解了。但如果妳能不叫我老師會更好一點。」   安索斯頓正想開口發飆,依利德卻搶先他一步:「老師稍晚還要和這所學校的校長見面不是嗎,請快去吧。」   也聽明白她話語裡的趕人之意,德瑞克很有風度地離開了。   他前腳一走,安索斯頓壓抑著怒氣耐著性子問:「妳剛剛從保健室出來?還有為什麼和那傢伙在一起!」   依利德這才把視線放到安索斯頓身上,看著他緊抓她手腕的手:「你弄痛我。」   「……妳剛才去保健室?」安索斯頓猶疑地問,放開手。   「我去哪裡是我的私事,現在我趕著回去開會,恕我告退。」依利德說完這話,便往安索斯頓來的方向走,安索斯頓沒再攔她,而是轉身看著垂垂等人:「她剛才從保健室出來?」   沒人否認,雖然也沒人想回答他。   「她怎麼了?」   「不知道,我們又沒跟進去。」格絲提沒好氣地說。   「安索,我不知道你這麼沒種。」柏藍有點動怒:「你兇依利德算什麼,有種就去吼末斯啊。」   「我沒有兇她!」   「不要連做過的事都否認,你以前沒這麼幼稚!」   「夠了,你也要跟我吵翻?」   「你──」   格絲提拉住柏藍:「停,到此為止,安索學長,我們要去找艾斯密,你快回去開會。」   話說完,垂垂也幫著拉開柏藍,他們三個穿過迴廊走入校舍的中庭,垂垂回頭一看,安索斯頓已經匆忙趕向學生會議大樓。   「……音樂老師只是音樂老師嗎?」垂垂低聲詢問格絲提,格絲提搖搖頭。   「一點都不像,那種步伐速度。」   「喂,格絲提,依利德到底怎麼了?」剛被拉走的柏藍還在氣頭上,不太開心的問。   「就肚子痛嘛,女生每個月都來一次。」   聽到這話,柏藍才稍微放掉脾氣:「她還好吧?」   「從昨天就不太舒服,但她以前不會這樣,所以,一定是臭安索學長害的,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特別不舒服。」格絲提抬頭看著柏藍:「那傢伙是笨蛋嗎?交過這麼多女朋友,最好看不出來依利德怎麼了。」   「……他自從吵架之後智商真的有變低。」垂垂喃喃自語。   「生理期的時候每天晚睡早起真的很辛苦,還要忍受一個脾氣陰晴不定的臭學長。」格絲提嘟著嘴:「真不體貼。」   「說真的,遇到那種時候,吃巧克力的確有用?」柏藍狐疑地問:「以前浮……洛爾說她根本沒用。」   「不曉得耶,但吃巧克力心情就好,多少能減少負擔吧。」格絲提搖搖頭:「像我嚴重的話只能倒頭猛睡,不然就狂吃止痛藥,然後被罵。」   「下次試試看喝紅糖泡的茶。」垂垂拉了拉格絲提:「不要亂吃藥。」   格絲提訝異地看著他,才又轉身繼續往前走:「是殷朔漠的方法嗎?」   「……嗯。怎麼?」   「沒有,謝謝。」   柏藍狐疑地看著這兩人,等格絲提稍微超前他和垂垂,他才低低地問:「你什麼時候打敗艾斯密了?」   「……你很八卦。」   「靠,我關心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