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74

  「調虎離山囉。前門有三名男助教、後門是兩名女助教在聊天。這樣吧,我去引開三名男助教的注意力,你們倆偷偷潛進去查資料,不要拖太久。或者柏藍學長或垂垂,你們誰去引開女助教的注意力也行。」   「……要怎麼做?」柏藍聽這提議,有點愣住。   「就跟她們聊天,放放電,讓她們眼神帶向別的地方。柏藍學長想試試?」   柏藍沒回答,面有難色。   「那我去吧。你們負責潛進去,動作記得輕點,別被發現。」   柏藍還是苦著臉:「這聽起來也不容易。」   「垂垂呢?」   垂垂思考一陣,衡量他有沒有安靜闖空門的把握,但這畢竟不是他的強項。   「……好吧,我知道了。」   格絲提愣了愣,還沒意會過來垂垂的意思,垂垂便拉鬆領帶,解開釦子,抓了抓頭髮:「重點是引開一扇門的注意力,對不對。」   「嗯?」   「我去引開那兩個女助教……」   格絲提聽了眼睛一亮:「哇,真的嗎?」   「闖空門的最好是妳,才會成功吧。」   「我也是這樣想,但又想你們兩個能不能引開女助教的注意力。雖然只要把柏藍學長推出去大喊賣掉就可以啦……」   「格絲提!」   垂垂苦笑:「我盡量,妳看有效果了再行動。」   「好。」   垂垂暗嘆口氣,接著又掛上笑容,緩步走向二名女助教。那兩名女人約莫二十出頭的年紀,應該還是大學生,或者剛剛大學畢業,其中一個跑來找另一個聊天。垂垂來到她們身邊,手指敲了敲辦公桌,眼睛不著痕跡地一瞄,看到桌上的名牌寫著海蒂‧斯坦折,註冊組組長。   「哈囉。」垂垂紳士有禮,兩名女助教看到垂垂先是一愣,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制服,又是一愣。垂垂微微傾身,好直視身高略矮於他的這兩位:「不好意思,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請問若想就讀羅凡杜,相關的校園介紹和申請表格是來這裡索取嗎?」他的眼睛誠意十足地看著她們,但不顯得過於青澀,甚至有幾分世故。因為事先故意把領帶拉鬆,解開襯衫釦子,垂垂的鎖骨在白領口裡若隱若現。   「啊,轉學嗎?但……但通常不接受學期中的轉學吧?」其中一名女助教結結巴巴地說,看向另一人。雖然出口的話有點否定的意思,她的語氣並非拒絕垂垂,相反的,還更近似於替垂垂著急。   「不,妳誤會了,並不是轉學。我有個妹妹今年要入高中,家裡讓我趁這次四校運動會過來看看妹妹的第一志願是個怎樣的學校,如果方便,是不是有校園簡介之類的資料可以讓我帶回去?」   「校園簡介嗎?我去幫你拿。」一名女助教立刻離開桌子旁邊,走向辦公室彼端翻找資料,僅留垂垂和另一人。   垂垂看了看她:「妳叫海蒂?」   「嗯?對呀,另外離開的那位叫伊妮斯。」海蒂依然結巴。   垂垂感覺到她的緊張,因此瞥開視線舒緩她的情緒。他的手指不經意地撫過桌上標著海蒂的名字的名牌,這動作讓對方微微臉紅。   「對了……你的名字是?」   「我叫鳽。」垂垂沒打算報名,報了姓。   「鳽?好特別的名字,你出生在這裡嗎,講話沒什麼口音呢。」   「我是移民過來的,去年還在原本的國家讀書。」垂垂歛下眼,沒接著說下去,那氣氛就像垂垂不願針對自己的事情多談,因而讓他顯得有些神秘。確定對方感覺到這番暗示之後,垂垂故意問起她的事情,故意有痕跡地改了聊天話題:「妳的工作是註冊?註冊組應該很辛苦吧。學生人這麼多,事務很雜?」   「啊……也還好啦,只有學期初和學期末特別忙,其他時候倒是挺悠閒的。」   垂垂莞爾:「是這所學校畢業?」   「對呀,所以乾脆回來打工,反正已經大四了,課業很閒。」海蒂有點緊張地與垂垂四目相交:「羅凡杜是一所好學校,祝你妹妹能順利考進來。」   「謝謝。」垂垂點了點頭:「她說不想和我同校,所以選了羅凡杜。」   海蒂訝異地看著他:「因為這種原因,放棄艾爾帝凡嗎?」   從她的聲音裡可以聽出不可置信,畢竟照常識來講艾爾帝凡還是最優秀的,而且既然有一個唸艾爾帝凡高中的哥哥,絕對保證家裡環境能讓排行較後的孩子也上這所學校,只要成績達到標準即可。   「對呀,雖然很開心她能學習獨立自主,多少還是有點擔心……」垂垂頓了頓:「所以我就趁四校運動會來這裡瞧瞧,既然妳是這裡的畢業生,能聽聽妳的意見?」   「喔,當然可以。」海蒂受寵若驚,這時名叫伊妮斯的助教也把校園簡介拿回來,只聽海蒂沒什麼邏輯的告訴伊妮斯關於垂垂的妹妹要來唸書的事,然後兩人又手忙腳亂地,利用校園簡介手冊熱心的對垂垂推銷羅凡杜高中。   這中間,格絲提早就成功溜入裡間,不到十分鐘又溜出來,而兩名助教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覺。垂垂又和她們聊了一陣,紳士但不多禮地為拿到申請表格與校園手冊道謝,才離開辦公室。   柏藍呆著一張臉在那邊等他,旁邊的格絲提則嘖嘖幾聲。   「靠,垂垂,這世界變了。」   「原來是釣妹高手,垂垂學長你是被酒肉朋友帶壞、或者這是你的本性?」   「……別虧我,查出對方的名字了嗎?」   「當然,羅凡杜高中二年B班,綺拉‧膜格斯,今天整天都請公假當啦啦隊,還查到她是唱詩班的伴奏,不如去大教堂瞧瞧吧。」格絲提追問著:「垂垂,說真的,為什麼你居然很擅長這種事情?」   「沒有為什麼,想活下去的話不管耍什麼手段都是正常的。」垂垂抓著格絲提,不讓她再多問,拖著她和跟上的柏藍往羅凡杜的大教堂走。   附屬於羅凡杜高中的大教堂是政府列為宗教古蹟的建築,有著高聳的尖拱屋頂、鋸齒形尖塔、修長的扶柱、美麗的飛扶壁、玫瑰玻璃。因為不是禮拜時間,教堂內沒有點燈,雄偉的肋拱穹窿之下燭火隨風搖曳,一盞盞羅列兩側。地上的馬賽克、牆壁的雕刻、天花板的濕壁畫、以及玫瑰玻璃上的拼貼畫作,題材一概取自聖經或聖人傳說。禮拜堂底端的講道席鑲嵌著一座管風琴,旁邊同時還有另一架霍斯德奧格斯特的三角鋼琴,垂垂等人遠遠的,就看見兩名穿羅凡杜高中制服的女孩子聚在鋼琴旁邊咬耳朵。   一人垂垂沒見過、另一人則似乎就是監視器裡拍到的女孩子。那是個黑髮女孩,戴著髮箍,有一對明亮的茶色瞳孔,制服的胸前別著一枚徽章,正興致高昂地和她的朋友交談。兩人坐在鋼琴椅上說悄悄話,一會兒一人格格笑了起來,另一人害羞地抗議,一會兒抗議的又成另一人,本來的那人則笑起她的朋友。   「……還真青春啊。」格絲提苦笑,穿過禮拜堂的大門走了進去。柏藍和垂垂沒跟進,留在原地。   格絲提一入禮拜堂的門,鋼琴旁邊的兩人立刻發現她的存在。格絲提走向她們,自懷中取出那枚蘇納提之戒,和戴髮箍的女孩說了些話,把戒指還給她。   片刻,格絲提回到垂垂和柏藍這邊,拍了拍手:「好了,解決囉。」   「這麼順利?」柏藍狐疑地望著禮拜堂內兩名女孩,無法想像送禮的女孩甘願拿回被退回的禮物。   「我當然說了些勸阻的話,不過,蘇納提之戒怎麼想都不像是家長會買給孩子的東西,那枚戒指很有可能是她偷偷從家裡拿出來,現在還給她讓她拿回家,也不錯,不是嗎。」      完成利奧波德‧路易斯學長交代的事情之後,也還不過下午一點半,柏藍趁著校內遊蕩的人較少趕緊離開羅凡杜高中,但他表示下午會回來看決賽。亞荷辛妲打了電話給格絲提問她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格絲提乾脆叫她約同班同學愛瑪‧霍格魯斯,說好一家羅凡杜附近的三明治店。   「你們幾個去吧,我要到一個地方瞧瞧。」意外地,垂垂並沒有要和格絲提一塊出席的意思:「下午決賽開始前再連絡妳。」   「垂垂你要去做壞事?不會是和剛剛那兩名助教約會吧!」   「……反正妳和亞荷她們去吃午飯吧。」   「耶,不讓我跟,你到底要去哪?」格絲提嗅聞到不對勁,敏感地問。   「沒有不讓妳跟,但會很無聊。」垂垂說:「我找家裡的人談事情,妳不會有興趣。」   格絲提想了想,覺得吃午飯比較有趣,這才和垂垂分道揚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