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73

  迴廊底端是一扇三公尺寬的緊閉木門,看起來頗沉重,是他們的目標。   「那裡就是羅凡杜高中的警備監視處,平常沒人管理,只有巡邏換班的時候警衛會過來檢查監視器的運轉狀況。」   「門鎖著嗎?」垂垂推了推,打不開。   「我來吧。」格絲提從口袋裡拿出解鎖工具,然後就開始……開鎖。   才一下子她便打開警備監視處的大門,三人溜進房裡,虛掩上門。柏藍很快就找到監視艾爾帝凡足球校隊休息室大門的監視器,調出片子,將時間快轉至艾爾帝凡高中隊員們離開休息室、前往運動場出賽的地方。   然後按下正常速度播放。   約莫是隊員們離開之後二十多分鐘,門口管理秩序的同學起身往廁所的方向走,就在這時,一抹影子偷偷潛入休息室。   柏藍按下暫停,放大那人影的臉孔,雖然放大五倍之後就開始出現模糊的鋸齒邊緣,一定程度之內還是能勉強辨認對方的特徵。   那是個女孩子,穿著吊帶裙、西裝外套、蝴蝶結,是羅凡杜高中的制服,一頭長髮戴著髮箍,沒有綁起來。手中毫無疑問,握著現在在格絲提手裡的那只戒盒。   「就是她啦。」   柏藍按下播放,看著那女孩潛進艾爾帝凡高中的休息室,沒一分鐘又溜出來,確定沒人發覺,立刻手腳俐落地離開。此時先前去上廁所的人才回到門口。   柏藍稍微倒帶,在目標出現在畫面上的時候再度暫停,狐疑地指著螢幕:「這是什麼東西?」   那女孩西裝外套胸前的口袋上別著一枚徽章,垂垂覺得眼熟。   「有些羅凡杜高中的學生,胸前別著這東西。」柏藍說:「而且都是女孩子,一整個早上我沒看到有男同學別同樣的徽章。」   「對耶,我也看過幾次,不過不是每個女孩子都有,別著這徽章的人,表現出來的舉止比較特別一點。」格絲提思索著:「像是某種特權標誌。」   「對,就是這種感覺。」柏藍問:「這徽章有什麼意義?」   格絲提和垂垂都搖搖頭。   他們三個將使用完畢的警備監視處恢復原狀,又悄悄溜出去,下一站打算去右翼的學生活動事務組查看學生資料。   他們走在迴廊上,從左翼最這頭繞過中央塔樓,往另一邊走。塔樓的中庭是一座花園,這個時間理當不該有學生逗留,垂垂卻聽到窸窣的談話聲。   格絲提和柏藍也察覺了。他們三個對看一眼,好奇地從迴廊的女兒牆上往庭院的方向眺望,三人所在的女兒牆下方、乾涸且藤蔓叢生的小水池後面,有幾抹纖細的影子。      「貴族學校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家裡有錢,成績明明跟我們差不多啊。」最開頭是個很酸的聲音,一個黑髮女孩嘟著嘴,不甚愉快地抱怨,身上穿著羅凡杜高中制服,看向她的同伴尋求幫腔。   「對嘛,況且今天比賽場地在我們學校,都不懂得客氣一點?」   「再怎麼說我們羅凡杜也是有名的私校,和他們比也不至於差太大一截吧。」   「難說喔,艾爾帝凡和德儂好像都很自視甚高,挺難搞的,哼。」   「艾格妮,她們的眼神好討厭,都不說話,她們瞧不起我們啦。」又是另一個酸溜溜的語氣,然後幾個女孩笑了起來。   「……喂,我們又沒招惹妳們,有必要把話講這麼難聽嗎?」那五個女孩對面站著另外兩名女孩,一人穿艾爾帝凡制服、一人則穿德儂中學校服。艾爾帝凡的學生不太開心地瞪著另外五人,德儂中學的女孩拉了拉她,想叫她的朋友別衝動。   「不要拉我,是她們先出言挑釁,在我們艾爾帝凡有膽子落狠話就要有膽子承擔後果!」艾爾帝凡的女同學理所當然地說,捲起袖子一副要動手也無所謂似的。   羅凡杜高中五位女孩中的一位皺起眉頭:「講話真粗魯,真的是貴族學校的嗎,還比不上我們一所教會私校。人家說艾爾帝凡講好聽一點叫開放、說難聽的話就是流氓,一點氣質都沒有。」   「妳!」艾爾帝凡的女孩氣結,差點衝過去。   「至於德儂嘛,全校也才三個女生班,根本是新娘高中,人家說,考進去包準釣到金龜婿,哈,真令人羨慕呀。」   「喂,我警告妳們,再把話講這麼難聽──」   「不要跟她們計較,四校團體總成績最好的學校目前是艾爾帝凡、接著是我們德儂,她們當然眼紅。」本來還有點息事寧人的德儂中學女學生也動怒了,冷冷地嗆回去。   「妳這什麼話!羅凡杜今天早上足球初賽贏了你們德儂!」   「那麼,其他項目呢?好像都沒有特別出色的表現?」   「對呀對呀,我們艾爾帝凡有這麼多優秀的運動員,你們什麼都沒有!擊劍比賽、射擊比賽、還有馬術比賽!就連籃球比賽你們也沒贏!」艾爾帝凡高中的女學生故意做了鬼臉,對另外五人吐舌頭。   「妳們──」   「怎麼,羨慕我們有提斯狄、伏爾納、帕藍卡、米赫爾、赫曼這些人嗎?差點忘了,光米赫爾同學就參加三項運動,提斯狄學長的射擊和擊劍也都打敗你們學校,就連女子籃球你們也沒佔到便宜,貴校有像襲拉斯特那種水準的運動員嗎?」   「少來這套!那些人不過就是外表引人注目,他們有錢當然可以受到更好的培訓,家裡有錢到底有什麼了不起!」   五名羅凡杜高中的女孩仗著人多,已經有動手的痕跡,艾爾帝凡高中那位亦不甘示弱。   柏藍一手撐著女兒牆,輕巧地蹲上牆垣,格絲提也一蹬坐在牆上。   「哈囉,樓下的各位?」格絲提甜甜地笑著,這一出聲,惹得下方五名女孩同時回頭,訝異地瞪著他們。   「那是──提斯狄和襲拉斯特?」羅凡杜高中一名女孩拉著她的同學訝異地問:「是不是?」   「呃──學、學長好。」艾爾帝凡高中的女學生吃驚地對柏藍問好,卻不曉得該怎麼稱呼格絲提,從她的態度,可以感覺她很訝異校內風雲人物會和她們打招呼。   「雖然大家都很支持自己的學校,沒必要為了一場比賽撕破臉吧?」格絲提對她們露出笑容,然後瞇起一對漂亮的黑色瞳孔,往下跳,西裝外套鼓起,接著是細微的落地聲。   「現在是想打架嗎?你們有五個人,準備對兩個人動手,有點不公平吧?再怎麼說我也是艾爾帝凡的學生,讓我看到,鐵定護短喔。」格絲提說得輕輕鬆鬆,而從剛才她自二樓往花園裡跳的動作,就能輕易讓對方明白她的身手。   另一個羅凡杜的女孩衝著格絲提爆出一句:「真不懂為什麼那麼多男人吃妳這套,又不是長得特別正!」   「嗯?」格絲提皺起眉頭。   「什麼正不正,也不去照照鏡子!只會牽拖我們學校有錢,難道沒有錢你們就什麼也做不成!」那位艾爾帝凡高中的女學生立刻反嗆回去。   羅凡杜高中五位女孩中,兩個站比較前面的往前一跨,就想給艾爾帝凡高中的一點教訓。格絲提扯住對方伸出來的胳膊,在她們手腕處施加力道。   「昨天我才把人摔到保健中心,都沒聽到閒言閒語?」她笑瞇瞇。   柏藍坐在牆上,也出聲了:「不要傷到我學妹,無論格絲提還是後面那個不認識的都一樣,否則我不客氣了。」   「你一個男人也想打女人嗎!」其中一位羅凡杜的立刻罵道。   柏藍眉頭一皺,也跳到花園裡,留垂垂無聊地趴在牆邊繼續看這場鬧劇。   「誰說讓妳們閉嘴一定要用打的。」柏藍輕輕哂笑:「快閃,別惹事,否則我多的是方法讓妳們五個吃不完兜著走。」   「艾、艾爾帝凡的人果然都流氓!」   「或許吧。」格絲提聳聳肩。   「你們不講理,混帳!」   「剛才在二樓聽得清清楚楚,是妳們無緣無故攔下她們,到底誰不講理。」   「走不走?」柏藍上前一步,那五名女孩感覺到危險,退了許多。   眼見羅凡杜高中的五人的確想走了,垂垂由上而下俯視著:「走之前,能告訴我妳們胸前的徽章是什麼意思嗎?」   五名女孩西裝外套的上衣口袋都別著跟剛才監視器裡的女孩一樣的徽章,垂垂一開始就注意到,相信柏藍和格絲提也是。   「……關你屁事!」兇狠地回了垂垂這麼一句,那五人以其中一人為頭轉身就走。格絲提苦笑,柏藍對垂垂做出算了的表情。   「妳們兩個也離開吧,別再跟她們起衝突。」格絲提告訴艾爾帝凡、以及德儂中學的學生:「我想其他羅凡杜高中的人沒這麼惡劣,妳們別放在心上。」   「謝謝學長和襲拉斯特──」艾爾帝凡高中的那位同學很有朝氣地說,才拉著她德儂中學的朋友離開,一副很榮幸他們現身的樣子。   「五個人都別徽章,又都是女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柏藍喃喃自語,一邊手腳並用的沿著紅磚牆壁爬回二樓,然後是格絲提,柏藍伸手拉了她一把。   「……妳平常都在制服裙裡穿運動褲?」柏藍怪異地問:「難怪總是粗粗魯魯。」   「哪有總是,是有穿運動褲或西裝長褲的時候會稍微粗魯一點啦。」重新站好的格絲提拍拍裙子,拿出手機:「我剛剛突然想到,既然別徽章的都是女孩子,應該就是羅凡杜特有的女生團體?女生的事情當然就問酒肉朋友。」   「啊,的確。」   過了會兒,掛斷電話的格絲提哈哈大笑:「什麼嘛,我都忘了羅凡杜是教會學校。」   「所以?」   「唱詩班,唱詩班成員都能別那枚徽章。」   聽到這解釋,柏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唯獨垂垂還不明白。   「什麼意思?」   「教會學校重視唱詩班,能夠入選都很光榮,就像被學校選為儀隊成員或樂隊成員那種感覺。加入唱詩班要看長相、看成績、也要看聲樂表現,所以一旦入選,簡直走路有風。」   垂垂有些懂了:「簡單來講,那枚徽章是種榮耀?」   「剛才酒肉朋友說,釣羅凡杜的女孩就要釣別徽章的,百分之百保證是美女。」   「難怪剛才那些人這麼恰……」   「他還說徽章也有男生在別,但唱詩班裡男學生少,我們可能剛好都沒看到。」格絲提邊說,邊帶他們往右翼前進:「走吧,知道我們的目標是唱詩班成員,大大縮小了尋找範圍,到他們學校的學生活動事務組查查,應該很快就知道她是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