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49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The Eldeven Days‧176

  垂垂敲了門,才開門進去,休息室裡有一張簡單的行軍床,一扇窗,一張矮几,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艾斯密側躺在床上睡覺,床畔蹲著一個鬼靈精怪的人影,垂垂定睛一瞧,是格絲提。   垂垂正想出聲,格絲提食指放在唇邊要他別擾,然後拿起某樣東西,套到艾斯密頭上。   那瞬間,本來熟睡的人反射性地翻身而起,手臂一扭便把他上方的格絲提反扣,再一拖拉,兩人位置交換,格絲提被壓在床上,困在艾斯密的胸膛與床之間。   卻見被反扣的人哈哈大笑。   「……格絲提?」   「艾斯密你好可愛喔!小兔兔小兔兔──」   艾斯密愣了愣,放開格絲提,這才覺得奇怪,將頭上某個多餘的東西給摘下來……   「這是什麼?」   「兔耳頭飾呀!好適合你喔,艾斯密戴著嘛!」   「妳從哪弄來這東西?」艾斯密尷尬地皺著眉,瞪了格絲提一眼。   「剛才在附近一家三明治店吃飯,後來去隔壁的商店逛街。不喜歡拿來,我要戴。」   艾斯密卻沒還她:「妳戴這種東西做什麼?」   「好玩呀。不還我你就得戴著。」   艾斯密立刻把兔耳髮箍丟還給格絲提。格絲提喜孜孜地戴在頭上,才轉身看垂垂:「垂垂,你吃過午飯了嗎?」   「還沒,但沒關──」   「我幫你帶了三明治,桌上的袋子裡。是鮪魚的,你喜歡嗎?」   垂垂看向矮桌,上頭放著一個外帶紙袋。   「啊,謝謝,我都吃。」   艾斯密看了垂垂一眼,朝他走去,一邊跟格絲提說:「妳去找別人玩吧,我有事和鳽學長談。」   「……你們有鬼。」   除非格絲提是笨蛋才沒嗅出他們之間一定有秘密,但格絲提見兩人沒有要說的意思,也不死纏爛打,抓起她隨手丟在旁邊的外套,跳上艾斯密本來睡著的床:「既然你不睡,可以借我偷懶?」   「再過約一小時就要比賽,妳別睡死。」艾斯密苦笑。   「好啦,我知道,我保證會去看你踢球。」      艾斯密帶著垂垂走出專屬休息室,避開走廊上活動的人群。   「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   兩人來到比較空曠的黑房間,那房子的牆壁、天花板和地板都是黑色的,因為沒開燈的緣故,顯得分外漆黑。   「去那邊吧。」艾斯密指著上頭,垂垂抬頭一看,是一圈繞著牆壁搭建的工作用窄道,俗稱貓道。   「原來這裡是小劇場?」垂垂訝異地說,和艾斯密兩人輕鬆一翻,就翻上位於二樓高度的貓道。   艾斯密從懷中拿出中午垂垂交給他的那張紙:「先把那時沒說的交代完。」   「今天晚上六點,到紙上的地方,其他瑣事我已經安排妥當。」   「好。我會穿禮服去,不然來不及參加閉幕晚會。」   「我也是。但我不動手,只要你不會弄髒禮服就好。」   「嗯。」   「另外,」垂垂說:「知道德瑞克‧昂‧末斯吧。」   「當然。」   「他不是普通人,提防點。」   「什麼意思?」   「早一點的時候,安索和他起衝突。」垂垂頓了頓:「他的速度,有刀的程度。」   「……憑什麼這樣講?」   「我們家的護衛來塞萬唯爾之前,塞萬唯爾政府要求他們接受刀的試驗,大概是想了解這些封郚侍衛的危險性。我不想他們被摸清底細,曾研究通過刀的考試的程度,大概需要到哪裡。」   艾斯密想了想:「能夠達到刀的資格的人不多,沒道理我不曉得學校裡藏著這樣的人物。除非末斯老師不屬於任何勢力,就只是很單純的,身手突出。」   「我也這樣想。」垂垂稍微把安索斯頓與德瑞克的那場衝突講給艾斯密聽:「看得出來他的本意只是想護著依利德,畢竟他沒真的和安索動手。但凡事小心為上,寧願步步為營,也不要輕率行事。」   艾斯密點了點頭,低頭看表:「時間差不多,我該去暖身準備比賽。」   「嗯,就先到這裡吧。」   正這麼說著,垂垂忽然聽到樓下傳來一聲大罵。   「你夠了,席隆特,不要一直造成依利德的困擾!」   「……這聲音。」垂垂額上滴下冷汗。   「末斯老師。」艾斯密也傻眼地說。   「等等,你們……」這聲音則是依利德,語句還算溫和,還未動氣,因此下一個說話的人的音量,很容易便蓋過她。   「造成困擾的人是末斯您吧,無緣無故請不要出現在這裡!」   是安索斯頓。   「席隆特、末斯,注意一下自己的音量好嗎?」依利德的聲音這回冷了下來,卻不見另外兩人有讓步的趨勢。   垂垂和艾斯密將身子探出貓道,可以看到三人就站在離小劇場門口不遠的地方,他們兩人輕輕地跳到地上,但沒走出去。   德瑞克‧昂‧末斯離依利德比較近,或許他們本來一起行動。兩人對面是安索斯頓;米勒斯膜則遠遠目睹三人的衝突,另外還有幾位足球校隊的成員。   「末斯老師,您請先回去,其他事情我自己解決。」依利德離開德瑞克身邊,走向安索斯頓,但德瑞克伸手拉住她。   「依利德,沒必要對故意為難妳的人……」   「我沒有為難她,末斯,收回那句話!」   德瑞克抬起頭,冷冷地看著安索斯頓:「依利德今天狀況不好,身為男人,沒必要連這種體貼都吝於給予吧!」   安索斯頓愣了愣,皺著眉頭看向依利德:「什麼意思?」   「夠了,小瑞,我說最後一次,不要再拿我不舒服消費,我的事情,我自己解決!」   「但妳沒必要跟他──」   「你才不要老是拉著依利德!」   德瑞克皺起眉頭:「只知道吼,只知道動怒,完全沒辦法控制情緒,既不體貼,也不夠善解人意,是因為空有張臉?還是心情好的時候的那抹笑容?」   安索斯頓像是忽然被說中什麼,愣在原地,居然沒有反駁。   「……畢竟也只是一個高中生。」   德瑞克哼了一聲,萬分厭惡地想要把依利德拉走。垂垂不確定其他人是否注意到,但他自己那瞬間看見的其實是依利德臉色幡然,他還沒反應過來這代表什麼,就目睹依利德右手一揮,巴掌甩在德瑞克臉上。   「我說夠了,你憑什麼批評安索!」依利德一反常態的激烈讓目睹的人愣住,剛甩完德瑞克、立刻衝著安索斯頓破口大罵:「你這白癡!我們吵架關別人什麼事,末斯插嘴你憑什麼乖乖挨罵!回嘴啊,你不是自以為了不起嗎!」   由於依利德的舉動實在出乎意料,一時之間無人做出適當反應,就連當事的兩名男人也錯愕不已。   依利德環視所有人一周,露出失望透頂的表情,氣呼呼的轉身跑走。尷尬的是她向著艾斯密和垂垂的方向奔來,他們趕緊退後一些,免得被當場抓到躲在暗處偷覷。   至於當事兩人中,安索斯頓率先有回應。他眼底閃過一道光芒、邁步追上依利德,抓著她的胳膊然後拉近自己。   「對不起,我本意不想和妳吵架!」   「這什麼蠢話,我又想和你吵架?你這混蛋!」依利德說著說著微微發抖,用力推開安索斯頓。   「對不起,我只是一時控制不住情緒,那天吃午餐的時候,其實我就──」   「那時就想道歉,就應該坦率的說出口啊!三天前你早該說了,現在才說,我都氣了三天!」   「對不起,真的、真的對不起……」   「你這笨蛋!」依利德眼角湧出淚水:「你走開,我一輩子都不想跟你說話!」   聽依利德這麼說,安索斯頓整個人急了起來,支支吾吾:「可是,可是我……」   「你怎樣!」   「對不起、妳要開什麼條件都可以,這次請務必原諒我。」   「你這樣說就原諒你,當我之前都在開玩笑嗎!」   「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向妳保證,這輩子還沒覺得自己像個白癡過。」   「安索斯頓,你蠢很久了!」   「但我──總之──」   依利德情緒平穩下來,咬咬嘴唇,抬頭看著安索斯頓:「三秒內給我一個你知道錯了的理由。」   「……我太蠢才會把自己跟別人比較,但我發誓現在已經了解,這實在是最沒頭腦的情況下才會做出的誤判。」   安索斯頓誠摯地看著她,依利德回視他的視線,兩人就這樣互相望著對方好一會兒,依利德才有些滿意地緩和表情。   「我太大意,哼,如果不露餡你一輩子都想不透嗎?」   「對不起,我果然沒有自己以為的聰明……」   「你一直都沒有,真的沒有。」   安索斯頓露出苦笑:「那麼,謝謝妳露餡。」   依利德也笑了。   「動手果然不是我的專長。」依利德轉身看向依然站在原地的德瑞克‧昂‧末斯,這動作令得安索斯頓有些緊張。   「小瑞,我為了甩你巴掌道歉。」依利德往前幾步,然後停下來,口吻一貫的溫柔但又堅定:「不過這不代表,我會為你插手管我的事情,以至於惹我生氣道歉。這是你的錯,不是我的。」   德瑞克凝視著依利德,片刻後,嘆口氣。   「我了解了,我也對妳道歉。」他話說完,敬了個禮,有些失望地離開。無論如何都再明顯不過,他已經出局。   艾斯密靠著牆壁,這時也不迴避,衝著安索斯頓和依利德說話。   「鬧劇結束?」   「……你站在那裡多久了,艾斯密。」   「我可沒有偷窺的癖好,安索學長。是依利德自己跑過來,有個人又緊追不捨,才會讓我佔盡地利。」艾斯密輕鬆地笑了笑:「總之,快來幫我加油吧,足球校隊正準備集合暖身,還要你們坐在觀眾席,否則我可沒勁踢球。」   艾斯密話說完,朝兩人,以及稍微針對依利德一些,招著手。依利德聞言,離開安索斯頓迎向艾斯密,這肢體讓安索斯頓有些敏感地健步跟上,追著依利德,但立刻又發現自己太沒信心,他調侃自己地莞爾一笑,從瞳孔深處透出一陣光彩。   「走吧,幫艾爾帝凡加油。」   「幫艾爾帝凡加油。」   垂垂也走出黑暗,看見聞聲趕來的格絲提和米勒斯膜,都望著那和好的兩人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