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s‧十一基督

關於部落格
If you keep believing in us, we’ll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you
  • 83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卅七章之四節‧入城

  血基督沿著一條懸崖朝北方獨自前進,她把長劍佩在腰上,穿過香杉林的時候,長劍微微打著林木,發出一些摩擦的聲音。   梅香一直沒有斷過,那麼微弱,但又絕對不會消失,就像一條隱密的線索指引血基督的腳步,引領她朝那座與曉星說好的古城前進。   出了林子,血基督雙眼一亮,雖然還很遠,但她已能從黑暗中,以肉眼看見一池廣大的湖水,湖畔正是她和曉星本來前往的城池。   她抬頭望望天際,月亮從剛才到現在都未曾移動半分,想來這世界是無止盡的永夜。出了香杉林,阻擋在她之前的是那片讓她和曉星失散、遭廢棄的農地。血基督一步一步謹慎地前進,就怕走錯一步,又讓異風給捲到奇怪的地方去。   但這一次,沒有莫名的風,也沒有怪物阻撓,血基督來到城池附近的梅林,再過去就是城門。  「……謝謝。」血基督扶著最靠近她的一株梅,發自內心道了謝。要不是這片梅香,血基督在不知東南西北的空間裡絕對無法順利尋找入城的方向。   她這聲道謝才剛說完,就聽到右方傳來窸窣腳步聲,血基督回頭,看見有抹高大的人影正從幾株較茂密的梅樹下走來,她定睛一瞧,露出笑容,是曉星。   「你來了?」   「妳也來了。」曉星微低著頭,穿過略矮於他的梅枝,頭上不經意地纏著幾片梅瓣。   血基督上前一步,伸手替他摘去,順了順他的瀏海。曉星不帶什麼意思地望著她抬起的手,然後視線帶向她的雙眼,露出一抹笑,張臂給了她一個擁抱。   血基督沒拒絕,她能從曉星的雙臂感覺曉星有些發抖,他和自己相同,剛才一定經歷了很不一樣的故事。   「怎麼了嗎?」   「像惡夢。」曉星喃喃地說:「差一點就忘記大家。」   「忘記?」   「我去到一處地獄,誤喝了那裡的水,竟把這一生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沒事的。」血基督停了停,伸起一手撫過曉星胸前略有傷痕的皮甲:「反正我們都在這裡,事情再怎麼糟糕也會有個限度。對不對?」   「嗯,還好有你們。」曉星也釋然一笑。   「你已經等很久?」   「不,剛剛才到。」曉星放開她:「走吧,我們入城,還有一小段路。」   曉星扶著血的肩膀,兩人朝幾十公尺遠的城門前進。從那裡,有些喧鬧的腳步聲傳來,他們知道總算能夠擺脫身後無止盡的黑暗。   走進城門後,曉星和血發現往來入城的旅客還真不是普通的多,而且這些入城的旅客們沒有一個是人類,全部屬於怪物。   「……怪物之城?」   血基督皺起眉頭:「是要進城打倒這些怪物的意思?」   「若果真如此,倒很像某些線上角色扮演遊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同伴在身邊、還是因為城裡燈火通明,心情上的負擔減少許多,曉星變得開朗了些。   「沒記錯的話,怪物會被設計成要先主動攻擊才會反擊,所以我們一個一個慢慢打,遲早會集到遊戲過關的分數。」   「……你很熟電動遊戲。」血基督有點難想像,發出疑問:「你看起來並不像會打電動的人。」   「但妳哥哥他們很愛。」曉星頓了頓。他意外的發現,當自己說起這些曾被自己遺忘的人名,他覺得好踏實:「我是說柏藍和西鐸克他們……高中大家常常聚在一起玩,我那陣子也接觸不少。」   血基督錯愕:「嗯,哥哥在家的時候也是,辛波提市沒什麼好玩的東西,市區也不大,所以他每次回家,就用電動打發時間。」   「那妳呢?有些遊戲一個人玩沒勁。」   「我對那種東西還滿笨手笨腳,根本不會操作。」   曉星莞爾一笑,咬著一根香菸,尋找打火機:「先進城吧。看起來無論走哪條路都會被引導到這座城市,葉子那組的人也在城內的機率很大。」   「嗯。」   血基督才剛回完話,兩人頭頂獵過一陣強風。他們抬頭,竟是一輛憑空浮飛的老式蒸汽火車。火車的車身彷彿還纏繞著某種白色的綿長物體,如果要曉星具體形容的話,就像是……      蛆?      不,那不是火車,那是一條龍。   「會飛的龍和一條蠶……」   這句話是血說的。蠶聽起來比蛆高級多了,雖然一樣噁心。兩人的視線被這奇異的組合吸引去,追著飛龍的影子,那飛龍繞過城裡最高的塔樓一周,再游出來,纏繞著牠身體的白色綿長物體忽然斷去,龐然大物自半空傾倒,眼看就要把四周密集的木造建築壓垮,卻在觸碰到其他建築之前,化為一陣齍粉,消失不見。   「會化成灰?那就是怪物了。」   「長得很噁。」血基督微皺眉頭。   他們才剛說著,那條半空中的游龍變回一輛火車,並緩緩自城市西方降下高度。   「真的是火車,還會降落。」曉星基督一臉十分感興趣的模樣:「不曉得誰在上面駕駛,我也想搭乘,真有趣。」   「我不要,如果掉下來怎麼辦。」   「怎麼,該不會妳和十字一樣怕高?」   血基督白了曉星一眼;曉星點燃香菸,拉了拉她的手臂:「走吧,去看看,前面好像就是車站。」   曉星基督遙指蒸汽火車降下高度的地方,目測模樣類似車站的建築離這裡約莫五分鐘步行距離。   「我不想坐那種東西。」   「去看看就好,來吧。」曉星再度邀請血基督,露出一抹女人很難拒絕的笑容。   「……先說好,我打死都不坐。」   「嗯,我答應妳。」   「你也不准上去。」   「……為什麼?」   「我們對這個環境一無所知,不應該再分開行動。」   曉星聽了一愣,眼神有些轉變:「好吧,陪我去看看就好。」   雖然和真正所想的有些差別,曉星還是拉著血往車站的方向走。老實說,血基督沒見過曉星對什麼東西特別感興趣,她感到頗意外。   「會飛的火車這麼好玩嗎?」   「很少看到蒸汽火車了,更何況還會動。」   「啊。」血基督頓悟:「好吧,你喜歡車。」   聽到血喃喃下了這番結論,曉星略感訝異。   「有這麼明顯?」   「嗯,其他人也喜歡車,但你的喜歡和十字他們不太一樣。他們注重的是車的性能和外觀,你倒像是,更純粹的就是喜歡車。」   「大概沒跟妳說過,我母親的娘家是黛德麗。」   「黛德麗?」   「她叫瑪琳‧黛德麗。我說的黛德麗,就是後來併購了很多車廠的馬汀黛德麗。」   「那個以生產跑車聞名的集團?」   「嗯,我外公是集團所有人之一,父母死前,我常常去外公掌管的車隊車廠玩,看那些技術人員維修跑車。」   血基督有些懂了:「所以你一直很喜歡車子。」   「我從小就對各廠牌的車款倒背如流,當然也包括跑車在內。外公總是如數家珍的告訴我廠牌名車的故事,不管是黛德麗車廠、或者其他車廠的作品。也因為這樣,我小時候的志願老是在要成為將軍、或者成為一名賽車手之間搖擺。」曉星莞爾一笑,放慢腳步:「爺爺和父親都是高階軍官、外公這邊則是名車的童話世界,我母親,她年輕時曾是黛德麗車廠名下賽車隊的選手,後來調往車廠的公關部。」   「其實萬靈有嘟噥過。」血基督緩緩地說:「我曾經聽他嘟噥,為什麼你只買馬汀黛德麗名下車廠的跑車。」   「哈。」   「已經和他們切斷聯繫,但又不想要真的如此吧。」   「外公是個很溫和的人,對我也很照顧。」   「那爺爺呢?」   「他也對我很好,雖然是軍人,可能因為我是孫子,比較疼,不像一般人都說軍人對待後輩很嚴格。」   說起童年往事的曉星基督聲音好乾淨,血基督喜歡那種感覺。他們一路往前走,眼看車站離這頭越來越近了。   就在這時,一個人形物體像飛彈般被從客棧的方向踢出來,栽到大街上。   兩人定睛一瞧,客棧內有兩抹影子吸引去他們的視線。   「墮天?」   牛頭與馬面。      「喂喂喂!殺了他們你也會失去遊戲資格啊!」   那兩個人,牛頭──謑餅乾口吻慌張地出聲提醒;而馬面──墮天一聲冷哼,開槍打爆面前的男人的膝蓋。   「誰說我拿槍就要殺人。」   「啊?」謑餅乾定睛一瞧,墮天還真沒殺了對方。   「呸,那女的不在這。」墮天脾氣暴躁地咋舌;他指的女的自然是葉子組的當家頭頭,因為他們逮住的竟是桃組的人。   曉星和血趕來客棧,曉星基督一聲喚住墮天:「你們果然也來了。」   「曉星大哥?」墮天詫異:「還有血姊姊。有看到另一組人嗎?」   「沒有。」血基督已經拔出長劍。墮天才剛打爆一個男人的膝蓋,但現場還有另外一人,更何況被打爆膝蓋不算完全失去戰力。   「同組的其他兩名夥伴呢?」曉星基督將香菸拿離嘴邊,一手持著手槍。被墮天打爆膝蓋的男人正蹲在地上,氣憤地瞪著他們,另一人則佇立於客棧木製大桌旁,亮出手上一條兩端連著鋸齒狀飛鏢的鐵鍊。   「你們對付他們兩個。」血基督向兩名高中生下指令,然後與曉星對看一眼。同時,血基督往左移、曉星向右,才剛衝出四面開放的客棧,他們各自與一名敵人對上。   四對四,無一遺漏。   「很好,打架囉。」謑餅乾躍躍欲試,也拿出他甩鞭為主的繩鏢。      ※      伏燹基督打了一個好大好大的呵欠,靠著十字基督的肩膀偷懶的她好像隨時都能睡著。   「……你們也在這邊?」   剛下火車的虎和隨行意外於遇見同伴,但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前腳才剛踏到地面,身後就閃過凌厲異常的風勢。他們第一時間回頭,撞見水簾般繽紛的鋼珠子彈,這簾鋼珠準確無誤擋下斬馬刀襲向虎基督的有力攻擊,其中幾顆還把刀尾的紫穗轟成比線段還碎的紫色棉絮。   「伏燹,醒醒,枕頭要工作了。」十字基督推了推枕著他肩膀的伏燹,衝著紫穗斬馬刀的主人──那名三番兩次找基督們碴的女孩──露出一抹微笑。   「哈──」伏燹基督又打了個呵欠,才慢吞吞離開十字基督的肩膀,奔向虎基督:「我聞到血說的飛梅香喔,所以就跑來這邊了。」   虎基督定睛望著眼前:手拿斬馬刀的小女孩、持水清藍劍穗雙手劍的男人,以及另外兩名拿武士刀的保鑣。   總共四個,葉子組別。   女孩衝著拿雙手劍的男人大吼,那男人得令,衝向虎基督,卻被隨行拋出的蠶吐猛然纏住。一層蠶吐或許很容易斬斷,隨行拋出的蠶吐卻有四圈厚度,如同粗繩直接把男人的雙手劍層層裹住。   「騎士會好好保護女王陛下,對吧,隨行。」十字基督也輕輕一哂,趁女孩有所動作之前號令鋼珠衝去,如滔天巨浪。那女孩一急,沒料到十字如此不留餘地,斬馬刀朝天一劈,狼狽逃竄。   「哇,一點也不憐香惜玉。」伏燹嘖嘖稱奇:「看來他們攻擊妳,把十字惹火了。」   「廢話。」虎基督一手插腰,沒理會十字與女孩的打鬥,視線瞥向另外兩名拿武士刀的男人:「一人解決一個,妳是左邊;不能死,只准弄暈。」   「咦,我想睡覺,那可不可以換成我去給他們弄暈啊?」   「吵死了,快動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