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卅七章之三節‧摭取若華

  空氣裡流著一股芬芳,如河流的脈絡有跡可尋。   那香氣很濃郁,同時含著苦澀,嚐起來甜中帶苦,讓人聞之卻步。   「怎麼,這是你的今生,不想要?」荼蘼的聲音飄忽,手捧一朵鮮艷的彼岸花。彼岸花雖已脫離枝枒,卻隱約隨荼蘼的拾拿,呼吸似的伸展花瓣的方向。每一次細微的膨脹都發出一次香氣,只是香味過後的餘韻很苦。   她定定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因為喪失自己的記憶而只能不發一語的男人。兩人以此般態勢僵持有近十分鐘之久,荼蘼攤掌、對方只是盯著。儘管荼蘼沒有強迫,的確期待對方能夠接下花朵。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曉星冷淡地回答她,然後決定不理睬荼蘼,轉身尋路。   「你要去哪?」   曉星不知道。  他沒回荼蘼的話,固執地往前走,他不曉得該去哪裡,但總覺得他要去一個地方,應該有人在等他。移動的時候,曉星感覺腰際繫著某種硬物,他手伸過去,發現是一把匕首,這讓曉星有些好奇,匕首的握柄處刻著一個字母,C。   曾經有人把這東西丟給他,然後拿去他的,就在幾天前。   是誰呢?      荼蘼的腳步聲又出現在他旁邊。曉星轉頭,荼蘼一直跟著他,但他居然沒有感覺。那朵花稍微被拿近幾呎,曉星聞到花香,他皺起眉。   同時是苦味和甜味──其實就是那股甜味,清香的甜,和曉星下意識尋覓的事物有了契合。只是苦的部分太澀,有一種光想起都覺得痛的酸楚,讓曉星不願碰觸。   「妳到底是誰?」   「我叫荼蘼。」   「不要再跟著我了。」   曉星再度邁步,荼蘼也很知趣地站在原地。   「我不跟著你,但我問你一個問題。」她停了停:「你叫什麼名字?」   那瞬間,曉星彷彿胸前遭受撞擊。   「……妳說什麼?」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   不對,非常不對勁,曉星待在原地思索從剛才到現在心裡的怪異之感,他發現自己不特別記得什麼,連名字也不記得。難怪始終覺得哪裡不對勁,好像身體被人抽走豐沛的力氣。   「妳知道我的名字?」   「你叫曉星。」   聽到這兩個字,曉星有些反應,但他安靜片刻之後他給予否定回答。   「不,不是。」曉星搖頭:「這不是我的名字,不是這個。」   「……不可能。」   「我對這兩個字有印象,但這不是我的名字。」他頓了頓:「如果妳不曉得我叫什麼,我要走了。」   「你走不了的。」   「為什麼?」   「我不懂你不斷邁步究竟想往哪裡去。喝過孟婆湯,只能上奈何橋投胎轉世。」   曉星聽不明白,卻感覺周遭氣氛不對。   本來一片白霧茫茫,但他逐漸能從霧中看見高聳的橋樑,那座橋剛才並不存在,當風吹散霧氣的時候,卻如鬼魅般現身於曉星面前。   看到那座橋,曉星雙腳邁開步伐,好比服膺本能一步步上橋,他的直覺告訴自己他就是在找這座橋,他必須跨橋而過。雖然曉星不記得看見荼蘼移動,她倒像是一開始就站在橋頂,從那裡凝視他。   他上橋來到荼蘼身邊,發現另一條下橋的路,遍布熊熊燃燒的火焰,但並不灼人。   「從這裡過去,踏過火焰就能到達彼端,投胎轉世。如果把什麼都忘了,這是你唯一應該做的事。」   「那就是我該去的地方?」他心裡一直覺得要到某處去,那個有人等著他的地方。   「嗯。你會擁有一個新的名字和新的身分,但是必須告別過去。」   「告別過去?」   腦袋似乎無法靈活地運轉,卻覺得荼蘼話中有話,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說不上來為什麼,隱約明白自己必須跨過橋樑,好比這是他必須完成的宿命,但心底的掛念又告訴他此行有所蹊蹺。他探了探繫在腰際的匕首,拇指擦過刀柄處陰刻著的C。   從奈何橋頂,可以望入橋下滔滔忘川之水。曉星的側臉映照著湖面,隨著打波的水流有了轉動,他看著自己的臉,下意識撫過帶鬍渣的下巴,然後撫摸自己留著一道傷疤的左眼。   曾有個人按著這隻眼睛跟他嘆氣,他當時笑了笑,露出不以為意的表情,但其實他很害怕,當時他非常在意。他不是在意自己無法復明的眼,他在意著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但現在的曉星想不起來。   「好吧。」   像是下定決心,曉星放開撫著匕首的手,一步一步開始下橋。既然根本就想不起來,或許重要的程度和自己以為的有所差別,反正別管太多,過了橋或許一切水清天闊。   荼蘼不帶情緒地看著曉星邁步走向燃火的那端,因為沒有記憶,他的腳步不帶負擔,好似對於自己行動所可能造成的後果渾然未察。   他來到橋底,差一步就會迎向火焰之路,但過份的熱度讓他停下腳步,這時一道柔弱的聲音喚住這頭,曉星抬起頭,荼蘼則往左一看。   「……等等。」   那是個穿著寬鬆袍服的小男孩,黑髮垂在肩上絲滑如綢,腰間繫著一柄鏗鏗鏘鏘的短刀,脖子上垂著墜飾,是棋子。   「諲錯,你來這裡做什麼。」   「一定要他嗎,姊姊。」男孩降在曉星面前阻擋他往前走,抬頭凝望著荼蘼:「放他走吧,讓這位大哥哥回去他的同伴身邊,不要為難這些外國人。」   「諲錯,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意思,是上面放我們出來測試。」   「我知道。但我喜歡他們,我聽到一些很棒的話。」男孩身體輕盈地浮起,拉著曉星退後幾步:「那個人親口跟我說不要背棄最在乎的人,他說,吵架沒關係,就怨她吧,但無論如何都不能背棄她。」   「你──」   「如果當時我能堅持,事情就不會發生吧,但是我太小了,或許這也沒辦法。我很感謝有人能夠這麼肯定地告訴我,如果真的有投胎轉世,真的有下輩子,走到奈何橋,能聽到這席話,也夠了。」   「……你想表達什麼?」荼蘼有點生氣,可又按捺地聽諲錯說話。   「我的記憶停留在過去的時間太久,從來沒有人走進竹林,這麼肯定地告訴我這些話。人是知恩圖報的,所以我不希望妳帶走大哥哥,妳會讓他一輩子被困在鬼域,但他的同伴不會樂見於此。為什麼要幫上面的人做這種事?就算放過他,上面也不會責怪妳,他們只想玩玩。」諲錯來到荼蘼前方,四目相交地看著她:「就算不說我,想想幡修,是這群人中的另一名女人讓幡修見到山鬼,否則,以泉先的種族特性,幡修一輩子都不可能和山鬼見面,他們之間的糾葛會永遠停在詛咒般的尋找彼此,這階段簡直是天底下最折磨人的部分。」   「還說,要不是那女人,幡修不會和山鬼同歸於盡。」   「你知道這就是幡修想要的。設計這裡的人把我們困在鬼域的世界,幡修卻能解脫,妳應該替他開心。」   荼蘼眼底閃過一抹光芒:「但這是一場遊戲,一切都必須照規則走。這男人在失去記憶之後並沒有汲汲營營地去尋找,他根本不在意,我沒有理由讓他脫困。」   「你怎麼知道他不在意?」   男孩露出一抹笑容,接過荼蘼手中的花,飄到曉星面前。   「你或許不記得自己是誰,但真的把關於自己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曉星盯著男孩,眼神像在思索他的身分和目的。   「那朵花讓我很煩……」他警戒地和男孩拉開距離,可是又下意識想靠近,男孩手中花的芬芳不斷撥撩他的情緒:「C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是不是曾經答應過一個人,如果她被困在井底我會跳下去把她抱上來,如果她喜歡,我就為她吃醋一百次。」   男孩淡淡地問:「還記得嗎,有的時候,有些事情,你不一定能夠處理得明明白白。而且,有些人……」   聽到這話,曉星心底起了怪異的感覺,靜如止水的心緒被粗魯地闖入,將靜謐的池水攪撥之後咧著淘氣的笑容,向他討饒。   他如釋重負,揚起嘴角。   「而且有些人,不管怎麼樣你就是拿她沒轍。」   他低頭看著那朵花,韶華盛極。他的視線往上移動,看見男孩眼底的等待。他的手接下男孩手中的花,一陣清風掠過他的髮際,吹開腦中被障蔽著的濃霧。   好涼,好舒暢。      有些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忘去。他想起了名字,被放在心底、死死的,不知變通,固執地記牢的名字。   一朵花,讓他同時嗅聞到甘甜與苦澀兩部分。那些被加諸在身上,讓人亟欲擺脫的悲劇,和那些令他心馳神往的幸福有著同樣的重量。   都是屬於他的,少了任何一件,他就不再是他。      「妳看吧,誰說他不在乎,誰說失去記憶,就不願意拾起痛苦的部分。」   荼蘼沒有回話,只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曉星接下那朵花。   「都想起來了?」   曉星靜靜地注視著她:「妳害我差點失去一切。妳能理解那些對我有多重要?」   荼蘼不答反問:「就算裡面包含讓你惡夢連連、半夜全身溽濕地驚醒的可怕回憶?」   「妳不懂,對不對。」曉星斂下眼:「被妳奪去的我最在乎的人名,份量比那些惡夢要重多了。」   「但你知道嗎,你會信誓旦旦的這麼說,接下那朵花,是因為最痛苦的部分還沒發生。我再問你一次,如果因為夢醒之後要面對的現實太殘酷,所以乾脆選擇沉睡……選擇醉生夢死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你,覺得怎麼樣。」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明白妳這麼問的意義。」曉星輕聲地說:「是誰,一直在睡?」   「我不能告訴你,或許有一天你會明白。」   男孩抬起手,往前指著:「沿這條路往下,你會走出濃霧。」   順著他的指尖,曉星看見地上出現一條由荼蘼花編成的指引。   「你的同伴就在前方,快去吧。」   曉星沒再發問。他轉身毫不眷戀地踏上男孩所說的路,離開他們兩人。      「如果我說真的有呢?」等曉星走遠,荼蘼的雙眼微微一沉:「諲錯,如果我告訴你真的有奈何橋、也真的有投胎轉世。」   「……妳說什麼?」   「如果我告訴你奈何橋是真的,當你過橋的時候,會不會在橋上等著別肆雪。」   「阿雪姊姊?」諲錯平靜的臉上出現一抹笑容,他搖著頭:「我……不會。」   「為什麼?」   「阿雪姊姊不會希望誰等著誰,過了這一世就盡了一世的緣分,等待的無論是哪一方,對兩人來說都是折磨,不用這麼看不開,這一生我用最大的努力對阿雪姊姊好,阿雪姊姊開心,也已足夠。」諲錯話說到這,停了停:「阿雪姊姊不會等我,也不希望我等她。」   「那他們呢?」荼蘼望著已經走得很遠的曉星:「若所有人都這麼想,應該就真的能得到幸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